2016/12/22 孤独六讲:结论

https://scontent-kul1-1.xx.fbcdn.net/v/t1.0-9/15621944_10154596739447400_5942707923479074874_n.jpg?oh=f75847deebc1474e6df71578fb248cf6&oe=58DE8CBE

 

前几天和一小同事谈一视频节目,逻辑思维。

那一集谈的是心理分析。从心理分析的角度理解当下成人的一些行为,似乎都和婴儿幼儿时期的心理特征相关

我聊了一下,他听毕,说:所以,结论是什么

回想之前和他的谈话,我发现“求结论”是他的一个习惯

在工作,在会议,我认为是必须有结论。且结论必须精准,甚至是绝对的准确。因为这涉及接下来的工作分配,分工效率

在生活,在人生观之类的人人事儿,就难下结论。因为下了,仿佛这就不可违背不可逾越我们定下的结论。我老觉得,关于人与人的事儿,只有对自己有效,对于其他人只能用做参考。

关于求结论,我想起在中学执教的那些日子,那些发考卷的日子

我站在黑板前,手拿试卷和同学一同对照答案。

当我不厌其烦解释着推导过程,同学就起哄说:老师答案是什么,答案是什么

好像这一题的答案在日后会一个模样地出现,仿佛就会在下一张卷出现。

之后辗转到建筑业,当起了工程师,和同僚相处,渐发现,懒得想,是个通病。如教室里的学生不理推导过程,就想得知准确答案一样

得到准确的简单指令,像机械般重复同一动作,似乎是职场通病。

想起日本的匠心精神,不追求完美,而是醉心于完美:把自个儿融在自个儿创作的作品中

热带国家马来西亚难铸匠心。若视工作为痛苦根源,就成就不了匠心。可能,也是价值观的根本不一。有人服侍,打断腿赖床一世,胜于健全身躯劳逸于忙碌工作中

这或许是made in malaysia 始终难媲美made in japan的原因吧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