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8

2018/6/25 聊教科书对世界的认知

屡被提及的郑和下西洋,在教科书或者百年纪念日里,都会被拿来为民族为马中友好做粘合剂。中国老说一套,就是:多早和多大。

郑和团队有多大,船有多长,郑和比欧洲出行到非洲又早多少年——事实归事实,但被用来制造民族自信心的事实,和用作政治或团结手段的事实,是筛选后片面摘录的。

同时,也会限制你的思考空间,因为结论已定。如果郑和下西洋是宣扬民族情操,那质疑郑和下西洋的所有批评,都可看作是折贬辉煌的民族历史。

但郑和下西洋屡被提及,也有它实质作用。我们认识世界,最方便简易的方式,就是从我们的历史中寻找和世界历史的链接,从我们的历史认识世界。

于是提及欧洲启航的地理大发现,我们就必提指南针,我们中国人发明的。欧洲的文艺复兴,如果美好我们中国人的纸张和印刷术,那有可能复兴啊。

我们认知世界的手段,多少被民族教育,爱国主义沾染。二十岁以前相信教科书,二十岁之后,开始质疑 开始点点滴滴挖出对一件事的不同看法,也渐渐发现 世界没想象中简单。如果我们愿意用复杂的角度理解世界,而苟于对世界的单纯想象。

足够复杂,才更能理解这激烈变化的世界。复杂,不是乱七八糟,是有条理从各角度揣摩出一套新的。你能从两三种角度揣摩,就能得出两三种看法。

我看世界不纯。当我看世界干净单纯时,可能是我对理解世界已厌倦。可能是我不想花时间理解世界了。哇哈哈哈哈哈哈。

读书没有用
#教科书 #认知

Advertisements

2018/6/24 巫统党选:最怕对一马案的静默

https://scontent.fkul13-1.fna.fbcdn.net/v/t1.0-9/36003071_1719070558189491_6596915877977784320_n.jpg?_nc_cat=0&oh=3860f0191151c559abab542cfbc6cf90&oe=5BB8D14D

 

巫统党选迫在眉睫。党领袖纷喊话,主席位子的竞争者有扎西哥,姑里爷和后生仔凯利。三人在纳吉一马案中根据牵涉的程度多寡,而各有各的表态。扎西为纳吉副首相,牵涉最深,只好淡化一马案,强调团结,应该是想凭着前副首相的姿态继承基本盘。

扎西若当选,巫统转变不大。

姑里爷因身不在内阁没染上一马案,所以能置身事外地批前任领导人表现不佳。不过也因为姑里爷久不在统治集团里,缺乏相应的权威,而他曾脱离巫统搞出个46精神党,也可被敌视为巫统叛逆仔的形象。姑里不是老马,他只是巫统党史里的一个党政中出现的失败角色。

我不看好姑里爷当选,但姑里爷是介于凯利和扎西之间的最佳选择。后生凯利先是说自己错了,没向纳吉进言说真话,之后发表巫统应开放成多元阵党等言论,代表着新兴一派的改革势力:勇于颠覆巫统过去老旧的形象。

巫统党选之所以必须受瞩目,原因是 巫统仍为最大党。而希盟支持者,其实也没明确表态反对土著特权等巫统色彩的政策。也因为两阵线没明确表态对土著特权的定夺,所以对马来人而言,国阵希盟只是深蓝和浅蓝的差别:因为相近,才敢于投希盟一票。

全国大选,是民众对前朝政府不满的试金石。那巫统党选则表态着 巫统人对此次全国大选失败原因。

看霹雳州
霹雳州议席有59个,希盟得29,国阵得27,伊党得3。霹雳州前大臣阐明,国阵兵败是因为党员不满上阵人选。

这或凸显派系斗争。或也只是前州务大臣赞比里对即将来到的党选喊话,争取支持率。把跳槽者视为乘机辨清忠伪,赞比里定义霹雳州败选的原因 是那套我们听得不能再多的说法:不够团结。

团结,解决不了一马公司洗钱。但仿佛团结,坚持相信领导人,事实就能被篡改。

当希盟的政治新闻逐渐淡出民众视野,谁当部长已造不出庞大的新闻点击率,我们该回归冷静,别继续充斥着推倒巫统我们就大胜了的荒谬思维。毕竟土团也继承巫统的种族脉络,我们并没有推倒土著特权,更没制造种族平等,我们只是在两个烂苹果中选了一个不那么烂的苹果。

不过说真,这也不容易了。

我认为巫统的转向,才是大马政策倾向的指标,才是种族政治的试金石。巫统囊括59国席,是全国最大党。部分华裔天真的认为没执政中央的巫统会像马华般陨落,我觉得根本不可能。马华靠利诱与暗箭笼络华裔选票,但华裔选票有投其他党的立足根本:华裔自给自足,无需马华也能活得下去。

巫统支持者,就是因为未被现代化,未能独自寻
找自己的一片天空,所以由始至终必须接纳巫统赐予的拐杖,越走越衰。

在前朝国阵的淫威下,该地马华议员当选与否,对华裔选民而言就是拨款是多还是少的关系。对马来人则不一样,单看北根区部竞选中,纳吉父子蝉联,就晓得马来人可能更多在意的感恩和忠诚。一些地区的马来人有个特点,就是怕被孤立。如果大家都这样,你不这样你就是不合群者,就会被排斥。在对错不分的这点,铁杆粉丝总是演绎得最好最优,用团结替代辨明是非黑白,不管是巫统还是火箭马华。

巫统党选,我想扎西会胜。我希望凯利胜,但我觉得巫统人认为此次大选失败,是老马分裂马来人所致。当然纳吉一马案也有牵连,纳吉也因此卸任了。只要团结,巫统将再造辉煌。

会支持凯立的马来人 可能很多在土团或希盟里。但他们没能够投票支持凯利。也有评论说凯利是扎西的棋子,用在分散姑里爷得票。扎西哥和之前任副首相相比,和颜悦色许多,不过做批判和,更显中庸。在全国大选败阵后,用伟大人物光辉像灯塔般引领并团结党员,这合乎巫统人的价值观。

官僚多的巫统,肯定不希望大改变。自己等了多年才成为资深派,凯利若上任,大改特改,巫统人哪里会要。

#其实我最怕的是巫统人对一马案静默
#这可能表示他们知道这是错但看到纳吉卸任于是就算了 #也可能表示他们认为一马案是ok的

#所以让一马案成往事应该是巫统人忘记过去展望未来的最好的心理共识

#我猜巫统老调重弹扎西胜
#巫统和伊党是否结盟值得注意
#巫统可能会在伊斯兰斗争与土著特权里努力
#因为希盟老马已站在现代化立场
#希盟不拼下届大选就难讲
#没了老马的希盟能挺下一届大选吗
#不是安华没用 #是支持老马的人未必支持安华
#总觉得安华继位不好当

#希盟成员党之间的竞争已难矣
#还要小心土团与巫统的眉来眼去
#安华对伊党的立场又将导致友党火箭的暴怒
#真正的角力现在才开始
#老马内阁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https://scontent.fkul13-1.fna.fbcdn.net/v/t1.0-9/36176441_1719070438189503_8742947659528011776_n.jpg?_nc_cat=0&oh=0b529d89cc46f4b957bb88a5da01f1bc&oe=5BEA3699


jurassic world 2(2018) 影评:恐龙登台秀

匆忙把恐龙赶到人类生活的大陆里。

电影开始以一小潜艇摘取恐龙骨样本,作起始。想当然尔,恐龙伺机出没,吞了几人,几人逃跑,几人喂饱。不惊悚地让你知道这是一部恐龙电影,明示地告知你接下来会有很多恐龙。

看恐龙

侏罗纪世界2,完全值得诟病的地方在于对恐龙的展览秀。

登台下台,登台下台,恐龙轮番上阵,像领工资的跑龙套。上台吼一下,草食恐龙,就吃点树叶什么的,肉食恐龙,就意思意思打一下嘛。某个角度来看,这是很低智的表达。放在日常生活中,医生就应该带着听筒,工程师就必须带着计算机以及随时随地用科学口吻,分析当下的事件。

草食恐龙吃树叶,其实没关系,重点是这更像纪录片。电影有内容,有剧情,且必须首尾连贯。没有重点的剧目,就没必要出现。但对于一部自己都不知道要干嘛的电影,草食恐龙吃树叶,可能是必须作的事儿。

电影名jurassic world:fallen kingdom 。 说的就是恐龙的世界末日,fallen也可唤作是对人类构筑的文明世界的崩塌。电影以一重建恐龙乐园的富豪意图赎罪,把即将迎来火山爆发的恐龙,从一个岛迁向另一个岛。可代理人是个帅气的敛财狂。被捕获的恐龙没被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却被卷入黑市交易中。

胡子男和高跟鞋女是敛财狂骗到岛上,诱胡子男所养大的恐龙blue,入瓮,入黑市交易,兜售出去。

角色好坏黑白分明。好人必胜,我们知道,但怎么胜,就是剧情吸引人的关键。电影勾勒出来的课题很多,像捍卫恐龙性命的非政府组织,基因改造合成恐龙,基因重生往生者,恐龙的宠物价值,恐龙的制药价值,恐龙化身为武器的工具价值等等。

每一个主题都能用一两小时勾勒其细化的模样。像捍卫恐龙性命,是否必要?我们以基因重生恐龙,是否有资格决定他的生死。还是我们理应视他们为濒临绝种的生命体,拥有被尊重被拯救的生物资格?基因重生绝种生物,这本身就颠覆了自然界的运作。这让人几乎升格为神。既然是拥有创造生命的神,甚至改造生命的神,那是否有权利掌控基因改造生命的生死?

这是一个大课题。能把人类堕胎等决定牵扯入内。当一个物种因为自然界的天择,而濒临绝种,我们会设一保护区保护它。因为物种的消亡,多少对人类带来罪恶感。而人类可能更怕的是,自己也因此消亡。但恐龙已在自然界消失,是人类赋予它重生的机会,那是否这可以用其他标准衡量恐龙性命的贵重还是低贱呢?

基因改造,这个课题更大。想象基因改造在世界通行,你想,一定有科学家试图让人类与恐龙作基因结合,继承两者的优点。这是一个多大的框架,让你我他去设想未来的情景。但电影侏罗纪世界2,触碰了许多课题,却没一个深入讨论,仅仅点到为止。点到为止也是种方式,但电影本身无一主体,探究一个课题,这致使电影就是哈哈大笑和呼呼吓死人这两种情绪游走。

十分给四分。男女主角看起来很蠢,或许角色也没好发挥。反倒小女孩演得不错。敛财狂,就一般,倒是主持黑市拍卖的矮个子奸商演得挺好的。

恐龙踏上人类生活的大陆,下一集或更精彩,也可能更烂。电影本身就是娱乐的恐龙登台秀,这比一部烂纪录片还不如呢。


2018/6/18 随便写:球赛,手机游戏,赌球

看了几场世界杯。爆冷德国败给墨西哥。

开场即对攻战,持续十几分钟后,墨西哥识相打起防守反击。德国过于靠前,想逼压墨西哥。墨西哥没在高压下出错,反倒捡了几个反击机会。德国过于靠前的防线,轻易被墨西哥用速度撕破,进而墨西哥一对一德国龙门的机会不止一次。

猜想之后对阵强队的方式,可能都以大巴阵容,也就是在禁区左右摆放大部分队员,为弱队的主要防守模式。辅以几次得球后的高速反击,就轻易得到了不得的攻门机会。

德国踢地面战,以控球和短传渗透的方式为主的进攻模式,碰上这类大巴模式,也束手就擒。

左右两翼传中,植一高个子前锋抢点,是突破大巴防守的最佳方式。但对方就容易找机会反击,毕竟高空球率,伺机射门,是强队的正常模式。

 

闲聊赌球

世界杯令人兴奋,但也令人心疼。赌球风气不减,和经济不景无关,赌球是闲来时鼓动你情绪亢奋的坏方式。

上届世界杯,一牙医诊所停业。赌球,赔不起,跑了。

姑且不论赌球谁对谁错,就像明明是个陷阱为何你就要选择跳呢?你可以跨过去阿,赌钱也有分寸阿,你可以下注五块,或者一杯奶茶,为何要上千上万呢,把身价都拿来下注呢?

赌,就是在未知的前提下,根据现有已知的证据,推论结果为何。已知的证据,就赌球而言,就是球队的前几场表现,核心人物有无伤患,甚至是大历史数据:某某国从来没在俄罗斯赢得比赛,类似这样的历史数据都会被称为诅咒——其实也就为报章媒体写稿增添一点神秘气氛。

如果从生物进化的角度出发,赌,可以满足人类心理对未知探索的乐趣。

工业社会违反人类自然之处在于,既定成型的生活方方面面。朝九晚五的工作,搭车上下班,看手机吃饭睡觉,隔天继续重复同一躺班次的巴士,进同样一间公司,面对同一个上司,继续完成着类似的工作项目。

效率的重点在于分工,分工的重点在于专业化。而每个被专业化的人,重复处理着类似的工作项目,庞大的被专业化的人众,就能产生巨大的生产力。这很好理解,就像麦当劳之所以效率高,就在于柜台服务员,不会跑去厨房煎蛋,清洁员工不会去柜台帮顾客下单。但这类工作模式多少违背了人由演化中遗留的原始思维:探索未知的乐趣。

既定的生活方式,既定的朝九晚五,既定的工资,既定的车贷房贷,既定拍拖结婚生小孩,既定的看小孩上了小学上中学,上了中学上小学。说真,这样一写,我自己都怕了。

但我不可能完全拒绝这样的生活模式,因为这让我们融入社会,唯有融入社会,迎合社会市场需求,才能得到相对的金钱报酬,相对的荣誉感,相对的存在感和安全感。想象你躲在深山修行,成了隐士,直到到死都没有人知道你的存在,你会做这样的选择吗?不会,更多的是,你到深山修行一段日子然后回到现实生活中,在facebook或者instagram分享你个人特殊的经历,让大家知道你的不一样。这可以是想帮助其他人了解另一种生活方式,当然也可能是纯粹为了吸引他人目光及注意力。

当被车贷房贷俘虏,想要辞职修行一两个月是难事。所以根据庞大人群的需求,手机游戏越见普遍。和一群朋友吃饭,老友笑说lego玩具特贵,随便买都要几百元。我笑说,几百元你还买到一组摸得到看得到可以摆上厨柜的玩具,现有几百元可能只能在一些知名手机游戏买到一把虚拟剑而已阿。

为何会在实体与虚拟之间,部分人会选择后者?因为带来乐趣。游戏的特点是有机可循的未知探索。这很好满足我们探索的欲望。

所谓有机可循的未知探索,指的是 在既定的条件下,推论出来的结果,是完全正确的。就像你买了一把虚拟剑,根据游戏的设定,他有一百五的攻击力,那砍向对方一刀,他就扣血一百五。在现实生活,根本不可能,因为现实世界太复杂了,游戏世界多少填补我们对现实世界不确定的无奈和无助。打个比方,你在游戏世界里,花钱买了一个补血包,给你的游戏人物喝下,他就痊愈健康了。但在现实世界中,你肯定说你吃了医生开给你的药,著名专科医生为你动了手术,你就铁定会康复会好起来吗?

不会。医生会告诉你,有一定的成功率,也有一定的失败机率。人类世界就是如此复杂。但游戏,可以给你一个只要你跟着做就铁定能得到的结果。

 

那赌博呢?

赌博比手机游戏更古老。它是连接现实与精神世界的人类活动。赌博,只有人类才有的活动。

去过云顶的你我他都知道,一张赌桌几天产生的gdp,可以是一间商店一年的营业额。玩味的是,赌桌上没有任何货品商品的实物买卖,只是赌客根据揣测轮盘,扑克牌结果,赔钱或赢钱,仅此而已。我们都知道长期赌博,赢方是庄家,但赌徒相信自己是幸运的那一位,而事实也证明,赌徒的赌博经历中,确实有狂赢的记录。

就我看,就是概率问题。某个角度理解,这可以被翻译为“幸运”或者lucky之类的说法。幸运之神选上你,你处在低概率中,是同样的解释。但对赌客而言,赢就是赢,没有概率之说。运气好,就是狂胜。我不晓得你有没有听过马票经,这本书。据说是根据前几年的号码开彩的历史,推断这期的开彩号码为何。科学角度理解,就是概率,概率高低而已。

既然如此,为何大家对赌博还是乐此不彼?我想其一原因是,赌博是未知的挑战。我曾在赌桌上观察赌客,他们最妙的时候,不是赢的时候,是开牌那一刹那。介于知道与不知道那一刹那,你从未知跨越到已知,而如果结果如你所愿,你会疯狂大叫,亢奋地嘶吼。但在未知道结果之前,只要神经越紧绷,情绪越焦虑紧张,在成绩揭晓后,如你所愿的结果出现后,你得到的兴奋指数就比相对地高。

就像老婆在产房,到底生了没有,生了没有,在你知道安全产生孩子后,你松了一口气,摊在椅子上,让紧绷的情绪舒缓,让欢喜舒满全身。

而赌博,能重复多次。

这不像赛车,可能相当刺激,但玩一次,就没了,且需要相当长时间的训练。赌博门槛低,只需要选边下注,输了再来,这样就可以了。

赌球之所以吸引人,或许在于九十分钟的球赛,让你持续紧绷的时间段更长,若结果如你所愿,你得到的幸福感就更高。

 

赌博还揭露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方向:从物质享受,走到精神生活的享受。

在物质生活满足的情况下,精神需求更显得匮乏。精神粮食,按大善大恶论,可被区分为好的精神粮食和坏的精神粮食。

好的,可能多半指的是,读书,画画,写书法,种种花,做做义工等等。坏的,可能局限在食色性也这类感官刺激。

赌博,给与赌客亢奋。但有些人赌得倾家荡产,有的人就是小赌怡情。差别在于,小赌怡情之类者,可能有其他嗜好。若你在打太极,寻找到乐趣,那你对赌博,可能就只当它是概率一回事儿。若你对画画,写作,跑步等种种看起来比较不比赌博花钱的嗜好中寻找到乐趣,那赌博对于你可能就只是输钱和赢钱的事儿。

但对于赌徒而言,赌博还附带着精神享受。

像画画,跑步,都必须跨越一定的门槛,你才能享受其中的乐趣。也就是说,你必须耗费一段日子一段时间去增长自己的认知,技术,才能逐渐体会当中的乐趣。赌博就不必。赌博,不只是输赢,还带给你前所未有的乐趣,且门槛相比画画写作,来得低。只要有钱下注,就能得到相对的愉悦感。

所以赌鬼会赌博上瘾,我想,是他真心喜欢上赌博带给他的精神享受。而跑步,画画,写作,这类文艺事儿,对他太难,要花的练习时间也太长。门槛太高,一些人来不及体会,就来不及欣赏。若真心爱上自己工作的人,或许也不会执迷于赌博,因为他在工作上找到乐趣。

赌博和手机游戏,挺像的。他们都给与低门槛的精神享受。


2018/6/10 万维钢之教育篇2 : 考试

最近看了一两篇关于工业化教育的文章,里头对现有教育提出一个看法:流水线工人的教育模式。

简言之,就是我们的教育是培养工厂生产线上的员工。

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两点:定时考核 和 不能犯错。这两点满足当下的教育特征,也和工厂制度相似。学校通过考试,了解学生的学习进度;工厂则通过绩效kpi制度,考核工人是否尽责完成他份内的工作。在学校各个考试中,你必须为你的错误答案负责任,也就是扣分,对不犯错给予高分奖励,对屡犯错者,则给予扣分警示;工厂员工的高错误率,将导致产品的瑕疵,降低公司产品素质,直接致使公司盈利受损。

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工业化教育,是高效,虽然未必平等。通过一纸考试,我们把小孩分类,让符合这套工业化教育体制的小孩,获得更多资源,而被考试低分刷下的孩子,我们则给予较少的资源栽培。

一纸考试定生死,是把一个孩子的素质,简化成几个科目的得分,以此决定他未来几年将得到多少的资源配置。经济学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在稀缺资源,进行更好的分配。考试符合经济效益,方便,操作起来也简单。

工业化教育的其一特征,是标准答案。

长大的你我他都晓得,只要观察的角度一换,得出的答案可以截然不同。标准答案,不大合适对我当下的我,却无碍通行于成人小孩的想法中。标准的成人生活方式,不就是有房有车有老婆孩子,一年出国两次,父母健康,孩子听话,升职加薪。上学小孩的标准生活,不就是考试得高分,考上好的大学,在学校受老师喜爱,课外活动挑两个参与参与,和几个好朋友打球,看电影,玩手机游戏,喝星巴克咖啡。

标准,是主流,既然是主流,它就有广泛的适用以及实用性。

凡存在,就不是偶然。标准生活乃至标准答案的存在,必有它存在的意义。自然界淘汰不适者,让适者生存,大人对生活的标准看法,是一种安全模式。因为这排斥了生活的不确。标准,让你在众多选择中,有了方向感。对即将踏入考场的学生而言,试题纸上的标准答案,有助于让他在之前的复习和准备中,有更明确的方向,和信心。

一般考试不出新意的目的,是让教师和学生都有一个明确的依据指标。对学生而言,考试的目的为何?就为了升学,无他。

你若不升学,考试的意义就不存在了。所以考试作为升学的唯一途径,就必须在分数上能分辨各个学生的知识程度,以让各大好的烂的学校方便招生。考卷里,通常都有容易也有难的题目,目的就是立马把学生分出个高下。

如果没有标准答案,考卷尽是申论题,我们或许可以更确切地了解每个学生擅长的部分,以及强项所在,但耗费的资源,却比标准答案下的考试制度来得沉重许多。且,已习惯根据统一考试成绩招生的大学,也必须举办多几次考核,才能断定这孩子是否迎合学校的招生要求。

我曾听一老师对我说,教育的课题,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到底我们要顾全每一个孩子,还是我们要根据大部分学生的程度制定教育模式。

标准答案的考试模式,其实就是根据大部分学生制定的高效方式。

#工业化强调效率
#工业化教育同样也强调高效


2018/6/10 随谈 外资撤& 报复or国家利益

https://scontent.fkul13-1.fna.fbcdn.net/v/t1.0-9/34837155_1700204743409406_7436068336321953792_n.jpg?_nc_cat=0&oh=00130b032748c724c4db8d2f3ee38322&oe=5BBCA35C

 

#外资撤股市
首相敦马,近来的停高铁,检讨前朝发展项目,国行行长辞职,消费税降为零等等 行动从外资大力撤出本地股市,就可晓得 国外对敦马的举动,产生恐慌

我觉得外资恐慌 这不难理解。

因为之前投入股市的外资,是受纳吉的经济政策所吸引,而外界也一直看好纳吉连任。外资根据纳吉的高铁等计划,投入相应的上市公司

当国阵倒,敦马继位,斩高铁项目,彻底违背这些外资的初衷。原本外资相信高铁项目对某公司带来盈利,也相信纳吉会连任,结果高铁项目取消,纳吉byebye

所以外资必撤。但疯狂的是 本地资金狂买。这展示 外资对本地局势的误判,以及本地资金看好新政府的所为 对大马发展更为有利。当然这无法判断本地资金是否聪明还是笨。

只能判断本地资金大力买入 是对新政府的所为 赋予信心。

 

#是政治报复 #还是为了国家长期利益

我觉得这才是新政府近日所为的关键。是报复敌对阵营,还是为了国家长期利益发展 而腰斩高铁,消费税降为零

首先,我觉得一些华裔 浸在自己的圈子里,忽略一些实际问题。当然也可能是我的多虑。

希盟和国阵 对不少的马来人而言,是浅蓝和深蓝的差别。意思是 差不远。尤其在敦马的土著团结党 入希盟后,以及华裔政党火箭减光芒,极力配合衬托敦马,这些其实都是在降低马来人对希盟的不安,对火箭的不安。

所以希盟胜 巫统支持者转向,是关键。

土团能报复巫统吗?
我想不会明着干。暗地里,玩些小小手段,利诱敌对巫统调过来土团,是方便也是提升土团在希盟势力一大好方式。

敦马 政治报复 巫统人?
敦马政府只会报复一个人 叫 纳吉。其他的巫统人,都是受招安招降。

而被牵连的朋党公司 如涉及高铁计划的大企业,被砍的机率很高。一方面他们是纳吉任内的受益者,更是纳吉经济政策的实行者,敦马推翻纳吉,要强调自己继任的合理性,就是推倒几个纳吉的政策,说这些政策祸害国家,让支持者确信自己的所为 是对国家对百姓好,那就ok了

但高铁项目 从六百亿 涨至一千多亿。这不只是负债的事儿,更关键的是 利惠 新加坡多一些 还是马来西亚人多一些。而利惠的马来西亚人中,是更广泛的民众,还是让利益集中在几个大集团手上。我觉得票价 是一个很好的指标。

如果一张票在三四百元以上,利惠的就是新加坡和房地产开发商高铁建筑商。如果票价在一两百以下,利惠大马民众可能多一点。但网友按造价一千多亿,国债3巴仙利息,月流量一百万人通行,计算出票价至少两百五。若加上日后的维修费,管理费等等费用,我想三四百马币不是不可能。

敦马废高铁 是长期利益 也可视为对纳吉朋党的打击。一举两得。

国行行长辞职,理由是 和一马案牵连。为了维护国行独立,希盟政府接纳行长辞职。

这也可被视为 对纳吉朋党的打击 也维护国行的独立运作。

敦马所为 是对政敌报复,还是为国家长期利益? 我觉得敦马和希盟政府在这两者中 寻找平衡点。希盟不是铁板一块,敦马的土团要在希盟加大话语权,就必须加大势力,相对的这也让希盟其他成员党警惕。而土团与巫统之间的关系,是零和博弈,巫统人少一点,土团人就会多一点。

因为 未浮现的矛盾重重,相互警惕相互制衡下的新政府 可能选择朝司法独立,三权制衡的方向递进。

独大看起来很壮观很宏伟,但死鬼危险。纳吉就是一个例子。制衡,看起来很烦很心机婊,虽然很慢,但是大家还跟得上脚步,民众可以示威表达民意,政党可以相互试探相互牵制。

慢没关系 至少不会犯大错。
至少不会有一马公司

聊回来,是政敌报复 还是国家长期利益

目前表面看,是国家长期利益,暗地里潜伏着报复与招安招降。且国家长期利益里的国家,指的是谁,这也很玩味。是朋党,是巫统,还是广大老百姓?

只要民众参与更多政治表态,才能更好地把利益拉拢到我们手里。就像敦马为连任教育部长而致歉,因为部分民众反弹大。就像最高元首最后任命Thomas为总检察官,也是民意反弹。

再问多一次 是政敌报复 还是 国家长期利益?

政敌报复,就我国政体,应该短期不灭,长期存在。要政府看重民众长期利益,我们必须更多的政治表态与政治参与。

 

#什么是政敌
#同一政党都有不同派系
#都可被视作是政敌 #只是政敌指数高低差别而已 #暂时同盟不代表山盟海誓
#这些内斗离间合纵的事情我们选民都可不理
#我们要做的是针对事情表态 #如果你对一些议员很支持那你就用行动支持他
#因为你相信的好人才会继续让马来西亚变得更好
#不然他也可能只是在又一次的党争中落马
#如果你支持的议员非你想象中的良善
#也不要对政治绝望 #毕竟他只是在狗咬狗的政治明争暗斗中寻求生存方式
#我们可以多关注非政府组织ngo

#我在一次的政治讲座里听过一句话
#政治就是参与 #投票是参与 #表态是参与
#不被政治人物牵着走
#边看边观察 #不是一股脑全力支持
#全力支持一个党一个议员的时代已经过了
#我们要支持的是他做出的利民行为
#而非全力支持他所有行径

东方日报:政治動盪 國行總裁閃辭 大馬經濟增添不確定性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46362

link 2018/6/7 闲聊 <团结就能改变一切> 


2018大选 马来西亚第十四届大选 关键词:表态

关键词:表态

2000年,通知叙利亚近30年的总统老阿萨德逝世,继位的小阿萨德与父亲截然不同,开放言论空间,释放政治犯,民众可以批评政府低效率,讨论经济发展,唯独不能对执政党做颠覆言论。

打开言论自由,就像暗室里拉开向阳的窗帘。只要享受光的温暖和温度,就不再想回返过去的黑暗禁锢。

叙利亚的知识分子上书,要求司法独立,取消特别法庭,紧急情况法等。见政府无心回应,上书者连同艺术家大学教授等99人联署签名,要求实现多党制。

这触及执政党复兴党的底线。轰然一声,叙利亚徒然关闭所有改革的大门。于是,因改革掀起的革命者蠢蠢欲动。叙利亚爆发至今仍未结束的内战。

叙利亚内战持久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俄罗斯美国土耳其等其他国嵌入战争中。叙利亚内战,除了炮制出一个出了名的恐怖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也让大国博弈在叙利亚的政治舞台上,上演一出出欧美俄角力的戏码。

马来西亚不似中东纷乱的局面。我们不惯拿枪,也不惯身绑炸弹冲向敌对阵营。执政六十年的执政联盟国阵,于2018年五月九号的全国大选中,被反对党阵线希望联盟给拉下台。除了对新政府新内阁抱有即以厚望以外,最大差别体现在报纸媒体如出笼的鸟儿,自由飞翔在辽阔的言论自由中。

记者编辑们仿佛不再屈尊于过去国阵暴政下的权威,数落前首相及过去前首相纳吉任内的检察官等人。

民众也因为报章媒体从扼制言论自由中被释放,也勇于表态,敢于表达政见。

上届大选被前首相纳吉诬告成华人海啸。其一原因是华人对国阵投下反对票的比例特高。华裔解除政治冷漠,来自于反对党阵线的努力。在投票期间,更多的华裔志愿充当监票员以外,还出现一群关切投假票的民众,围堵一些不愿按程序走,不愿在投票成绩上签字的官员。

从政治冷感,到支持反对党,再到挺身而出,当监票员当围堵队,华裔民众的政治参与,经几届大选的洗涤,涌现高度的政治热情。

言论自由,来的不容易。类似叙利亚,就没能落得圆满下场。国阵倒台,希盟上台,而我们民众要做的,除了给予新政府时间兑现承诺,就是在捍卫言论自由上,必须更警惕小心。被限制的言论自由,被钳制的新闻媒体,被击垮的三权分立,把一马公司丑闻掩饰得不露痕迹。在国阵时代,那看似一切都妥当安排的表面,仿佛如平静的矿湖,暗藏着深不触底的黑暗深渊。唯有让象征言论自由,民众知情权的光,射入湖底,我们才可能晓得一马公司隐藏着多少贪污丑闻,又如何把民脂民膏当成私人财产般挪来挪去。

愿意表达政见,是打破政治冷漠的关键。才有讨论妥协的可能。我们的民主才能朝更成熟的方向发展。

言论自由,得来不易,我们必须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