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8

2018/8/27 最近

最近,忙

新开的工地,需在两个月完成二楼的结构施工。临来的九月则是消费税之后的sst年代,许多商家为了赶着税前下单,要扩建的商家,也紧张着购建材。这个月糊里糊涂就过去一大半,临尾的这几天才惊觉,九月眨眼将至。

忙起来,啥都记不住了。记不住蓝天的样子,记不得咖啡的温度,记不了书读的某一句话。

心燥,不关紧要的事儿,都忽略不视。专注在工作上,生活仿如机器人般无情无感地日夜操作着。

忙里偷闲仍是我所爱。最近看了汤姆克鲁斯的不可能任务,我嫌剧情复杂,但见汤哥飞天下地,真佩服他的拼劲。在之后看了mamamia2,充满歌曲舞蹈的电影。说的是一个四海流浪的女生,睡了三位男生。在儒家看似荡妇的可耻行为,却是人类行为本质的根源:性交。关于欲,佛法要人学习摒弃,儒家要人克制。能把性交当成一种可怕的事来看待,我想儒家或者说这是华人传统文化壮举之一。

如果性交不快乐,那人类就不可能繁衍后代。但偏偏我们的传统文化把这事儿,丑化至极。但古代男人的三妻四妾,似乎又冥冥中应合着性交是件快乐事的理解。mamamia2是部欢乐的电影。

之后看了电影the meg,烂透。证明中资,真的是毒药。

去老友家用tv box看了我不是药神,中国电影,一部好看的中国电影。虽然最后仍要回归功德圆满的结局,还隐约强调着违法就是错的硬邦邦,铁一般的事实,但瑕不掩瑜,无论是各角色的刻画,故事性,都称得上是部好电影。

还看了winnie the pooh,christopher robin。出乎预料的好。呆头呆脑的小熊pooh,还原了人类生活的本质,就是活在当下。

 

时间,是人类伟大发明。过去的人,不为时间紧张,因为时间仿佛不属于他的,时间属于奴隶主,属于贵族,属于商人。他们有着较平民,奴隶来得高的社会地位,他们有权力支配自己的时间。对于一个奴隶,或者租田的农耕户来说,时间不属于他的。但脑子里装着对来生的笃信,是属于他们的。

来生,在过去是再也简单不过的事。因为虔诚的信仰,不容许质疑。因为相信,所以产生力量,信仰的力量。

把一切事物归纳成神的行径,是简易思考,也是个人单纯信仰的表现。

工业社会,科学世界,把人类搞得复杂。

我们今天之所以在乎是否迟到这件事,其实就是因为我们支配着时间,我们能在工作以外的时间,肆意挥霍,做任何只要不触及法律的事。时间,是人类伟大发明之一。时间的重要,恰恰体现人类文明进程:大多数人越在乎时间,表示社会文明越进步。在意时间,间接证明着这个社会的分工效率。像印度,时间仿佛不怎么管用,尤其是火车班次,几乎不能准时,迟了半小时也就算了,往往可以迟上七八小时。

印度工业不发达,因为处处体现着时间观念不强的现象。但这也是印度诱人之处:在乎时间长短多寡,这是工业社会的事儿,不是印度人的事儿。

小熊pooh说,他只有小小的脑袋,所以记不住昨天和明天要做的事,只能记得住今天,当下要做什么。

成人,大概就是放弃遗忘的能力。

不停算计,以及用各类记事本,手机日历提醒自己该做什么,别忘了什么。

看似效率高,其实不就是把自己卷入社会分工里的齿轮运转中,让自己牢牢地嵌入里头,不能自拔。

 

呵 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坐着火车或巴士,漫游无目的地呆望天空和太阳下的树林草地。

就这样,其实挺好的

Advertisements

2018/8/17 蒋勋 肉身供养:维纳斯

https://scontent.fkul14-1.fna.fbcdn.net/v/t1.0-9/39496778_10156047486702400_2257266259081035776_n.jpg?_nc_cat=0&oh=01a4abbec0fdfa3ee793308a5f7c9b68&oe=5C0BBAD8

 

美与爱,比战争好

//希腊神话存在人类文明中,像是要颠覆人类的律法与伦理。或者,让人类自以为是的固定轨道能有一点反思松动的机会。//

象征美与爱的维纳斯,原配为火神黑菲斯特黑菲斯特常忙着铸练武器,冷漠了娇妻维纳斯。维纳斯就不时发生婚外情。

在一个强调伦理的华人社会,婚外情,过去是要被进猪笼,当下表面上大家会唾弃,实质上可能心照不宣。偶尔我会觉得我们华人社会的传统,承接至现在,表面的很。可能道德伦理捆绑着我们在大众面前的言行,但实质上我们又不甘于屈服传统伦理的束缚,于是暗地里做坏,常见之。

维纳斯不时的婚外情里,最有名的是跟战神mars的相恋。据说战神终日沉眠于维纳斯身旁,怠忽了发动战争。于是,世界太平无事。

神明也有情欲,也有个性,这是希腊诸神和一神教的差异。不曾听过耶稣嫉妒门徒有娇妻,也不曾听闻穆哈默德喜欢吃辣,食物偏咸偏辣。被戴上神性,就不能享有凡人偏好的滋味。

只好大公无私了。

美与爱,比战争好。

//你死我活,指天骂地,不如好好把自己整理得美一点,好好认真去爱一个人//

不晓得为何,脑海浮现贫富阶级的矛盾和相互歧视,还有叙利亚打了好久好久未完的内战。

大家相爱,不就好了吗

好好爱一人,或可能淡化受红尘世俗染患的功名利禄追逐。充满爱的饱满,排挤空虚的心房。人 可能说话也变得诚实和简单。非是顾左右而言他 哟。

#阅读笔记
#蒋勋
#肉身供养 #维纳斯


2018/8/10 蒋勋 肉身供养:你在哪里

https://scontent.fkul14-1.fna.fbcdn.net/v/t1.0-9/38853616_10156033693362400_6896176425930326016_n.jpg?_nc_cat=0&oh=de7bc3ce80b4874961962972513d7bbb&oe=5C0A3006

 

神在空中呼唤吃了禁果的亚当夏娃:你在哪里?

神的声音步步逼近,仿佛声音充满着懊恼和被人背叛的痛楚,重复着说:你在哪里?

神理当知道亚当夏娃在那儿。他或只想要他们站出来正视他,正视神,正视他俩违背伊甸园的规矩。

我想神说“你”,而非“你们”,或许在神看来这只是分辨违规者和守规者的差别。

在小时候的回忆里,依稀记得父亲母亲用同样的话,在空气里荡漾:你在哪里

但那是温馨,是关切,是爱,不是对违规者的呵斥。

神与父母亲的差别,或在于此。

#阅读笔记
#肉身供养
#蒋勋


2018/8/6 随便写:鸡蛋糕妹

九点晚餐在大排挡。久候一新开的主炒档口不果,于是取消订单,转向热腾腾经济面。

我排着队,前面有三四人。站等着,见熟眼人排我后。哦,卖鸡蛋糕的胖妹。

我微笑问:每天都卖到这么迟吗?
她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说:刚刚卖完咯

口音不似本地,近越南。

鸡蛋糕妹子累坏地板着脸,我尴尬地微笑,继续问:你的蛋糕都是下午卖到晚上的吗?

她回:没办法啊,我想多赚点钱 啊

她避忌地表达,让我有点手足无措。对于陌生人,一般都不会如此坦白。哪怕再苦,也会说笑似地带过。

她,没有啊。因为真的苦啊。

也或教育程度不高,也或许,真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不知怎的,就突然一块大石压着我心底。

诶,你吃什么
我被经济面摊老板叫住。我点了经济米粉面配午餐肉。转过头想等会儿帮鸡蛋糕妹买单。怎知一八婆插位,堵在我和鸡蛋糕妹之间。

人啊,你又何必把自己搞成是八婆界的极品八婆呢?

总共三块九
老板再一次叫住我

我还了钱低头离开。手心捧着的面,似乎呈哀伤般的褐色。

九月居銮有慈善义卖。
听闻或会搞个幸运抽奖。
如果小妹抽到电器,应该会开心。但我知道她不会。周六日她要工作啊。

如果能把电器等奖品,给予更需要的人,我想,这才算得上有意义吧。
一些人不是不想参加,不是不想获得惊喜,而是他根本没空参与,他的时间是在生存线上挣扎。而非空闲地在义卖日当天闲逛至晚点时间的幸运抽奖

今天下午,一中东人卖皮带卖皮夹子。
我摇头示意不买,问说能请他喝杯水吗。他说不用了。
我去雪柜拿了罐一百号,放他手上,他微笑,摇头,挥手示意不用了。

我俩对望,微笑,挥手告别。

曾有友人说我这是自作多情的同情心。他们可能不觉得苦,只是我一厢情愿以为他们过得不好。

我想,要在大太阳底下挨家挨户地卖皮带卖皮夹子,要快乐起来,对我来说挺难的。至少我不行。

心伤诶。世界没小时候以为的美好。但我喜欢的一位小说家这么说: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

#我下回不跟她鸡蛋糕我就不姓郑
#你就叫我王八好了
#我知道我个性不可能会富得起来
#但至穷得剩下一丁点良知和一丁点同理心我就觉得很满足
#没有请到中东帅哥喝茶和鸡蛋糕妹吃经济面我心里就是很不爽
#鸡蛋糕妹你可以考虑卖玉蜀黍吗
#我比较喜欢吃玉蜀黍我不大喜欢吃鸡蛋糕咧
#中东帅哥你可以卖橙汁或者一百号吗
#我喜欢橙汁多过皮带和钱包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