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8

2018/9/30 公正党党选

https://scontent.fkul13-1.fna.fbcdn.net/v/t1.0-9/42993608_1859956447434234_811392113320132608_o.jpg?_nc_cat=104&oh=0032678b73b8d458566941e4a6b949dd&oe=5C5A48B4

 

九月三十日,居銮公正党党内选举。正副主席,中委及区部主席等职位,将在此次党选中被遴选出来。

拉菲兹与阿兹敏

频收到短信,说某派系的好,某人不好。众候选人也纷在媒体前表态,支持动向。就我肤浅理解,拉菲兹和阿兹敏两派的交锋点,在两人迥异的行为特征。

拉菲兹善用互联网媒体,成立invoke,并在大选前调查得出希盟得以执政的结果。拉菲兹揭养牛弊案,甚至挺身走险以身试法,公布机密文件,若此次大选希盟无法执政中央,拉菲兹面对的是满身官司与锒铛入狱的下场。

和拉菲兹作风迥异的阿兹敏,少在媒体前发言。尤其热点新闻,更少见阿兹敏发表看法。我认为这是阿兹敏沉着的应对方式,当你对媒体透露你的看法,就为你接下来的言行制定了框架。我不喜这类做法,原因不外乎是这让政治人物能在各界舆论发酵下,寻找空间,让自己与舆论漩涡拉开距离,甚至逃避课题。表态,必然得罪一方,不表态,就置身事外,在敌对两方看来,你像是可以这样,也是不这样。

像剪刀石头布,等对方出手后,才决定自己要出什么。甚至,转回头不玩了。

但我不能不说,这是大马舆论不成熟的一个解决方式。好比承认统考,如今陷入两派狰狞厮杀的场面。对于承认统考,我的态度是,这不是一个大是大非的决定。不是承认,就是拒绝承认,绝对不是这样。而是从承认部分统考开始做起,那些该承认,那些可能迟缓些。我们国家民众并没有多元价值共存的思维,需要时间让各族民众适应和接纳。

当我们可以把承认统考,分成几个阶段,先允许统考从闭门考试转向开放的公共考试开始,并准备统考国语版,让马来民众开始接触统考,接触独中教育,引发马来舆论界对统考题目的讨论,这在我看来才是务实的做法。一登台面,就要全全承认统考,在希盟只获得30%马来票支持率的情况下,这无非让巫统伊党有了种族肤色化统考的机会。

更多的接触和讨论,我想是打破种族迷思的方式。

回过来聊阿兹敏的处理手法,我觉得阿兹敏的这套方式,在大马是有利的。而我惧怕的也是阿兹敏这类做法可能永远走不上正轨,因为他可能视民众反应的激烈程度而随时更改看法。阿兹敏能站得久,走得远,但他未必能带领马来西亚各族认同多元文化共存。而拉菲兹更像独行侠,他说的话有道理,但因为有道理显得他在我这个年纪的友人圈子里,享有一定的支持率。但在大马,道理正确未必是好。

因为焦虑,马来人焦虑。焦虑,需要的是安抚,而非是义正言辞。这是我对两者迥异个性的肤浅评价。

两人的矛盾在大选前是否联伊上,大打出手。

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似乎想稳固雪州政权,当阿兹敏获知民意偏向国阵时,联伊就是阿兹敏的救命索。没有伊党,雪州不保,公正党必然沉沦。为何公正党会沉沦?火箭以槟城为根据地,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公正党则是以雪州为根据地,扩大自己的势力。若雪州不保,公正党金援断粮草缺,啥事都做不了。

这也是阿兹敏遭人诟病的地方:无法透明化雪州财政。

你可以理解为,公正党利用雪州的执政权力,把银两部分输送至公正党党库。这是我的猜测,不然我实在想不到公正党米粮何来。

阿兹敏有他的本事,像雪州苏丹就喜欢阿兹敏。可能阿兹敏身上有传统马来人的礼貌,不像拉菲兹的精英式抨击。阿兹敏亲民,拉菲兹更专注网络媒体宣传。

阿兹敏更像巫统老派作风,结交朋党。但如果朋党,或者说旧势力的安分,能让大马国泰民安,那作为短期的妥协方式,这又何尝不可。

聊党选

党选一如既往地沉闷。不谈课题,谈谁好谁不好,谈派系,谈谁对安华更忠诚。

公正党是杂牌军,过去是,现在还是。我们没法升格至对课题的讨论辩论和表态看法。

阿兹敏拉菲兹,谁认为更应该承认统考?不知道

国家伊斯兰化是否应该被阻止?没说

女生十六岁合法订婚年龄,是否该被提高?没说

外国输入我国的废料征收十五令吉每吨,合理吗?没说

如果选举只是向候选人投票,那选举就失去它的部分意义:选举的部分目的在于逼供,在于让候选人表态,以让败选的一方可以监督胜一方的言行是否出格。

居銮区部选举

印裔两百多人投票,非印裔大概也只有七八十人。

主席属印裔,理所当然的印度人当然要帮印度人。

我是居銮公正党党员,和署理主席和副主席候选人开过会。热情,肯干,但热于奉献精神,是亲民,但若能有大方向,就能把力施在节骨眼上。主席候选人是名保险从业员,我在原住民被逼迁时见过他,人善。

我对这几位印裔认识不深,我聊几点。

一,帮助不能只是免费提供米粮。

怕政党的聚餐,在节假日搞聚餐,大伙儿吃饭乐呵呵。

如果一个政党不谈政治,那这个政党应该是去搞慈善组织。如果政党不强调自身理念,那这个政党应该去搞酒楼餐饮业。

民众最喜免费。但从经济学角度理解,免费必然带来浪费和滥用。尤其我国民众素质不高,伺机捞更多油水,是常态。

这群当选的印裔是好人。但如果只有行善的理念,而非政治大蓝图,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好人。

二,若能准确统计印裔家庭背景,从大数据中寻找规律和思维盲点,利用更好的国家政策帮助印裔,才是宏观和可持续性的做法。

但我知道好人,通常不这么想,也不这么做。

 

 

Advertisements

2018/9/23 随便写:2016年 之 使用权accessing

 

第五章,使用accessing

facebook不创造内容,grab car uber可以不拥有车辆,airbnb也能不拥有房产。

拥有权vs使用权

由原子组成的有形材质,重量逐渐递减。像汽车,饮料罐,重量都在下降。非是偷工减料,而是加入设计,创新,及更精准的计算下,材质能被节约。

因为市场经济,因为商品服务相互竞争,以博取消费者青睐,我们从重视拥有权的概念逐渐过渡到重视使用权。

如果租车grab car服务方便简易,你不要买车,去负担高额的维修维护成本及停车费。尤其在大城市,地价高昂的情况下,停车费不菲,所以租车服务更流行。

从拥有一部车子,到享用租车服务的便利方便,每月甚至每日的交通费更显而易见。拥有一部车的所耗费的金钱,除了五六七年的每月贷款,再来是保险费和油价起伏,之后是偶尔的维修费用及意外的发生。

拥有权,带来的未知开销,在使用权上,可被消除。

市场竞争,推陈出新的产品服务,迎合也维持人们喜新厌旧的心理。产品服务的快节奏革新,像手机应用程式,越来越快越好的个性化服务,让我们享受数据流的方便和愉悦中。

订阅专栏服务,油然而生。

我们会因为对品牌的关注,而沉溺其中。因为它带给我们方便和信任。

逐步过渡到使用权的重视,是物质消费到服务消费的进化。我们买一部车子,不再看看他的重量,而是性能和智能化程度。更方便的是 我不买车,我买运送服务

#接下来值得聊的是服务产品的安全性
#载人服务安全吗
#facebook安全吗

#安全是一个未发生但充满恐惧感的字眼


2018 大师兄 影评:久未尝的香港电影

大师兄 影评

由甄子丹主演,武为止戈,这部电影丹哥少亮拳头

电影叙述一阿兵哥退伍入教师行列。拯救学业落难的同学。透过对各个学生的背景陈述,挖掘每个孩子背后的故事,道出港人辛酸。

少有无中资味儿的香港电影。能摆脱中资是庆幸,也是香港电影挽回港味儿的唯一途径。中资没不好,不好的是不少中资电影规范内容,强行植入广告,孝道,亲情,无聊当有趣的笑料。自我感觉推波助澜,实不知是残害电影,不止打趴了电影,还踩上两脚。票房不好就责怪导演。中资如果除了钱以外,能给导演点尊重,应该是电影界的福气了。

外来移民来港,产下移民第二代。肤色黝黑的印巴后裔,说得一口流利广东话。在屡屡被港人好奇的情况下,产生对身份的疑问。踏上寻找梦想的音乐路,由甄子丹饰演的陈侠,歌声一般,却给了他表演的勇气。

重男轻女的旧思维牢刻在王得男的名字上。她是女生,名得男。香港在移民与中国传统思维中融合,矛盾,碰撞后,继续融合。王得男象征港人的老思维。与父亲不合,总觉得自己不受爱,弟弟才得父母宠幸。叛逆,吸烟,成绩不佳,更成父母不喜对象。老师陈侠与得男父亲,得男,成功在赛车场上化解恩怨。剧情有点突兀,积累十几年的怨恨要一时解之,怎想都难,但电影时长有限,也只好如此。

酗酒父亲有两个孩子。一个老实念书,成绩却跟不上,之后偷买提高专注力的聪明药,不堪考试压力,绝望地跳楼自尽。另一打电玩,通过在游戏世界里的成就,逃离现实中的无奈。不晓得老师是用拳头,还是言语,让酗酒父亲开始学习戒酒。这桥段甚好,把单亲家庭,虚拟游戏世界,以及提高专注力的聪明药结合。现实中,这三者皆是引发不同程度的社会影响。前两者已普遍,后者聪明药,原是给过动儿发配的药物。却被滥用来提升学习专注力记忆力。有点像韦哥副作用是壮阳,结果反倒成了性功能障碍的疗药。

双亲皆亡,由婆婆带大。自小打工挣钱,在社会底层求存的李伟聪,最后染上黑道势力。陈侠展身手,救他出来。电影没太多英雄刻画,更多的是专注在香港背景教育文化中受难的学子。

结尾对坏人帮,都给了交代。原来是陈侠的旧同学,被陈侠伤了手,无法踏上音乐之路,于是仇恨心理作祟,开了武馆聚集一帮乌合之众,暗地里作些见不得光的事儿。

十分给七分半。久未尝港味儿电影,心里怀念之。

大师兄 big brother( facebook )

———————————————————————————————

**因招生不足,招致”杀校”,这样的处理方式值得深思

 

**学生面对的课业压力,值得教育部反省 当下教育制度是否需要对考试制度给予调整


2018 the meg 影评:中资特色

 

the meg

电影叙述财团支助的深海探险队,意外引出史前大鲨。一场追捕行动,立即展开。

这毫无疑问是一部烂电影。

电影开始以充满时代感的探险总部掀开序幕。中式英语没想象中糟糕,但仍对气氛造成干扰。每每老外抛出幽默笑点,不晓得为何中国演员似乎就像黑洞般把欢乐给吸走了。我想其一原因是语言不流畅,打乱剧情的节拍。

中资迷恋的明星效应

以为找几个明星大卡,就可以收获票房。可能票房却也不错,但这接近欺诈:本以为李冰冰和光头打手能掀起火花,结果除了偶尔的美式幽默啥都没有。中资信赖明星效应,这彻底毁了电影。投入的资本显然都纳入明星口袋,导致电影高开低走,完全值得怀疑是否越到剧本杀青,越是资金不足。

从银色为主的时代感设计,到后来靠艘小船去捕大鲨。演员固然重要,但布景道具也必须合乎剧情逻辑。用小艘船擒拿大鲨,这显然就把大鲨地位给压下去了。这似乎也证明三流中资的水准,就是那套他认为该花的就花,不该花的救省着点的思维想法。

必然有亲情

中资特色之二,就是必然存在父女情,母女情,之后才轮到爱情。电影里有几幕说母女情,炒过热了。若李冰冰的眼泪不能惹人心疼,不能让观众产生共鸣,那李冰冰还是不哭的好。

但为了母女情,就必须腾出几幕让李冰冰和可爱的小女孩拥抱,落泪。

最可笑的地方在于,戏里李冰冰她爸一死,才哭了一阵,见她女儿安然无恙,就对父亲的尸体置若罔闻。如果无中资参与,我想类似的父女,母女情节应该不会出现。剧情的发展可能更集中在人与鲨鱼的对抗,以及收获的英雄式爱情。亲情,让电影meg显得扭捏。

美感

光头打手穿的红黑潜水服,李冰冰穿的黄黑潜水服,以及Z字开头的商标,皆太抢镜。注视力被这些鲜红鲜黄干扰,忽略演员表情。这更像是大妈时装展,而非一部灾难电影。

不血

中资注入的外国电影the meg,血腥成分大幅降低。整个三亚海滩被鲨鱼侵袭,竟然弄不出一个血腥画面。是怕染污了中国海南三亚的名声,还是电影the meg根本就不是一部电影,是一部让制片商为所欲为的一则宣传通告。

十分给三分,烂透


2018/9/10 随便写:棉兰旅

上周去了趟印尼,棉兰。不长的四日游,初尝印尼第四大城市棉兰的物价高昂。

也或是,我还不习惯大马低速发展的副作用:货币贬值。前朝国阵政府对马币贬值最常找的借口,无疑是“马币遭低估”,或“全球经济影响”。但不管如何,马币处在贬值状态。货币对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最佳方式是稳定,或选择逐步升值,或贬值。但国人绝对喜欢升值多过贬值,但对我国靠廉价代工的工业商家而言,贬值对企业发展更有利。

要摆脱的不是马币遭低估这回事儿,而是修改我国工商业的盈利模式。难矣阿。

八月三十号,抵棉兰,租车到多巴湖。宿一夜,隔天返棉兰。呆两晚,一早班机飞返新加坡。之后过境新柔长堤,返老家居銮。

印尼和大马相似度极高,同属热带雨林。所以景色和大马相近,除了印尼火山的独特性以外,在自然景观上,大马和印尼我老觉得差不远。

多巴湖,也就是个比较大的湖。据知湖里的大岛,大概有四分之三的新加坡国土面积。

 

图:渡船到湖中大岛,昏色泛黄。一支不知名的旗子,飘荡着。像是嘲讽我对印尼的了解不足,呵

 

多巴湖岛里就普通度假屋。但带着愉快的度假心情到访,似乎野草野花也特别艳丽,落落大方。

难忘的是夜晚的打呼声。不喜与友人旅游的原因之一,就是打呼太凶。像狮子老虎叫嚣般,此起彼落。我想我也有呼声,醒着的时候我听不了,我也没法证明我没有,就说我有打呼的习惯好了。但熟睡后,正常人应该都不会被自己的呼声吵醒。就像不觉自己的粪便臭一样,老觉得别人的呼声厚重,别人的粪便肮脏。

自小对自己的气味,呼声免疫。对他人,可没有。于是睡眠,成了困难,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事儿。

呼声一起,立马醒来。此后,就难入眠。印尼的第一个夜晚,我没什么睡。

隔天醒来,便乘摩托车沿湖边路瞎逛。景色美处,就停留。如此走走停停,也耗去四五小时。渡船到岸,已是下午四点的事儿,比原定的一点迟了不少。

 

乘车四五小时至棉兰,已入夜。饭饱,睡意浓,酒店标准双人房比度假屋的六人间来的好。至少奏不起呼声交响乐。

之后是例常公式:吃饭喝酒买手信。体验棉兰物价比我预料的来得高,惊喜的心情全透露在瘪塌的皮包。

一早八点飞机,六点计程车,五点半起床,我们回到酒店是三点多四点。凌晨四点之前,差不多五六个小时都与酒精度过。

 

好久没一人独游。群走,真的不太适合我。太急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