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9

2019/3/25 随便写:考卷&分数

好不容易挨到学校假期。平日脑袋的奔波劳碌,不比工地加班来得轻松,反而更显吃力。可能,岁数就是一个提醒自己必须安分守己的客观指标。

正批阅着考卷

用分数假装客观地评估各个小孩。有的见派回的考卷,雀跃万分,有的一见那不如意的分数,直接趴下痛哭。我正血刃着小孩对学习的热诚和兴趣。凡经考试,必把快乐痛苦的事儿,都化作担忧他人超越的恶性竞争。

当下大马普通中学的教育模式,可被视为普鲁士教育模式。由各个科目组成,强调纪律,统一的教学模式。否决小孩与小孩之间的差异性,这本身就是在谋杀人格。

校长说,我们只是一所普通的中学。

普通,这二字,似乎不可违逆,就是在传统的道路上,继承前人留下的,在搭配今人期待的,就这么走下去。

所谓理想,应该不复存在。考虑家长组成的市场反应,在辅以要稳定不要乱的精神,步步不会惊心,但方向却值得令人担心。普通中学,你何去何从?而从这里毕业或不毕业的小孩,你又上哪儿?

自己教学能力还有待改进。难分身乏术,思考未来。

我回校当教师是对的。至少让我们更清楚教育界的真实景象。

真 让人作呕。但 又隐藏着希望

就等我把希望挖出来吧

 


2019/3/3 随便写

晨七点,路上没车。我步行,在街道巷子里穿越。没到古代,到麦记找咖啡和早餐。

三两店员交替在眼前晃动。我要了一份早餐,他没问我喝什么。我要的是咖啡,他给了咖啡。我用马来语问说要多少钱,他用英文回我六元五角。见麦记儿童玩具随将上映的legomovie 附送蝙蝠侠的玩具。好奇这怎么玩,于是我用马来语问了一下

他用英文说,玩具随儿童套餐附送。

大概我说的不仔细,他也在忙着。

挑了位坐下。因人稀少,就一对看似情侣的男女在张桌子用餐,其余都空着位。我立了一会儿,见楼梯处,心想:不如上去看一下。

发现自己喜欢上楼梯,可能是满足探索的心态。未知,充满新奇。楼上,也就桌子椅子,和空荡的空间。桌子梯子,空气,就这样。空气,有点闷。

最后挑了个靠门座位,打开咖啡盖子,嘻,生活还是ok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