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9

2019/5/12 随便写:教职记事

临近考试,除了赶课赶进度,无外乎批改作业,准备小测验之类杂事儿。

昨天给初一班派发去年的数学试卷。平时充满笑声的课堂,顿时凝重,有点像一马公司亏空的纳吉被审。

卷子下发,我看着门外晴空无云的天空,想起从前的从前,我也是在闷热的教室里,等着后传的考卷,开始埋头伏案,混杂着情绪,一题一题的解,一题一题的弃。

用一张卷子判断你会还是不会,真是草率。把卷子由一份增加至四份,其实也好不了多少。

强调练习至上,我们栽培不出错不犯错的解题机器。若往日踏入社会成为职场一员,看着天空的白云,他会想起云朵的边界,像极了数学物理的抛物线吗?他触摸口袋,觉察里头有十八张一元,六个一角硬币,十二个五角硬币,他是否会自问:能不能用最大公因数最小公倍数计算,究竟至多能给多少人合理的公平分配呢?

他不会记得。

因为,学习是为了应付考试。求知,无关乐趣,更在乎卷面上分数为何。

Advertisements

2019/5/5 随便写

桌上的塑料瓶被轻碰。紫透明外壳,让我觉察瓶里的水,在荡。不愉快地荡漾。不稳定,在认同稳定和谐peace的人看来,这非善。但在视荡漾为合理状态的人看来,不稳定符合常态。
踏入五月。教职生涯的第五个月。颠簸的第五个月。
教职,像贷款买房买车,不断侵蚀你固有的薪资。教师这份职业,索走我的私生活。
当生活只剩生存,那和在炎热公路上旁的吐舌狗儿差不了多少:苟延残喘。我除了呼吸以外,好像没什么是属于自己的了。心底传来幽幽的戏虐声:呵,其实你连呼吸都不属于你。
呼吸,属于当下的批改作业,属于明天的备课,还有后天与之后冗长人间事务关系。
既然在人间,就需忍受人间的好与不好。就像呆在学校,就必然忍受学生的善与恶,同僚与校方的正能量与负能量。
莫名其妙想起前几年离职的原因。其一正是,不想耗我不多的人生,去满足上头的自鸣得意。呼,成为教职一员的我,仍脱离不了这类窘境。
我想做的,就是投入,把事情做好。仅此,而已。
但,难矣。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而是非对错,若指向人,而非探讨事情经过发生何故来之,那本身就是一滩泥沼。陷下去,就越陷越深。不必理清,我远离去,保持距离,投入把教书这事儿,尽能力做好。
也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