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9

2019/6/22 随便写:倦

现是入夜九点半。马路上川流不息着车辆,后桌的印裔同胞不晓得是说Hindi还是Tamil,说了一串语气听起来尚好的话。

从语气判断对方善意与否,似乎是踏入工作以后不断被磨砺的一部分。察言观色,避重就轻,相互试探,像有礼地试探对方来意,也像寻找气味相同的人。后桌大笑着,我笑不起来。今天郁闷着。不,应当说这几天都在郁闷着,今天达至郁闷的高点。

可能不久,郁闷的高点又被当天的伤人郁闷给比下去了。
之后的情况,我想会更糟。

一是教学出现状况,二是历经半年的教师苦涯,身心开始倦怠。前者不能多说,是疏忽还是有心,我也不晓得,和计分方式有关。小孩升留级,其实就看这个。我觉得我是无心,但我必须承认我有私心,分数这事儿,不能多给。一切都得合理地算计。

可能我不配当个老师。因为包庇小孩们,出于私心。但这带来对其他班的不公正。自己教不好也是事实。管不严,更让小孩们养成惰性和忽悠的习惯。难过,可惜旁边没酒。没能抿一口,把困惑和不满给咽下。失责,我错得厉害。

转眼六月,六月竟也快接近尾声。再看四周,没酒气,心底清楚自己失责,想用酒精模糊知觉,让自己少怪自己一点。接近尾声的六月,屈指一算,剩三四个月翻盘。如果事业是一场赌局,我可以输掉我的一年,两年,但我真不想耽误一批又一批的小孩。想硬着头皮走下去,但总觉没脸见小孩。

踏上教育这路,我学了好多。

上半年似乎都在课本与作业间游走。忙得乱糟,像围着日光灯打转的飞蚁。它以为它达到目的地了,它的DNA告诉它,光是方向,光是目标。但显然,这不是一回事儿。

我以为我对了。踩入教育界,才晓得不是一回事儿。
三十几岁的心智,心底已然有底:或许真不是我想的那样。但亲手触摸,得来的怠倦,怠倦,还是怠倦。为小孩的眼睛灵光一闪欣慰,为大批被我弄到不及格的小孩难过之。

可能,我真不适合教书。育人这事儿,我做不来。

倦意兴,我睡我沉我静。想哭,哭一场。明天,真不想你到来。

Advertisements

john wick 3 影评:这不像是格斗片,更像是敬老尊贤片

john wick 3

喜爱发型中分,身材恰好的胡子大叔。

他,动作实在是慢了。

 

别于时下流行的流畅动作,john wick 似乎靠一人大明星和故事背景的奇幻元素,吸引着影迷持票入场。

当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对手出现,而头戴主角光环的john wick,被挨揍了几拳后,就将一个又一个怎么看都比他强大的对手给一一打趴在地,就觉得除了电影音效持续相信对手不如主角john wick,大概没人会相信john wick 能打趴所有对手。

电影色调挺赞。街道上的霓虹灯以红蓝搭配,似乎在暗示john wick似乎不是大红就是大紫。还是,它在告知观众:这本身就脱离现实。

打斗场面除了主角以外,都意外地流畅。主角的动作出现许多顿点,虽年龄不小,但显然像要一个六十几岁的大叔,到码头去搬货。除了吃力以外,没啥好处。

电影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还有女配角的两只狗。似乎围绕着狗,总能编好多支线剧情。一人挺身对抗组织,理应是下一集的剧情走向。老了不可怕,动作慢也没所谓,总有你能适应的格斗技技巧,和对抗方式。不蛮干,就智取嘛。

john wick3 ,十分给四分半。活像一个老人和中学生在草地上踢球。不管是我方还是敌方,都敬重他。这不像是格斗片,更像是敬老尊贤片。忘了提,芭蕾舞那段,我挺喜欢。不过也就这样。

 


2019/6/5 随便写:2019年的六月

时间过得飞快。踏入六月,2019年的六月。

生活像拥堵的码头,欲卸货的船只,轮番停港;还没来得及反应,又一堆事儿等着完成。忙碌,已成盲碌。

身心皆疲,是因为 班上同学成绩垫底,还是校长所言甚重。可能都有吧。

善意看待每一件事儿,都是好事儿。都督促着你上进,督促你成为更好的人。但累着连话也不想说,只对着手机上的视频,不断接收无营养的暴笑视频,让大脑分泌多巴胺,享受着嗜毒般的瘾。

我在逃。原以为自己内心强大,原来也只是懦弱小心眼儿。

杂事儿让生活乏味。我经不起这类琐碎杂事儿缠身。批改作业,批阅考卷,活像血汗工厂里的流水线员工。没感情,没想法,就因为机器人比较贵,暂买不起,于是找廉价劳动力替代,做些机械化的工作。

批阅完一堆作业,又来一堆。

但我下意识想起这本作业是属于某一位同学,我仔细瞧,看出他会什么,不会什么,于是记录他可能那些部分不明白,于是我当天该批阅的作业就被延后至隔天。

独中老师的工作量之大,让老师们没可能把心思放在教学上。唯有把部分事儿给省略,别去多想,才有可能觅得休息的机会。我闭眼,不代表我看不见,但我张开眼,却老实地用一个个大叉,把小孩分成大是大非,会和不会,仅此而已。

但,小孩是人。他,不会还是会,都有原因的。

呼,我不止忙,连心也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