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9

2019/8/27 随便写:唠叨

近期陷入惰性模式。像一部没充电而开不了的手机。开不了的手机和天上的云不一样,手机动不了。被地心引力牢牢抓紧着。

我像是被教书这事儿给牢牢捆紧着。

我在数着日子。明天教什么,后天干嘛,还有那些作业没批改,那些事情需要同学留意。

昨天碰上不开心的事儿。十三岁大的小孩群,闹得不受控,也不愿自控。

像是人海中一人高举课本,大声呐喊,要所有人注意课本里写了什么。徒劳无功,不愿停下脚步的群众,仍旧维持跨步的节奏感。受情绪支配的群众,保持一定程度的亢奋。我做不了主,我静默。
静默若是能得个好结局,那我静默就是了。但结果不是这样。

越是提不起劲,越是乏力。我对不住小孩,因为没学会啥东西,也对不住家长,因为也没让小孩懂得遵守课堂秩序。

过去对教育的理解,仅止于表面,理想层面居多。踏入教育界,当了老师好些日子,才晓得不受政府资助的独中,真难转型。资金不足,于是一位老师要负担的事务就多,且杂。资金不足,一斑学生只能维持在四十几人的底线,不然收支不平衡导致的财政赤字无法填补。
在一些事情,我觉得老师是无力的。

但,我们又冀望着老师做多一点。所以嘛,独中老师,若要认真努力做好,其实和卖血差不多。


2019/8/17 随便写

有点难过。像准备好的蛋糕,不小心跌在地上。旁人冷冷的眼光,像在说:蛋糕跌在地上,自然就是这个样子啊。

好冷。好冷。

今年三十五岁。很快,就入三十六岁的行列。我想我自己也不懂得,这把年纪了,竟然转行,还屡被浇灭燃烧起来的热情。

像走在大街,忽然就被泼冷水。

我听见门外,摩托车排气管的声音。夜里听起来,有点忧郁。挂起的窗帘,被微风荡漾着,像炙热的心被安抚着。

就那么瞬间,热情全走开了。

返建筑业的念头萌生。我想,我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