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19

2019/10/26随便写:疲

没啥好写,也可能是太多好记的事儿,混在一起,要抽丝剥茧理清那些重要,那些不重要,这又显得刻意。当下能分辨,但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情,对未来的自己,可能产生更大的影响。真是够不确定性。

我们为生活努力,为将来努力,其一能让我们较之昨日更为心安的是:我们正在往确定的方向走去。

这像是在高速公路行驶的你,除了看语音导航,也会看路牌,这些告示牌路况报导给予你的,不只是表面的信息,化作内在感受就是安全感。确定性,给我们安全感。这也发生在课堂,若同学对于当前的学习情况产生疑虑,他们开始怀疑认真听课未必能兑换成考卷上的分数,于是短暂的打闹会给予他更即时的快感,那他就会选择和邻座聊天打闹。

耐不住的深刻说法是,为了短期利益放弃长期利益。小孩不懂这些。仅凭单纯的情绪反应当下对学习的厌恶。脑袋占我们身体比例不多,但耗能比例却是数一数二。不愿意动脑,是很自然选择。但也因为人与其他物种对于思考这事儿的迥然不同,才导致人凌驾其他物种,拥有更超前的文明,也拥有更巨大的破坏力,甚至可以把自己族类都毁了。

我想,思考领航认为文明前进,而反思则在纠错上起着重要意义。

当老师的这一年最难过的地方莫过于,没时间停下思考。闲,像科幻小说般被置于书架。而这书架,在上班日子就是躲藏在海市蜃楼。若教师只能看课本,这和身居文化沙漠没差。

前阵子病了。卧病好几日,康复当儿,就得拾起考卷,一份份地批阅。

多少有些麻木了。当初还心疼同学的错误点,还用心认真发掘每一题每一小节的常见错误。到了今天,改不完的考卷,明天接着改,改完的考卷就得输入成绩分数,计算总平均,作业分,品行分的输入接踵而来。

没时间思考,或许老师这份行业,站在教育界前线,也仅仅只是履行上头命令,按照标准作业程序,把该做的都做了,该检讨的都按照手册所讲给按部就班作了,那就够了。

真的够了吗?我不觉够,但我觉得异常疲累。于是,我就跟着做了。这根本不存在确定性还是不确定性的判断,对于我而言,就消极地忙碌,赶紧把事情做完,因为还有更多的工作在后头等着。

明年,还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

 

我的今年年度汉字 是 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