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2 随便:不安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心底的急躁不安,像考场上喻示交卷的钟声,在心房回荡共鸣被放大。

天晓得我想干嘛,我真不晓得自己想干嘛。准确地说,是想做的事情好多,不知想做哪一样。

现所处的公司不能称得上好。暂时呆着是没问题,当然哪天也有被辞走的可能。但眼下半年一年,不出意外应该还是可以安全地呆着

不出意外。表明着,如果发生意外,那被辞退,是必然的事儿。退一步想,若无意外,被请走,还是有很高的可能性————-当不能聚焦在工作效率,热情,能聊的只有自身安危,就可以晓得,公司管理层与此名员工的关系是紧张。

我一直处在紧张状态。先是工作的完成度差矣,像屋顶漏水,东补西补,还一样。后是公司管理层在与员工续约上,更接近舍我取谁态度:你不跟我,你还能跟谁?

活像个穿白色背心的大胖男人露出一排烂牙大笑着:你他娘能怎样啊?我就是这样你能怎样啊?

还真不能怎样。除了离开,就是惊恐地露出微笑说:别气嘛,大爷,我听你话就是了。

事情当然没那么糟。只是心底莫名的不安,让一切都染上不安的氛围。

 

校方要我教初一初二数学。在缺乏信任的情况下,我难接受“这是对你的锻炼”这类话。他当然没这么说,他说的是“你去教初一初二数学,高中物理是另一个老师教,他是物理系的,我们一当然是让他教高中物理”

这话透露几个含义。一是语气表达的不可逆。仿佛还浅浅地表意:你不要弄我们麻烦咧。二是对学位的重视。我土木工程系毕业,从事建筑行业十二年,涉及结构设计及工地管理。但在一众资深老师面前,是新人。知晓自己不足,加把劲努力,但还是做得不好。在高中物理与初中数学,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于是把更多时间投入在高中物理。在高中我有五班,四班技职科视物理为副科,一班高一理视物理为主科。

人与人的关系很奇妙,当你投入越多热情,开始打开耳朵倾听学生说什么,再烂的老师都会得到认同。那些不念书,考不及格的高中生,我的理解是,他们更多的是心理问题。把情绪调好,心情调适,建立学习的基本态度,成绩就扶摇直上了。

拼了命告诉他牛顿三大定律,还不如把对方的内心需求掏出来,在师生之间找出一个平衡点,在平衡点之上,再调整教法。我老实觉得搞不懂物理,其实也没什么。但我最怕的是“never try never lose” 的态度———因为害怕失败就选择不愿尝试。他觉得他学不会,所以拒绝尝试。把省下的时间,花在聊天,玩手游等等能带来短暂兴奋的娱乐项目上。

我觉得对待高中生,彼此是可以平等的。但对待初中,似乎就不行。碍于大班制,及课程进度,他会不会,和教师是否有完成教学进度,当下的环境是强调后者比前者更重要。合理的工作量,才能要求合理的产出与成果。我七个班,五班高中,两班初中,可能个性更偏向能更多元看待问题的高中生,而非是黑白分明的初中小孩,所以高中的情况远远好于初中。

 

校方的安排是让我负责初中班。善意理解,这是锻炼基本技能的好时机,提升自身能力,在往后(如果还有往后)的执教生涯,更能得心应手。而结合周遭事件发生来看,对管理层疏远,甚至不信任,或许这也仅是屋顶漏水,哪儿漏补哪儿的态度。

“你不做”他没说这句,但我似乎听得见:“还有大把人排队等着你的位子”

环境不友善,倘若能做着自己还算欢喜的事儿,尚能接受。环境不友善,做着自己不太喜的事儿,而不安全感则与日俱增,留下的意义为何

呼。我怕的是,如此一两年后,在一次偶然的时机,我竟然认不得自己。

我想,成为更好的家伙。哪怕这家伙,在外人看来并不这么样。

呼~~大叹之后,我也不晓得该怎么样。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