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4/27 随便写:网课

不自觉就过了一个多月。呆在家也没闲着,就在不熟悉的视频教学中苦干着。像拼命挖穴找食物屯粮的蚂蚁———它也只是按照它的基因编码执行命令。我好像也差不多:校方下令进行网上教学。

当成游戏来玩,是趣味,当成新知来学习,是能擦出火花的。当成学校授课的主要方式,这就出现效率低下的局面:与专业不符的低效课程进度。

我校是传统填鸭式教育。入行前,我对填鸭式抱有敌意,像节俭和吝啬,在后者被赋予了贬义,前者被附上善意,这符合人与人之间交谈中的附和对方意见,以期得到认同。明明说的就是同一件事儿,但附上情绪,个人情绪,就扭曲了事物本质。填鸭式,也一样。

在遥远的美国,同时存在填鸭式与自由开放式的教育体系。为的是满足不同群体的需求。拿美国说事儿,其实也是附和当下我们对大国的美好幻想。在美国有一类寄宿学校,充满条规规则。而这类学校录取学生的对象,其实是贫民窟的小孩。享有更多的自由时间,其实不能保证他们会享有更多自主学习的机会,只会把他们推向毒品,械斗,枪支。

在我入行后,才深觉教育就是要多元化,针对不同群体给予不同的教育方式。

填鸭式教育,除了练习作业多,条规也多。啥不可,啥可,都以校规处理。看似顽固不动的校方,自然就竖立爱挑战爱游走校规边缘的小孩们。他们对自由的向往,本质是在对严格校规的对抗。同学说的自由,是建立在对抗校规上。热血澎湃,为了反而反,是青春的义无反顾,也是学校招来学生与家长抨击的原因。

平时受管严,如今因疫情延后开学,难得胡涂难得慵懒,怎舍得手机与沙发还有汽水与零食呢?

网课效果不理想,可想而知。因为对“上课”这两字儿,不少同学是持有贬义眼光的。

但老师还是必须想方设法把知识搞得趣味。可是,需要时间。

About chenghui070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