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20

矮冬瓜向窗外扔出电视机,砸死一个路人,于是被关。

丢电视机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在电视购物频道买了一把名叫samurai的刀。隔几天,他们竟然推出加强版。

矮冬瓜,对人命这事儿,似乎无感。饥饿超越对人命的关怀。

矮冬瓜带了一把刀入狱。同层的是带了一本堂吉诃德书的自愿入狱者胡子男。胡子男对矮冬瓜说,出去以后能得到一张文凭。矮冬瓜嘴上不断叨念:他们应该也会给我一张文凭。

矮冬瓜对自身的在乎越超越他人。而他的眼里没有丁点对生命的怜惜。人活下去才有意义。人活下去的意义只是为了活下去,活下去的目的是为了争夺更多生存资源,没有虚情假意。矮冬瓜是彻彻底底的求生生物。在五十层以下,矮冬瓜绑着胡子男,要割胡子男的肉求生。矮冬瓜不杀鸡取卵。他已经有一套计划让他与胡子男活下去:共享胡子男的身上的肉。

不管承不承认体制,矮冬瓜是看透体制,接纳自己短期不能出狱,干净地透露自己求生的欲望,并付诸实现。但,他是理性的。

监狱有333层。最顶五十层狱友仍有饭食,余下的则要嘛挨饿要嘛械斗吃对方的肉。

矮冬瓜在饿了几日后,决定割下胡子男的大腿肉。此时曾被胡子男示好过的女狱友,刀一挥,划破矮冬瓜颈上大动脉。被解开捆绑的胡子男,抓起矮冬瓜的samurai刀,狂捅矮冬瓜。

如果胡子男和矮冬瓜是纯粹的理性人。为了求生,他两互啃食对方的肉活下去的概率,可能很高。这在考虑狱友死去后,可能有更强的家伙成为狱友并制服弱小的自己,轮番啃食可能是最理性的结果。如果有samurai刀的矮冬瓜碰上另一个有samurai刀的矮冬瓜,是否会产生这样的理性决策?不晓得,因为矮冬瓜死了。

胡子男为了活下,吃矮冬瓜身上的蛆。苍蝇下的蛋,成蛆成幼虫。为了胡子男吃着苍蝇的孩子,活下去。

我们不可避免地为了求存,做出伤害。只是在集体认同的伤害,维持自己的生命。道德界限,是模糊的。我以为道德的界限是明确的。

在经历一场求生战后,胡子男在第六层醒来。那不只是可以饭饱,还可以是饕食的享乐。一桌饭菜会在每一层停留,下一层则吃上一层剩下的饭菜。落至五十层以后,基本就剩餐具了。胡子男的狱友是这座牢房的前雇员。因患癌症,决定入狱体验。她呼喊着楼下的人,留点食物给更底层的人。没人理他,直到胡子男说如果不这样做,就撒尿在食物上。

之前对饥饿的恐惧,导致求生本能充斥着大脑,不断索要食物以填满对食物匮乏的恐慌。这是身理,也是心理需求。如果没有之前对饥饿的痛苦回忆,尚可能维持低限度的索取热量。正义和公正,对已经遭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强暴的人儿,应该没有理由要对方恪守道德底线。

前雇员说她患癌症,在下一次更换楼层狱房后,她自尽,胡子男得以啃其肉活下去。

顶层安排食物的设计者们,也是按照规定把该做的都做了。垂直牢房出了什么事儿,那是牢房自个儿的事儿,和自己无关。也不需要知道。好奇心会害死猫,人不应该如此好奇。与好奇心对立的是无条件的接纳。接纳之后,是适应。要改变游戏规则遥不可及,那为何不顺应规定,想方设法活下去,就按照顶层人的规定,想办法活下去。

胡子男越来越认同矮冬瓜。原是驳斥矮冬瓜的残忍,而已经有两个人为他而死。正义显得苍白无力,要做足够多的残忍事儿,道德才有资格降临。

新狱友是一名黑人。他带了一大串绳子入狱,跟上层的人说,求他们拉他上来,帮他一把。上层人戏弄他一番,气得黑人怒之。

胡子男和黑人决定执行一个计划:由他们重新分配食物。目的只有一个,让最底层的人尚能吃上饭。

最顶五十层,不派饭,因为饱食多日,饿一两天应没事儿。

胡子男和黑人救好多人,也杀了好多人。新规则,容许愿意适应的人存货。这多少在嘲讽社会制度的建立,其实是否决一批人,选取另一批人,所谓平等,公正的制度,也仅仅是对于服从他的人而言。所谓道德,也不过是制度下能活下的人达成的集体共识。

在其中一层,黑人认识的导师说,你们要给上层一个symbol,一个象征式的现象。

他们选了一个拥有完美圆形的白色甜品。

他们要顶上人知道,他们打破你设下的规则。能活下去,却不被饥饿蜕变成饿兽的胡子男,只能靠活着的其他意义寻找认同。哪怕他心底已经接纳这套游戏规则。

胡子男要的是什么?

胡子男要什么?

胡子男在找,就像书本堂吉诃德的主角,在他人看来愚昧,但他认为有意义,那行为就充满神性。活得好,活得不好,想活下去是好,不想活下去也是好。胡子男,内心深处,尚存有善良的体温。

他死了。

 

 


随便写20200520:随

疫情的停学,让填鸭式学堂里被关押的孩子,获自由。

不具约束力的自由,理当不算是自由。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拉锯战对抗。

小孩不晓得。没有作业,没有黑板粉笔,没有老师严肃的脸庞,就是好的世界。手游,电影,电视剧,等母亲在楼下呼唤:“吃饭啦”

拿着手机一步一阶梯,缓缓下楼,像精灵。精灵好像也要吃饭,只是不玩手游。他们就是手游。

和三两好友约好上网,在虚拟世界中,寻幽探秘。茫茫课本堆积成的山从中,那些以为读懂读明白却在考试时才发现自己原来很多还没搞懂的浪漫校园时光,似乎只有手游最靠谱。等级不会降,打死两只怪兽必然有相应的经验值。完成任务,升级打大怪boss。

就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

我想起办工桌上的作业簿。我一直改一直改一直改。

看起来我们是相像的。都在做重复,而又确定性极高的事物。都在完成任务。

 

想起电影inception。梦不醒,那就不是梦。不知道现实是什么,那你看到的都是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