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chenghui0706

About chenghui0706

恭喜恭喜~欢欢喜喜~

love death robot—good hunting 观感

 

美剧 love death robot–good hunting 观感

不可避免的事情,终会出现。我想它是好的。或许是我一厢情愿觉得它是好的。更有可能的是,这世界根本就不存在善和恶。善恶,不过是歧视一群人,让自己让周遭和自己同的家伙,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他遇见它,是在他父亲切下它母亲头颅之前。之后,他俩维持着不算近也不算远的关系。

他父亲是除妖师。它母亲是狐狸精。父亲被富人委托宰了迷惑富家公子的狐狸精。他和父亲等狐狸精出现。恶斗,父亲命令他往妖精身上撒童子尿。妖精见不动作的他,说你是个勇敢的小孩。尔后碎步离开。除妖师见他没反应,冲了过来,提了童子尿,就往妖精身上泼。

绿得像毒液的青烟从妖身上挥发。它,狂奔。他和父亲紧跟上。

在一栋大砖砌成的庙宇,他被父亲下令左右合围。

他碰上它,燕。小狐狸妖,燕。它道:是富公子放不下狐狸妖,狐狸精不管多远都能听见曾相恋的男生内心的呼唤。“母亲不过是去安慰他”燕说。

燕被母亲呼喊:别靠近他。

手起刀落,头颅落地。除妖师父亲问他,有看见小狐狸精吗?

他看着躲进石头狭缝的燕,说:没看见。

他遇见它,是在他父亲切下它母亲头颅之前。之后,他俩维持着不算近也不算远的关系。

那恩仇,似乎没在他俩脑中盘旋。像是除妖师本该除妖,狐狸精也只是做着自己的本分,迷惑男人而已。善恶,不过是歧视一群人,让自己让周遭和自己同的家伙,自我感觉良好罢了。

五年后,他在父亲坟前上香。火车轰隆隆的声音不止划破乡村的宁静,也划破上一代人的认知。他,决定离乡,到远方。临行前,他找到燕,说他要离开。他问燕:那你想干嘛呢?

燕回:我想活下去。

在香港这座国际大都会,他俩重逢。原以为这是一篇爱情故事。我以为,我也希望这是个爱情故事,他俩就好好活着,那就好。

但,不是。

我们无法让这世界改变,来配合我们。但至少,我们别让世界改变我们。哪怕那丁点的坚持,也都会让自己的存在产生那么一丁点的意义。但在我们找到坚持以前,必定要经过很多很多的彷徨,怀疑和责难。哪怕我们找到了,我们还是会彷徨,怀疑和备受责难。

或许,人生路就是这样走的吧。

他找到了,燕也找到了。

善和恶,或许本来就不存在。善恶,不过是一群歧视他人的家伙,为了自我感觉良好而做的发明吧。

心疼燕。

剧类:美剧 love death robot 第八集good hunting
片长:十五分钟
*可在duboku 独播库网站搜寻


2020/3/20 随便写:聊疫情及禁令下的国民

侥幸
首相幕由丁三月十七日宣布两周的锁国政策,禁止民众不必要的外出,以实行居家隔离。十八日晚八点,再次出现在电视上,告知民众两周的居家隔离,不能看做带薪放假,矛头指向那些执意出外,不愿配合紧急政策的大马民众。

 

执意出外,不把新冠状病毒当一回事儿的态度,体现大马民众对政府政策的配合度低,同时也显示对国内外大小事的认知匮乏,及科学素养低下。
在三月头的吉隆坡宗教大集会后一两周,大马心冠状病毒病例急剧飙升。在居銮确诊的第一宗病例是三月十六日。宗教大集会于三月五日结束,至三月十六日至少有十个天数,患者在这十天不可能只呆在家,必然如往常般上下班,载孩子上下学,偶尔出外用餐,出入银行或政府部门办点事儿。
新冠状病毒,在空气中能存活两三小时,在纸上能存活二十四小时,在不锈钢表面甚至能存活两到三天。
我们试想想,这名病患在这十来天会干嘛?他不可能呆在家十天,他一定会如往常的生活,早上出门,晚上归家。我设想他一天的生活和你我他是一样的,那照理他应该一早就出门,打卡进公司上班。早上和同事开会,下午可能与同事吃午饭。之后他可能顺道到银行提款,之后再找约三两公司客户开会,洽谈合同细节问题。好不容易挨至下班,他走到停车场,启动引擎载一同事到修车厂领车。同事下车后,他驱车至托儿所接孩子。见老师在门口等着,可能还和老师寒暄几句。在返回家前,他见车表信号显示车油不足,于是他到油站添油。从钱包掏出一张五十元给了收银柜台,自个儿拿起油枪,添了五十元马币的汽车。回到家和老婆聊着生活的杂碎事儿,在准备好的晚餐前,老婆和他说,要买点日常用品。于是他两和孩子驱车到购物广场,仔细阅读产品后方的文字说明,在一群的同类产品中,他最终选择了其一。同样的动作在水果摊位,洗头水篮架等以同样的方式同样的速度进行。回到家,凑巧遇上刚要出门的邻居,寒暄也是必须的,这是友善的象征。
这再简单不过的生活日常,只要配搭上咳嗽,配搭上未消毒的手,配搭上新冠状病毒三两小时的存活时间,就可晓得此次疫情的传播途径是何其多。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像同事间,朋友间,邻居间的寒暄对话,都让病毒有机会透过空气侵入他人体内。而公共场所像银行,提款机,购物商场等地,更让能长时间存活的病毒静候下一个可被感染的目标人物。
政府见病例急剧增加,且再无法有效追踪病患所到之处后,于是颁布紧急处理措施,停工锁国,居家隔离两周,以期减少潜在感染风险。希望在这两周内,不知情的感染者能通过禁足出外的法令,不把病毒继续往外传播。
新冠状病毒可怕之处就在于潜伏期。也就是说你患病后,体温不立即升高,而是待至三五日后,体温才逐步增加,才出现咳嗽等症状。也因为如此,民众很可能认为自己只是小感冒,根本不会是什么可怕病毒。于是吞了两颗panadol又继续如往常一般出门上班。
新冠状病毒的潜伏特性,看准的正是民众眼见为实,眼不见为净的思维判断。你以为你没受病毒感染,于是你依旧如日常,上班下班,吃饭喝茶看电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你成了病毒的传播中心。你所到之处,都种下病毒,而被你无意感染的亲朋戚友,也成了新一个散布病毒的病原。若感染新冠状病毒的病患,立即出现体温升高,咳嗽等症状,我想疫情不会搞到我国政府宣布锁国政策,更不好搞到中国乃至欧美焦头烂额。
而大马民众对政策的无感,似乎存在一种侥幸心理。就像股灾中的难民,也老觉得自己能幸免一样。假设自己不是患者,是不科学也是对新冠状病毒无知的前提假设。政府颁布的紧急措施,一方面是降低传播病毒概率,另一方面是要民众通过居家隔离,观察自我乃至家人是否有患病的征兆。
新冠状病毒的致死率相对前几年的mers不高,但由于潜伏期导致的高传染率,很可能让庞大的病患没法得到适当的医疗药品和服务。如欧洲的意大利,在国家财政持续赤字下,减少医疗津贴,造成原本就吃紧的医疗设备,在出现庞大的新冠状病患下,更显苍白乏力。
身为一位国民,我们必须有责任配合政府在应对疫情上的政策。照顾好自己,不给社会不给紧张的医疗体系添麻烦,其实就是对社会对国家对患者对医务人员最大的帮助了。

2020/3/19 随便写:锁国day2 回顾大马政局

好久没打开这网站。自从任职教师后,时间就像玻璃窗上的雨滴,顺势流过,却不留痕迹。

上周六,开启为期一周的学校假期。那些看书看电影写写字的想法,在叠起来好高的考卷面前,我自见拙。八个班,三百多近四百份考卷。还分成五类,不是六类,一同学考试当天没来,补考试卷与当天考卷必须有差异。

教师这份工作,尤其是独中教师,像啥都干的承包商。结果啥都干不好。

新任首相木有丁在笼络朋党后,凑齐席位,逼下老狐马哈迪,经过几日的合纵连横,在野党成为了执政党。在齐心对抗敌对政党后,就即开始分赃分官。乃至今日,木有丁仍不敢任副首相为何许人,其一原因就是这群靠利益笼络团结的乌合之众,就只有个人利益动机。利益不复再,支持木有丁任首相,这项决议则需被质疑。

木有丁不敢任副手,其一原因是,怕党内敌对势力往副首相靠拢,聚集一股推翻他的势力。他也不全然相信阿兹敏,但相比其他人,阿兹敏和自己处境相当,在其他党巫统伊党无稳健支持力,且阿兹敏和木有丁是推翻前希盟的主要推手,可看似同一处境:返回希盟是下下策,唯有笼络巫统伊党等在野党巩固自己在执政党内的势力,才是上策。

我怀疑这群人会带领马来西亚走向更民主世俗的方向。巫统伊党土团,围桌而坐,能聊的话题,我想除了种族就是宗教。大马来人主义,必当成为他们的共同方向和未来议程:因为他们除了党内斗,思维格局都被限制在宗教与种族中。巫统,一个种族政党,伊党,一个宗教政党,土团,另一个种族政党。他们坐下来除了大马来人主义以外,还能聊什么?

像此次针对疫情发布的锁国令,政策里的细节无仔细探究,导致禁跨州的限令,左右摇摆。可以见得,此群政客,办事效率不足,自身能力可能也有待增加,当官当部长就纯为自身名利而来。为名为利,实属正常,可自身能力不足,还硬要跨上马,当骑士,当一呼万唤的部长和大臣,此举就是在看死大马人没有能力把有能力有才干的人才推上部长位置。

木有丁阿兹敏夺权我不痛心,我痛心我们马来西亚人没有能力把有才干的家伙推上台面,让他们成为州务大臣,成为部长,成为首相。

当政治人物,更愿意倾向笼络朋党,更倾向说大话,开空头支票,而非提高办事效率,认真把自身工作做好,那问题可能不仅仅是这些政客的投机心态。也不仅仅是我们马来西亚人民欠缺的民主意识。还可能是我国的民主制度不完善,且未能稍作修正。

我老认为,市长选举或是个突破口。突破现有官僚主义,笼络文化的突破口。


2020/1/11 随记

今日周六。上月去了趟中国,大约三周,从西安,到天水,兰州,新疆,尔后敦煌,张掖,再返西安。

2019年就这么去了。没来得及道别,因为开学日子已近,闲下敲键盘,已是开学第二周尾。

多半处在备战状态,整完笔记,为了精简,又做了一份新的笔记。所以说教育不能太看重金钱利益,因为金钱反而贬低了老师们对教学的热诚。玷污了这份无私付出的态度。

但我们人就喜欢谈钱嘛。

前些日,我被嘲工资比友人的厂工还低。当时不在意,但经周遭友人的哄堂大笑,我才晓得我被酸了。若在意工资,就不会想当教师。友人群中,有一部分老说当老师教好赚。我有点难过,当他们心底只剩下钱作为衡量事物的唯一标准,那是否友情,亲情,爹娘,老婆孩子,也是如此能被估算和计较的呢

谁会放心把孩子交给一个只想着挣钱,靠开补习班挣钱的老师呢?

我想,应该还不少,只要小孩的学习成绩进步,那就得了。

嗜钱没有不好,不好的是,视钱为唯一生活目的的人,把我这些不视金钱为唯一生活意义的人,排斥,甚至嘲讽。这样看市场经济没坏,坏的是人的单元价值观,把异议者都当成病患。

我想我和他们都染上病,一种叫固执己见的病。我们的差别只是:我知道我病了,你不晓得,仅此而已啊。

 

 


2019/11/22 随便:不安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心底的急躁不安,像考场上喻示交卷的钟声,在心房回荡共鸣被放大。

天晓得我想干嘛,我真不晓得自己想干嘛。准确地说,是想做的事情好多,不知想做哪一样。

现所处的公司不能称得上好。暂时呆着是没问题,当然哪天也有被辞走的可能。但眼下半年一年,不出意外应该还是可以安全地呆着

不出意外。表明着,如果发生意外,那被辞退,是必然的事儿。退一步想,若无意外,被请走,还是有很高的可能性————-当不能聚焦在工作效率,热情,能聊的只有自身安危,就可以晓得,公司管理层与此名员工的关系是紧张。

我一直处在紧张状态。先是工作的完成度差矣,像屋顶漏水,东补西补,还一样。后是公司管理层在与员工续约上,更接近舍我取谁态度:你不跟我,你还能跟谁?

活像个穿白色背心的大胖男人露出一排烂牙大笑着:你他娘能怎样啊?我就是这样你能怎样啊?

还真不能怎样。除了离开,就是惊恐地露出微笑说:别气嘛,大爷,我听你话就是了。

事情当然没那么糟。只是心底莫名的不安,让一切都染上不安的氛围。

 

校方要我教初一初二数学。在缺乏信任的情况下,我难接受“这是对你的锻炼”这类话。他当然没这么说,他说的是“你去教初一初二数学,高中物理是另一个老师教,他是物理系的,我们一当然是让他教高中物理”

这话透露几个含义。一是语气表达的不可逆。仿佛还浅浅地表意:你不要弄我们麻烦咧。二是对学位的重视。我土木工程系毕业,从事建筑行业十二年,涉及结构设计及工地管理。但在一众资深老师面前,是新人。知晓自己不足,加把劲努力,但还是做得不好。在高中物理与初中数学,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于是把更多时间投入在高中物理。在高中我有五班,四班技职科视物理为副科,一班高一理视物理为主科。

人与人的关系很奇妙,当你投入越多热情,开始打开耳朵倾听学生说什么,再烂的老师都会得到认同。那些不念书,考不及格的高中生,我的理解是,他们更多的是心理问题。把情绪调好,心情调适,建立学习的基本态度,成绩就扶摇直上了。

拼了命告诉他牛顿三大定律,还不如把对方的内心需求掏出来,在师生之间找出一个平衡点,在平衡点之上,再调整教法。我老实觉得搞不懂物理,其实也没什么。但我最怕的是“never try never lose” 的态度———因为害怕失败就选择不愿尝试。他觉得他学不会,所以拒绝尝试。把省下的时间,花在聊天,玩手游等等能带来短暂兴奋的娱乐项目上。

我觉得对待高中生,彼此是可以平等的。但对待初中,似乎就不行。碍于大班制,及课程进度,他会不会,和教师是否有完成教学进度,当下的环境是强调后者比前者更重要。合理的工作量,才能要求合理的产出与成果。我七个班,五班高中,两班初中,可能个性更偏向能更多元看待问题的高中生,而非是黑白分明的初中小孩,所以高中的情况远远好于初中。

 

校方的安排是让我负责初中班。善意理解,这是锻炼基本技能的好时机,提升自身能力,在往后(如果还有往后)的执教生涯,更能得心应手。而结合周遭事件发生来看,对管理层疏远,甚至不信任,或许这也仅是屋顶漏水,哪儿漏补哪儿的态度。

“你不做”他没说这句,但我似乎听得见:“还有大把人排队等着你的位子”

环境不友善,倘若能做着自己还算欢喜的事儿,尚能接受。环境不友善,做着自己不太喜的事儿,而不安全感则与日俱增,留下的意义为何

呼。我怕的是,如此一两年后,在一次偶然的时机,我竟然认不得自己。

我想,成为更好的家伙。哪怕这家伙,在外人看来并不这么样。

呼~~大叹之后,我也不晓得该怎么样。

 

 

 

 

 


2019/10/26随便写:疲

没啥好写,也可能是太多好记的事儿,混在一起,要抽丝剥茧理清那些重要,那些不重要,这又显得刻意。当下能分辨,但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情,对未来的自己,可能产生更大的影响。真是够不确定性。

我们为生活努力,为将来努力,其一能让我们较之昨日更为心安的是:我们正在往确定的方向走去。

这像是在高速公路行驶的你,除了看语音导航,也会看路牌,这些告示牌路况报导给予你的,不只是表面的信息,化作内在感受就是安全感。确定性,给我们安全感。这也发生在课堂,若同学对于当前的学习情况产生疑虑,他们开始怀疑认真听课未必能兑换成考卷上的分数,于是短暂的打闹会给予他更即时的快感,那他就会选择和邻座聊天打闹。

耐不住的深刻说法是,为了短期利益放弃长期利益。小孩不懂这些。仅凭单纯的情绪反应当下对学习的厌恶。脑袋占我们身体比例不多,但耗能比例却是数一数二。不愿意动脑,是很自然选择。但也因为人与其他物种对于思考这事儿的迥然不同,才导致人凌驾其他物种,拥有更超前的文明,也拥有更巨大的破坏力,甚至可以把自己族类都毁了。

我想,思考领航认为文明前进,而反思则在纠错上起着重要意义。

当老师的这一年最难过的地方莫过于,没时间停下思考。闲,像科幻小说般被置于书架。而这书架,在上班日子就是躲藏在海市蜃楼。若教师只能看课本,这和身居文化沙漠没差。

前阵子病了。卧病好几日,康复当儿,就得拾起考卷,一份份地批阅。

多少有些麻木了。当初还心疼同学的错误点,还用心认真发掘每一题每一小节的常见错误。到了今天,改不完的考卷,明天接着改,改完的考卷就得输入成绩分数,计算总平均,作业分,品行分的输入接踵而来。

没时间思考,或许老师这份行业,站在教育界前线,也仅仅只是履行上头命令,按照标准作业程序,把该做的都做了,该检讨的都按照手册所讲给按部就班作了,那就够了。

真的够了吗?我不觉够,但我觉得异常疲累。于是,我就跟着做了。这根本不存在确定性还是不确定性的判断,对于我而言,就消极地忙碌,赶紧把事情做完,因为还有更多的工作在后头等着。

明年,还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

 

我的今年年度汉字 是 疲


2019/9/22 随便写 : 参观清水混凝土建筑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工业风 ler #华仁中学 #batupahat #library

A post shared by Cheng Hui (@chenghui0706) on

 

周五午后,在校园集合后出发,抵至华仁中学已是下午三点钟。

馆长立于馆前,额头冒起汗珠,可见久候多时。说歉后,一班师生随馆长行进图书馆大楼,开始了馆长的导览。

我到访多次,此次是第一次领学生访。本意无他,就是让同学接触建筑,让同学感受建筑。课本这事儿,想搞懂的,会去搞懂它。但见识这事儿,有人领着,你会看得更透彻。

建筑本身不上漆,不抹灰,保持原有姿态。随时间流逝,在岁月的洗涤中,建筑材料会呈现不一样的光泽。人也一样。经历的那些事,会让我们成长,那一次次的胜利喜悦,是值得欢喜鼓舞,但一次次的伤心悲痛,却也是完整了人生曲谱中的喜怒哀乐。

//壓痕和劃痕都是我們經歷過的歲月之印記,抹去歲月的留痕就等於抹去了我們經歷過的生命滄桑。保留不完美、修復破損,並學會在缺陷中發現美,而非視而不見,這是日本人審美之道//——-来自bbc文<侘寂之美>

接纳不完美的自己,才能期待未来那个更完美的自己的出现。

粗糙的混凝土墙,出现因拆模而露出的洞孔。若然以抹灰掩盖,抚以油漆粉刷,我们看到的是洁净的白,但我们失去的是对制成混凝土墙时的实证。透过对清水混凝土的观察,斑迹,纹路,那看似瑕疵的滴滴点点,正赋予每条梁每根柱子每堵墙不同的个性。个性的源头,来自于自身的经历。而个性,则成了在众生芸芸中你我他的分别与共性。尊重彼此的差异,求同存异,多元文化或才能够茁壮发展。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此次有幸邀得建筑师与工程师随同讲解。可惜时间仓促,未能细细品味建筑里的微妙之处。此次户外教学,像邂逅,邂逅一栋建筑。享受交流的喜悦,更期待下一次的相遇。

Link bbc<侘寂之美>
https://www.bbc.com/ukchina/trad/vert-tra-46088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