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心事

20141010随便写:小饮有感

IMG_20141008_093443

网络的可恶在于,我们在被窥视和窥视之间享受着便利。

想看我的朋友,就连上线,看面子书,博客的我干些什么。偶尔会这样,想起曾喜欢的女孩,打开面子书,在搜寻的栏框内键下她的名字。

看到她的大头像换成她和一男生的图像,然后就觉得世界都变了。

一些朋友一直说我胆小。我告白失败几次,他们都不晓得,因为丑事也没必要炫耀,且我觉得,感情的事儿,我还是当作隐私。私地下说还好,众人面前就会被当作审判,“你这样这样不对”“追女孩子应该怎样怎样”。

没可能听进去,对一个告白失败的人来说,这些话进不去。

我总有我的想法,虽然不管用。但我也相信成功交往的朋友也未必幸福。

或许,打从告白的当下,我已经把一群不认同我而我又喜欢的人隔开。

上回去台湾,原想去台南碰一女生。后来不成,因为女生约了男友出来。其实我也大可大方接受,嘻嘻哈哈地度过快乐的一天。但对自己坦诚后,真不行,因为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就是做不了。我不能在我喜欢的女生面前装作不在乎。或许这也是自私的地方,因为我为她着想,但我宁愿我的性格触怒对方,也不愿隐藏我内心的想法去隐瞒真实的我。为了避免不愉快,我选择呆在台北。

如果真不能壁,我想我也能用一个假装的自己去蒙骗对方,让对方舒服一些。但我真不想这么做,我没大方得看我喜欢的女生牵着另一个男生的手高高兴兴地谈天说笑。爱情是自私,我深信。我不愿故作大方,因为我还真不想他们幸福。

可我还是希望她幸福。她是个好人,所以我希望她幸福。

她的他是小学同学。失联了十几年,巧合在面子书碰面。那男生说:自从你离开台湾后,我找了你十几年了!

我以为这个神经病只是一个笑话,不足道的笑话,结果在他俩碰面以后,成了。而我,沉了。

所以各位,一定要相信爱情,哪怕对方是失联十年以上的小学同学。

诸多不满无需再叙,但她执著相信爱情的勇气,我好生敬佩。如果我不愿祝福,是因为私心,那我愿意祝福,绝对是因为她对爱情的执著和认真。

用一罐啤酒浇熄我的深深的忧愁,唤起淡淡的日出。如果爱情是简单的一回事儿,我想,我死得还真是应该。我,太复杂了。

不管如何,希望你快乐。

哎 马的

Advertisements

悼念人生最后一个二十几

Image011-2

天气很热。额头冒汗,赤裸半身,风扇呼呼作响,外头一片宁静。现在是晚上九点。

风静,闷闭的房门,半掩着,我上前打开,风始终不来。

抿了一口啤酒,更热了,谁说喝酒解暑了。

多两个月,就要告别二十八,步入二十九,人生最后一个二十几岁。三十前的最后一个二十几,好像要突变式的成熟,没想该如何庆祝,反倒哀悼的心情比较适合。

回想过去几年,十八以后的轻狂,到二十几踏入社会的逐渐稳重,再到近几年的追寻热情,从懦弱胆小故作冷静,到如今期待自己是率直坦诚的小人物,由外到内,在从内到外的蜕变,经历了一个十年,在年龄三十这个分水岭,在曾经的自己和对未来的期许中捏造自己。

心情是忐忑的。太多的事,来不及做,太多的话,来不及说,太多的人,来不及道歉告白致谢,太多太多没做的,就在三十之后,留给了明天,留给了三十岁。

大概也没想到,二九的自己,会走到这一步。十年前的自己,也不期待什么,就想认真地工作,生活,可以的话,找个人谈恋爱,花点时间在自己的嗜好,花点时间陪陪家人。我像是只能专注一件事的人,当bersih2.0被搬上大马历史的舞台,在许许多多不确定的情况下,我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只身上路,搭了四小时的火车到首都吉隆坡。但我知道,我若不去,我一辈子都不会搞不明白。去,或许有个答案。

现今一看,大概那是良知的呼唤。对的,就去做,错的,就不要碰。

开始花时间在大马政局上。通过阅读,通过面子书,去明白当今的马来西亚以及未来可能的模样。后来才发现,原来自己不单单只是好奇,而是源自于同情,同情穷人的处境。

在阿拉伯之春的激烈变革中,马来西亚没有参与浩荡的改革队伍中。原因我想,虽然大家在生活上有不满,可还没有到流血冲突的阶段。因为民主的一人一票,提供给大家一种改变生活,政权轮替的和平方式,尽管不公平,但这是不流血革命的最好方式。

每每谈及政治,脑海中就会浮现一个又一个的穷人家,在国阵政府的唆使或蒙骗下,把手中的一票以一包米,一张五十元给替换。至少他们手中还有一袋米。虽然我知道这远远不够,我怪只怪国阵的利欲熏心。舍得让乡村人继续穷下去,原住民继续愚昧下去。鼓励我继续探索的,是同情的力量,是同理心。至今不大撒钱买酒,也是心里那关过不去。

决定作更多,写也好,在面子书发文,去觉醒他人,同时也觉醒自己。漫长的路,终有抵达的一天。学习的路,却是无穷无尽,但我愿臣服,低头虔诚地匍匐前行。看似卑微,实则乐趣无穷。

一直到今天,有些人的名字,还是会让我百感交集。大概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人的名,到死都忘不了。

互联网的方便,除了更轻易地与人沟通,同时也更不经意获晓她的消息。

一年总有那几天特别低落,买酒买醉,然后登入面子书,去窥探她的消息。照片,最是容易唤醒人的记忆。仿佛举手投足,那说话的表情,都从静止不动的照片里,放映。

原来,有的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原来,一辈子,可以就这样联系不上。

时间像不停歇的火车,前进着。而我,选择在适当进站停歇的那短短一分钟,摸着走来的轨迹,去缅怀曾经,打从心里感谢那么一个又一个的人,曾让我那么接近幸福。还以为生命本深刻,其实可以深刻的人或事,也就那几个。

原来,我已经慢慢接受,成为我记忆的一部分。我人生的一部分。

来不及道谢,我眼眶已含着泪

悼念人生最后一个二十几,完。

 


随便写23/5/2012:呼~

近几天工作繁重,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不只是小脑袋,老瞪着电脑荧幕看的眼睛,也花花绿绿地不时出现不该有的景象了,老眼昏花,贴切了。

怒目下完成的绘图作业,心情忐忑,不安,因为急必错,心里唠叨:哎,要快又要素质高。。。做梦去吧。。。

忙里偷闲,那闲暇时分,竟还能惦记个人,一个好女孩。

八月,她要离开,到国外深造。心里百般不是滋味,若不是这样,十一二点还真不可能起床敲键盘,希望敲敲敲,把她从思绪里赶走。我人就是这样,老干些有的没的。爱,就要说出来吧,是吧?好,我告诉你,我说了,我坦白了,但也表明身处二地是个障碍,挡住了通往幸福的高速路。在慢等的岁月里,好长一段时间,心脏已没有这般不规则跳动,对着路灯叹气,高高在上的你,是不明白我的感受的。

我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是优点还是人格缺陷,我老爱从对方角度去明白事理。我真说不出:为我留下。这些话。不是肉麻,更不是胆怯,我只是单纯地希望她好。她选择了深造,贸然打扰已不对,奢侈地要求她留下,不觉得太妄为了吗?何况她远在四五小时的车程外,成年人爱算计,爱情其实没有成本,把它量化本来就不对,但超越尘世的爱,又有多少人能有此超然的心态。

偶尔,把她的脸庞和我的脸庞,放在一个未知的背景里,可以是人潮汹涌的车站,也可以是空无一人的沙滩,我陶醉其中,乐不思蜀。仿佛天空的大太阳也很温暖,但当幻想被电话铃声或实习生的提问给刺破,就像一个个泡泡,在折射反射太阳光呈现七彩幻色时被刺破一样,幻灭了。

回到冷酷的现实,那桌子,键盘,滑鼠,荧幕,都不自然地令人厌恶。人生的部分快乐,来自对未来的憧憬。当天暗的时候,有人发短信问你:“今晚吃什么呀?”;当夜深人静,一通电话敲醒正熟睡的你,按下接听键,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阵哭泣:对不起。。。这么晚了还吵醒你。然后就是自顾自地说了。天未央,但心明亮得很,仿佛我的天空,在写下你的名字后,终于出现太阳了。

好久好久,没有悸动的感觉了。感谢你,希望你过得很好。

https://chenghui0706.files.wordpress.com/2012/05/e7ad89e4b880e4b8aae4babae59296e595a1.jpg?w=180


醉笔16/4/2012:友人结婚,返校

前几个月,东马好友致电说明年一月结婚。心里高兴,为友人结束爱情长跑而高兴。没多久,另一位老友致电说今年十一月结婚。心里就开始不是滋味,想:是在争第一吗?

前个星期,老友面子书通知:六月完婚,摆酒。

突然萌起一个想法:明早逢人就问“你要结婚吗?”

较劲味甚浓。

开始担心了,为自己担心了。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空窗期久矣,我不急,因为没适合的。始终抱着宁缺勿滥,我不似友人咄咄逼人的嘴语:哎哟,她不错嘛,你又不追?

看到好女孩就追,那是不是看到身材好的女生就要拖她去酒店?

周边的人,兽性得很。我不认为一个人为驱赶寂寞而随意找个人拍拖,随意找个牵挂有什么不对,只是我不喜欢这样。空窗,不代表什么,你我都有选择的权利,如果不甘寂寞,你有随意撒爱的权力,但享受寂寞,享受单身,意味着我有挥洒single的潇洒。不过周遭友人也是出于关心,哈,岂知竟成了压力。我想嘛,如果我真因为三言两语而去随意找个妞儿,那就不是我了。

生活圈子小,不可避免偶遇的机会就少了。一生人,能碰上多少人是有个科学数据,但抱着可欲不可求的想法去合理化自己的“宅”,这又太恶心了。mmm….还是必须改变自个儿生活,放点时间下注缘分。呵,找幸运号码,赌我一生。结婚不是豪赌——–认识深,肯迁就对方,坦白从宽,让两个不同人的世界得以沟通,交流,差不远的价值观,逐渐融合,渐渐相似的生活方式,共同憧憬未来的同时,彼此手握对方,纵然那天空不再蓝,就算那夜晚星辰不再闪亮,世界不管怎样,两个人的心紧依偎,天塌下来都不怕。婚姻若是墓地,那必然是我寻觅许久,期待已久可以永久躺下的安稳处。

两个人放弃部分自由,去完美对方的人生,同时也在完美自己缺陷,意识双方的好与不好,有理由相信在对方看得到未来,并答应对方尽力给予一个未来,那,婚姻是不是墓地,又何妨呢?

向往婚姻,那是人生的殿堂。升华了生命,像中学毕业入大学,渴求,但不强求。不是每个人有这样的福气,也不是每个人能珍惜单身的自由。我爱现在的样子,但对未来,我还是有所渴求,我有愿望,我有理想,这些都足以弥补我对爱的期待。

我想当老师。越见猛烈的想法,促我上个月亲访母校,并会见校长。岂知,我的梦,像流星般陨落。我听见撞向地壳瞬间,那流星粉碎的声音。校长,让我梦碎。

我有个志向,就是到马来乡村义务教学。我不喜欢,也痛恨寻常人口中的种族歧视,尤其对穷苦马来乡村的鄙视。我始终认为:如果你没有打算去做点什么,请不要老在那儿怨言。

试想,一户贫苦的马来家庭,受教育不深,并生活在咨询匮乏的乡里,突然有天有人提着食用油,扛着白米到他家来,说这是免费给你的,但请记得在全国选举的时候,投我一票。

你能不投他吗?

我始终不认同别人嘴里说的“马来人笨”之类的言论。我们不是生长在那样的环境,完全不能体会什么叫“有一餐没一餐”“三餐不继”的生活。痛心,当我听见许多人埋怨友族同胞对国阵的愚忠。似乎,把自身置之度外,全然不管其事。这是对道德的考验,耍嘴皮,于事无补,真要改变,做点什么吧。

所以我想进入马来乡村,以教育去培养理性的声音。我想用一生去做我认为对的事。平常对工作的懊恼与不屑,皆因我有个梦。

回访母校,见了校长,听了他对学校的理解,老实地在我胸口划了个口。富丽堂皇的外表建筑,遮掩不了商业模式的操作。校长,把学校搞得像工厂,学生,不过是通过检测的IPHONE,IPAD。这不是人,是一部部的机器。根据成绩好坏去判断质量的优劣,我认为,这是对孩子最大的侮辱。

强调老师应该怎么样,不应该怎么样,我听了校长长官式的训话后,发现,他,骨子里想当官的很。一幅官僚气势,我,心寒了。原定年中返校当一辈子的老师,计划因此搁浅。我还是会回去,不过,心不急了。被官爷儿用冷水往头上一浇,热情,都灭了。

教育,不应该是这样的。

宏伟的建筑背后,是对老师的打压。管理层高高在上,老师被贬低为一般员工。不尊敬老师的学校,不可能是好学校。

当某独中董事的友人知我有返教育界的想法,向校长(另一位,非我母校)问了有空缺否。校长答:无,但好的老师我们都愿意腾出空位。友人说:我的这个朋友爱国心很强,上次的709,他有参与。校长拍案说:社会太缺乏这类爱国人士,叫他赶紧来吧。

这位校长言重了。但,若让母校知我有参加709游行集会的经历,我想,我甭想返母校当老师了。

母校校长,培养的是计算器,没有感情的全A学生,出国移民是他们愿望。关心社会?这不在审核标准中,反正大伙儿都不理,就不理呗。

教育走到这一步,我实在痛心。


醉言—女孩,室友

结识一女孩,人挺好,可惜,中断了,联络中断。

碰一陌生人的无故示好,难免有戒心,实话,太唐突了我。仿佛看见笔直的姻缘线松弛,垂下。无声的寂寞最难挨。淡薄的酒精,让我清醒。杂物事儿,碎片心情掩盖真实的自己。实话,我挺心伤。最冷漠的反应就是不加理会,诚然,陷入单方面的网上留言,自个儿说话,像碰壁般的冷酷。不过,就个多话的陌生人,成全的,或许只是万众宠爱的天后。

酒量不好,一罐下来,神智已恍惚。醉语有个好处,就是别人怎么问,怎么提起,都能当作是自个儿神经病,自言自语,自导自演地演出戏儿。不妨,如果你有想法,不妨,不提,就让这模糊的意识恍惚地操动指尖敲击一个陌生人内心的故事。有些事,自己清楚就好,别人的话,我只当瞎折腾。

态度有些傲慢,证明酒精发作,平常的我人不错,这般自吹自擂自捧一番,也无济于事—–缘分尽了,说什么也会不了头,时间没打算回头,自责下的人,才越能见成长。

罢了

我想起大学时候的同窗室友,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其中一件事。

室友喜爱打电动,尤其爱夜晚生活,白天睡觉,晚上打机,如此颠倒的日夜作息,让我懊恼,更绝的是我以沉默反击。这点,伤他太深了。于是沉默了一年半的同窗身涯,让彼此都不好过,他曾经主动找我谈话,但固执己见的自己由始至终仍旧是那一副沉默表情。有回,竟弄得他哭了。我向他道歉,尽管不诚心。后来我搬到另间房,开始新的生活,他也觅得室友,同进同出。

我始终觉得我不对,尤其我们都想把对方改造成自个儿模样—–他期望我和他一样打电动,逍遥快活;我则希望他和我一样努力念书,考得好成绩;问题是,我们谁也不是谁,谁也不是对方。毕业后的两年,我邮寄一张贺年卡给他,里头写着抱歉,对不起。随为时已晚,但我还是想做些什么,毕竟,错的人是我。

现今,遭受冷漠对待,也算应该。人啊,在那远方,我眺望,不见你,着急下渡江,到彼岸,谁知,你已渡过江到彼岸寻觅另个远方。不奢求爱情,但求,无怨无悔。至少努力过,尝试过,我们就不能苛求结果如何。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祝她,他,过得很好。


12/10/2011随笔:随笔随笔~

天未亮,雨下,滴答地唤醒,我仍旧闭着眼,享受半梦半醒。朦胧中,念起一些陈旧往事。拂去记忆的尘埃,不敢凝视,梦里依旧胆小。晨,无日光,忧郁的气色,被人唤作阴天。小雨浪漫,我却觉得忧郁。气氛不好,设定的手机闹钟响起,空想一阵,起床,刷牙洗脸。

启动车子引擎,驶入重复了N次的上班路线,心想:人,不就这样,度了一生。渡达彼岸,弃干瘪的臭皮囊,升天还是下地狱。。。为了完美来世的幸福,以及现世的个人欲望,按照既定的程序,人生,就无缺,就完美 吗

打开公司大门,一如往常,打开电源,开冷气,开电脑。突然觉得恶心,地球没有你,照常转动;公司没有你,照常营业。逼着哄着,就怕别人的闲言闲语,老从别人眼中寻找自己,别人是别人,你还是你吗

如果明天不再是理所当然,现在的你还会是你吗

假定明天是理所当然,我仍旧不是我。所以,走吧,不是越远越好,是跟随内心的航向。可能近在咫尺,可能在海的对岸。但,不走,就没有抵达的一天。靠,还在等什么呢?吼~~


寂寞咬人

今天和昨天类似,昨天和前天相似;这个星期,和上星期似乎无差;今天和去年生日时许下的愿望也差不多;也好长时间,一人过的生日,回家的路,也一个人走,当孤单的背影成了最熟悉的陌生,寂寞也仿佛开话,一个人于是不孤单,不寂寞,因为不懂得爱,不曾拥有珍惜的对方,缺陷,躲在无知里头—–从来没有什么,也不可能有什么能代替爱,只有不晓得爱情,只懂得寂寞,幼稚得连微笑都那么单纯,只因为不明白,不知道,不晓得。

友人结婚了

如宇恒的《朋友都结婚去了》的内容,那寂寞,不能撼倒你对单身乐趣编织的乌托邦,但那现实啊,却脚脚把你踩在婚礼当天的欢天笑语中。别想着不带遗憾离开这多扰的世界,少带点,就算不错了

外来的冲击,从来不会少,从昨晚碰上的猫儿啃噬鸽子,今天清楚友人的婚礼日期。自己怎么过,未来的路怎么走,那孤单,似乎伴着一生,流浪天涯,寻找家的味道,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出走,为了那片云,那片蓝天那片深海,那小巷,为了始终的归心似箭,离开,出走,为了寻找家的感觉—–只有失去才明白存在的意义。

硕大的梦想,等着我。记得前几天还为了背把吉他流浪而兴奋,想把感动的声音传到别人耳中,唱出背井离乡的心情,哪怕一个晚上只有一个路人甲乙与我产生共鸣,那份人生独特的感动,已在心上铭记。不晓得为了什么,但这样会让我很感动。追求感动,追求真实,追求真诚,追求真善美,对于妄想的大车大房,太远了,且不适合我。发自内心的感动,一辈子都在追求吧。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免不了几天被寂寞击倒。孤单不是坚强,而是只能坚强。近几天,袭上心头,解愁的当儿,也为了释放情绪,五六块钱的罐装啤酒,划算了。沉默,不代表我喜欢安静,单身,不代表我喜欢自在反复的上演一个人的环境剧,我若是候鸟尚可飞向暖意的天际,我若是浪子尚可漂流至到不了的远方,利用蔚蓝的天空,壮观的山岩,描绘未来的天空的颜色,偏我想往平凡,渴望平凡,寄往平凡,一年就那么几天,被洪水野兽般决提的寂寞感给淹没,像沉陷的亚特兰提斯,像沦陷被攻破的要塞,一发不可收拾,如此狼藉狼狈的模样,在一罐啤酒下得到合理的解释。不吐不快,寂寞像在丛林点上了火,一发不可收拾,星星之火燎原,烧了林子,毁了城墙,倒了坚持,倒了心里最后一道防御,坦诚下,寂寞寂寞,过得并不好,不过忙碌,焦躁,烦恼暂缓寂寞的痛楚,麻醉,终究不能根治。

忘却寂寞的恐惧,其实它只能被取代。一个人活得再精彩,也比不了两人窃窃私语的欢乐。人生的遗憾,在于你永远不能弥补所有的缺陷,有得必有失,不像我做了选择,像我善于隐藏,让一年就这几天让寂寞攻陷。自我沦陷,坦诚,招认,我也想有个伴。

或许像风湿病,逢雨天就发作,我未来的模样,或许逃不开寂寞,独处中的寂傲,沙漠中的独行,人啊,习惯就好,不习惯,怎么样的生活,也不能自在逍游。

醉了,倒。写于1048pm 29sep2011

祝你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