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便写

2020/3/20 随便写:聊疫情及禁令下的国民

侥幸
首相幕由丁三月十七日宣布两周的锁国政策,禁止民众不必要的外出,以实行居家隔离。十八日晚八点,再次出现在电视上,告知民众两周的居家隔离,不能看做带薪放假,矛头指向那些执意出外,不愿配合紧急政策的大马民众。

 

执意出外,不把新冠状病毒当一回事儿的态度,体现大马民众对政府政策的配合度低,同时也显示对国内外大小事的认知匮乏,及科学素养低下。
在三月头的吉隆坡宗教大集会后一两周,大马心冠状病毒病例急剧飙升。在居銮确诊的第一宗病例是三月十六日。宗教大集会于三月五日结束,至三月十六日至少有十个天数,患者在这十天不可能只呆在家,必然如往常般上下班,载孩子上下学,偶尔出外用餐,出入银行或政府部门办点事儿。
新冠状病毒,在空气中能存活两三小时,在纸上能存活二十四小时,在不锈钢表面甚至能存活两到三天。
我们试想想,这名病患在这十来天会干嘛?他不可能呆在家十天,他一定会如往常的生活,早上出门,晚上归家。我设想他一天的生活和你我他是一样的,那照理他应该一早就出门,打卡进公司上班。早上和同事开会,下午可能与同事吃午饭。之后他可能顺道到银行提款,之后再找约三两公司客户开会,洽谈合同细节问题。好不容易挨至下班,他走到停车场,启动引擎载一同事到修车厂领车。同事下车后,他驱车至托儿所接孩子。见老师在门口等着,可能还和老师寒暄几句。在返回家前,他见车表信号显示车油不足,于是他到油站添油。从钱包掏出一张五十元给了收银柜台,自个儿拿起油枪,添了五十元马币的汽车。回到家和老婆聊着生活的杂碎事儿,在准备好的晚餐前,老婆和他说,要买点日常用品。于是他两和孩子驱车到购物广场,仔细阅读产品后方的文字说明,在一群的同类产品中,他最终选择了其一。同样的动作在水果摊位,洗头水篮架等以同样的方式同样的速度进行。回到家,凑巧遇上刚要出门的邻居,寒暄也是必须的,这是友善的象征。
这再简单不过的生活日常,只要配搭上咳嗽,配搭上未消毒的手,配搭上新冠状病毒三两小时的存活时间,就可晓得此次疫情的传播途径是何其多。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像同事间,朋友间,邻居间的寒暄对话,都让病毒有机会透过空气侵入他人体内。而公共场所像银行,提款机,购物商场等地,更让能长时间存活的病毒静候下一个可被感染的目标人物。
政府见病例急剧增加,且再无法有效追踪病患所到之处后,于是颁布紧急处理措施,停工锁国,居家隔离两周,以期减少潜在感染风险。希望在这两周内,不知情的感染者能通过禁足出外的法令,不把病毒继续往外传播。
新冠状病毒可怕之处就在于潜伏期。也就是说你患病后,体温不立即升高,而是待至三五日后,体温才逐步增加,才出现咳嗽等症状。也因为如此,民众很可能认为自己只是小感冒,根本不会是什么可怕病毒。于是吞了两颗panadol又继续如往常一般出门上班。
新冠状病毒的潜伏特性,看准的正是民众眼见为实,眼不见为净的思维判断。你以为你没受病毒感染,于是你依旧如日常,上班下班,吃饭喝茶看电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你成了病毒的传播中心。你所到之处,都种下病毒,而被你无意感染的亲朋戚友,也成了新一个散布病毒的病原。若感染新冠状病毒的病患,立即出现体温升高,咳嗽等症状,我想疫情不会搞到我国政府宣布锁国政策,更不好搞到中国乃至欧美焦头烂额。
而大马民众对政策的无感,似乎存在一种侥幸心理。就像股灾中的难民,也老觉得自己能幸免一样。假设自己不是患者,是不科学也是对新冠状病毒无知的前提假设。政府颁布的紧急措施,一方面是降低传播病毒概率,另一方面是要民众通过居家隔离,观察自我乃至家人是否有患病的征兆。
新冠状病毒的致死率相对前几年的mers不高,但由于潜伏期导致的高传染率,很可能让庞大的病患没法得到适当的医疗药品和服务。如欧洲的意大利,在国家财政持续赤字下,减少医疗津贴,造成原本就吃紧的医疗设备,在出现庞大的新冠状病患下,更显苍白乏力。
身为一位国民,我们必须有责任配合政府在应对疫情上的政策。照顾好自己,不给社会不给紧张的医疗体系添麻烦,其实就是对社会对国家对患者对医务人员最大的帮助了。

2020/1/11 随记

今日周六。上月去了趟中国,大约三周,从西安,到天水,兰州,新疆,尔后敦煌,张掖,再返西安。

2019年就这么去了。没来得及道别,因为开学日子已近,闲下敲键盘,已是开学第二周尾。

多半处在备战状态,整完笔记,为了精简,又做了一份新的笔记。所以说教育不能太看重金钱利益,因为金钱反而贬低了老师们对教学的热诚。玷污了这份无私付出的态度。

但我们人就喜欢谈钱嘛。

前些日,我被嘲工资比友人的厂工还低。当时不在意,但经周遭友人的哄堂大笑,我才晓得我被酸了。若在意工资,就不会想当教师。友人群中,有一部分老说当老师教好赚。我有点难过,当他们心底只剩下钱作为衡量事物的唯一标准,那是否友情,亲情,爹娘,老婆孩子,也是如此能被估算和计较的呢

谁会放心把孩子交给一个只想着挣钱,靠开补习班挣钱的老师呢?

我想,应该还不少,只要小孩的学习成绩进步,那就得了。

嗜钱没有不好,不好的是,视钱为唯一生活目的的人,把我这些不视金钱为唯一生活意义的人,排斥,甚至嘲讽。这样看市场经济没坏,坏的是人的单元价值观,把异议者都当成病患。

我想我和他们都染上病,一种叫固执己见的病。我们的差别只是:我知道我病了,你不晓得,仅此而已啊。

 

 


2019/11/22 随便:不安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心底的急躁不安,像考场上喻示交卷的钟声,在心房回荡共鸣被放大。

天晓得我想干嘛,我真不晓得自己想干嘛。准确地说,是想做的事情好多,不知想做哪一样。

现所处的公司不能称得上好。暂时呆着是没问题,当然哪天也有被辞走的可能。但眼下半年一年,不出意外应该还是可以安全地呆着

不出意外。表明着,如果发生意外,那被辞退,是必然的事儿。退一步想,若无意外,被请走,还是有很高的可能性————-当不能聚焦在工作效率,热情,能聊的只有自身安危,就可以晓得,公司管理层与此名员工的关系是紧张。

我一直处在紧张状态。先是工作的完成度差矣,像屋顶漏水,东补西补,还一样。后是公司管理层在与员工续约上,更接近舍我取谁态度:你不跟我,你还能跟谁?

活像个穿白色背心的大胖男人露出一排烂牙大笑着:你他娘能怎样啊?我就是这样你能怎样啊?

还真不能怎样。除了离开,就是惊恐地露出微笑说:别气嘛,大爷,我听你话就是了。

事情当然没那么糟。只是心底莫名的不安,让一切都染上不安的氛围。

 

校方要我教初一初二数学。在缺乏信任的情况下,我难接受“这是对你的锻炼”这类话。他当然没这么说,他说的是“你去教初一初二数学,高中物理是另一个老师教,他是物理系的,我们一当然是让他教高中物理”

这话透露几个含义。一是语气表达的不可逆。仿佛还浅浅地表意:你不要弄我们麻烦咧。二是对学位的重视。我土木工程系毕业,从事建筑行业十二年,涉及结构设计及工地管理。但在一众资深老师面前,是新人。知晓自己不足,加把劲努力,但还是做得不好。在高中物理与初中数学,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于是把更多时间投入在高中物理。在高中我有五班,四班技职科视物理为副科,一班高一理视物理为主科。

人与人的关系很奇妙,当你投入越多热情,开始打开耳朵倾听学生说什么,再烂的老师都会得到认同。那些不念书,考不及格的高中生,我的理解是,他们更多的是心理问题。把情绪调好,心情调适,建立学习的基本态度,成绩就扶摇直上了。

拼了命告诉他牛顿三大定律,还不如把对方的内心需求掏出来,在师生之间找出一个平衡点,在平衡点之上,再调整教法。我老实觉得搞不懂物理,其实也没什么。但我最怕的是“never try never lose” 的态度———因为害怕失败就选择不愿尝试。他觉得他学不会,所以拒绝尝试。把省下的时间,花在聊天,玩手游等等能带来短暂兴奋的娱乐项目上。

我觉得对待高中生,彼此是可以平等的。但对待初中,似乎就不行。碍于大班制,及课程进度,他会不会,和教师是否有完成教学进度,当下的环境是强调后者比前者更重要。合理的工作量,才能要求合理的产出与成果。我七个班,五班高中,两班初中,可能个性更偏向能更多元看待问题的高中生,而非是黑白分明的初中小孩,所以高中的情况远远好于初中。

 

校方的安排是让我负责初中班。善意理解,这是锻炼基本技能的好时机,提升自身能力,在往后(如果还有往后)的执教生涯,更能得心应手。而结合周遭事件发生来看,对管理层疏远,甚至不信任,或许这也仅是屋顶漏水,哪儿漏补哪儿的态度。

“你不做”他没说这句,但我似乎听得见:“还有大把人排队等着你的位子”

环境不友善,倘若能做着自己还算欢喜的事儿,尚能接受。环境不友善,做着自己不太喜的事儿,而不安全感则与日俱增,留下的意义为何

呼。我怕的是,如此一两年后,在一次偶然的时机,我竟然认不得自己。

我想,成为更好的家伙。哪怕这家伙,在外人看来并不这么样。

呼~~大叹之后,我也不晓得该怎么样。

 

 

 

 

 


2019/10/26随便写:疲

没啥好写,也可能是太多好记的事儿,混在一起,要抽丝剥茧理清那些重要,那些不重要,这又显得刻意。当下能分辨,但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情,对未来的自己,可能产生更大的影响。真是够不确定性。

我们为生活努力,为将来努力,其一能让我们较之昨日更为心安的是:我们正在往确定的方向走去。

这像是在高速公路行驶的你,除了看语音导航,也会看路牌,这些告示牌路况报导给予你的,不只是表面的信息,化作内在感受就是安全感。确定性,给我们安全感。这也发生在课堂,若同学对于当前的学习情况产生疑虑,他们开始怀疑认真听课未必能兑换成考卷上的分数,于是短暂的打闹会给予他更即时的快感,那他就会选择和邻座聊天打闹。

耐不住的深刻说法是,为了短期利益放弃长期利益。小孩不懂这些。仅凭单纯的情绪反应当下对学习的厌恶。脑袋占我们身体比例不多,但耗能比例却是数一数二。不愿意动脑,是很自然选择。但也因为人与其他物种对于思考这事儿的迥然不同,才导致人凌驾其他物种,拥有更超前的文明,也拥有更巨大的破坏力,甚至可以把自己族类都毁了。

我想,思考领航认为文明前进,而反思则在纠错上起着重要意义。

当老师的这一年最难过的地方莫过于,没时间停下思考。闲,像科幻小说般被置于书架。而这书架,在上班日子就是躲藏在海市蜃楼。若教师只能看课本,这和身居文化沙漠没差。

前阵子病了。卧病好几日,康复当儿,就得拾起考卷,一份份地批阅。

多少有些麻木了。当初还心疼同学的错误点,还用心认真发掘每一题每一小节的常见错误。到了今天,改不完的考卷,明天接着改,改完的考卷就得输入成绩分数,计算总平均,作业分,品行分的输入接踵而来。

没时间思考,或许老师这份行业,站在教育界前线,也仅仅只是履行上头命令,按照标准作业程序,把该做的都做了,该检讨的都按照手册所讲给按部就班作了,那就够了。

真的够了吗?我不觉够,但我觉得异常疲累。于是,我就跟着做了。这根本不存在确定性还是不确定性的判断,对于我而言,就消极地忙碌,赶紧把事情做完,因为还有更多的工作在后头等着。

明年,还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

 

我的今年年度汉字 是 疲


2019/9/22 随便写 : 参观清水混凝土建筑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工业风 ler #华仁中学 #batupahat #library

A post shared by Cheng Hui (@chenghui0706) on

 

周五午后,在校园集合后出发,抵至华仁中学已是下午三点钟。

馆长立于馆前,额头冒起汗珠,可见久候多时。说歉后,一班师生随馆长行进图书馆大楼,开始了馆长的导览。

我到访多次,此次是第一次领学生访。本意无他,就是让同学接触建筑,让同学感受建筑。课本这事儿,想搞懂的,会去搞懂它。但见识这事儿,有人领着,你会看得更透彻。

建筑本身不上漆,不抹灰,保持原有姿态。随时间流逝,在岁月的洗涤中,建筑材料会呈现不一样的光泽。人也一样。经历的那些事,会让我们成长,那一次次的胜利喜悦,是值得欢喜鼓舞,但一次次的伤心悲痛,却也是完整了人生曲谱中的喜怒哀乐。

//壓痕和劃痕都是我們經歷過的歲月之印記,抹去歲月的留痕就等於抹去了我們經歷過的生命滄桑。保留不完美、修復破損,並學會在缺陷中發現美,而非視而不見,這是日本人審美之道//——-来自bbc文<侘寂之美>

接纳不完美的自己,才能期待未来那个更完美的自己的出现。

粗糙的混凝土墙,出现因拆模而露出的洞孔。若然以抹灰掩盖,抚以油漆粉刷,我们看到的是洁净的白,但我们失去的是对制成混凝土墙时的实证。透过对清水混凝土的观察,斑迹,纹路,那看似瑕疵的滴滴点点,正赋予每条梁每根柱子每堵墙不同的个性。个性的源头,来自于自身的经历。而个性,则成了在众生芸芸中你我他的分别与共性。尊重彼此的差异,求同存异,多元文化或才能够茁壮发展。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此次有幸邀得建筑师与工程师随同讲解。可惜时间仓促,未能细细品味建筑里的微妙之处。此次户外教学,像邂逅,邂逅一栋建筑。享受交流的喜悦,更期待下一次的相遇。

Link bbc<侘寂之美>
https://www.bbc.com/ukchina/trad/vert-tra-46088617

 


2019/9/7 随便写: 嗯 不说了

不晓得说什么好。

我安静地凝视着他。像野猫看着家门前的人类,撒下一小撮猫粮。

他不说话。不说话,也也不看我。

我想,他知道我在想什么。

无名指的指环,代表着已婚者的身份。提醒自己,做任何事都必须想一想和你缔结婚约的她。但我知道他还没结婚。戒指,只是装饰物,和他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一样。

他,骗人的。骗子。

 

我等着他回答。他侧脸的毛孔,在我注视下,显得明显,而油腻。

他突然抖动了一下。像男生撒完尿,身体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

 

我静默。他还是保持静默。

 

耐不住的人,始终耐不住。但我和他,似乎都不属于这类人。

我们可以被称为耐人吗?可能吧。思绪飘落在其他任何能吸引注意的地方。像衬衫上的微小尘埃,像钮扣上对称的洞孔,像衣服上的褶皱像皱起的橙。

 

“喂,你不说话吗?”

“嗯”

“那,就不说了”


2019/8/27 随便写:唠叨

近期陷入惰性模式。像一部没充电而开不了的手机。开不了的手机和天上的云不一样,手机动不了。被地心引力牢牢抓紧着。

我像是被教书这事儿给牢牢捆紧着。

我在数着日子。明天教什么,后天干嘛,还有那些作业没批改,那些事情需要同学留意。

昨天碰上不开心的事儿。十三岁大的小孩群,闹得不受控,也不愿自控。

像是人海中一人高举课本,大声呐喊,要所有人注意课本里写了什么。徒劳无功,不愿停下脚步的群众,仍旧维持跨步的节奏感。受情绪支配的群众,保持一定程度的亢奋。我做不了主,我静默。
静默若是能得个好结局,那我静默就是了。但结果不是这样。

越是提不起劲,越是乏力。我对不住小孩,因为没学会啥东西,也对不住家长,因为也没让小孩懂得遵守课堂秩序。

过去对教育的理解,仅止于表面,理想层面居多。踏入教育界,当了老师好些日子,才晓得不受政府资助的独中,真难转型。资金不足,于是一位老师要负担的事务就多,且杂。资金不足,一斑学生只能维持在四十几人的底线,不然收支不平衡导致的财政赤字无法填补。
在一些事情,我觉得老师是无力的。

但,我们又冀望着老师做多一点。所以嘛,独中老师,若要认真努力做好,其实和卖血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