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便写

2018/10/14 聊 大马固化思维:马来人蠢 & 大马还停留在出售天然资源牟利

https://scontent.fkul14-1.fna.fbcdn.net/v/t1.0-9/43426770_10216616020100368_6198476164269342720_n.jpg?_nc_cat=106&oh=1968aff22a14af5ba2354ad78114d7b0&oe=5C5DA239

 

#马来人蠢?

马来人真的比较蠢?

各种族皆有聪明智慧人,用专业的说法,是精英。各族皆有精英分子,这无需辩驳。

但聪明能人之士,用何种态度对待底下层,这值得讨论深究。

华裔富商通过华教,中文媒体,庙社,籍贯会馆,施以财货恩惠,以在华社里积累名声。不靠政府,也不希望政府多加干涉,是过去华社的特征之一。但华社发展至今,已和过去出现极大差异。同是天涯沦落人,华人自然帮华人。过去是这样,现在却未必是这样,但至少还有个样,还有个表象。

马来社会的贫富关系,是通过宗教组织,政府机构,用公立机构施以政策的方式去拉近贫富差距。通过获得政府建筑合同的马来富商,会把钱投入笼络官僚朋党,而非直接把钱,像华商一样,投入学校,宗教组织等,让中低收入的马来阶层享有直接的经济救济。原因不二,就是获得政府建筑合同的马来商人,不是因为个人能力获得政府合同,获得政府建筑合同,靠的是与政府官僚的关系,而这层关系是需要靠钱去维持的。

而马来社会里,晋升中产阶级的专业人士,如在私人企业里的马来精英,未能在三个基本圈子里突破:马来社会舆论,宪法对土著的定义,以及宗教局威慑力。只要发表甚至提出一些正确,但可能违背马来人传统的言论时,就会腹背受敌。以至于拥有更现代化思维的马来精英,未能引领马来族群,往更科学更现代化的思维迈进。因为只要言论和宪法定义的马来人(宗教,马来传统习俗以及说马来语)抵触,就会被反弹,甚至以亲西方思维被全盘否决之。像马来文至高地位,就绝对不能被质疑。马来精英能心底认为英文比马来文更实用,但敢于说出口的人,不多,因为这等同挑战宪法下马来人的定义。

马来人不蠢,蠢的是马来舆论圈,宗教等势力,封闭了自由言论。当各个马来人都成了宪法里的皈依者,那建立在科学价值观的现代化,必然失败。创新始于科学的质疑精神,马来精英在不敢抵触宪法对马来人的定义,只好把宏观视野收窄,专注在个人利益与家庭幸福上。

就我自己的认知,华社之所以比马来社会更具良性循环的特征,关键就在于华社的资金能从金字塔顶部,往下流动。从华教,籍贯会馆,庙社等方面回馈给底下阶层。(虽然相较过去,当下的华教,会馆等质变了许多)

马来社会的资金流动,不如华社的运转顺利,或者说不如华社高效。而马来精英未能突破马来社会舆论圈与宗教势力的束缚,提出革新的现代化思维。于是马来社会里的阶级意识持续做大,底层马来人只能继续苟活在社会底层。

 

#大马还停留在出售天然资源牟利

先聊“为何在国内占多数的马来人,没占有相应比例的财富”

巫统老马提出关于马来主权受侵犯的疑问: “为何在国内占多数的马来人,没占有相应比例的财富” 。就我看,这其实就是间接推论大马是以出售天然资源为主要牟利手段。如果巫统老马们 强调的是再加工,知识化产品服务等附加价值,那占大部分的马来人未能占有相应财富比例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马来人未能通过以知识化途径 增值现有产品和服务”。

这不就摆明是说马来人笨,或者说马来人蠢吗?

我不认为马来人笨,我的理解是享有特权保护的马来人只是顺应市场给出合理的反应。 巫统让马来人长期处在舒适区,巫统通过新经济政策,用更简易的固打制方式,让马来人致富。所以马来人不需要为迎合自由市场作任何努力,只要在政治上团结支持愿意扩大固打制的土著政党,马来人就能继续处在无需和他人公平竞争的舒适区里。

如果华裔有此特权,华裔也不会增加自我竞争力。简言之就是如果可以简单挣钱,你不会用困难的方式去找钱。

大马停留在出售天然资源牟利的阶段,在捍卫马来人权益的巫统眼里 是完全合乎逻辑的。因为这在不伤及土著内心的情况下,就能把马来人未能占有相应比例财富的原因,怪罪为非土著侵占资源暴富。

 

#巫统副主席语录

 

#抨雪州政府禁啤酒节

 

#被宠坏的司机 #不学习现代化你只搞示威干嘛呀你

 

 

 

Advertisements

2018/10/7 随便写:唠叨一下

生活渐成一块开始吃得腻的蛋糕。

没老婆孩子没女友,生活的重心放在工作上。我不喜花时间在人际关系,若工作伙伴能专注在把事情做好,那喝酒打交道的事儿能免则免。

但经济学里强调效率,也就是用最少的时间得到最大的收获。

于是,演,成了不可避免的手段。善演者,攀得高,不善演者,徘徊低处。谁发工资,谁掌权势,依他个人喜好,演员带上他所喜的面具,让他满意。

我在batu pahat一家家具上市工作。身分驻地工程师,职责确保工地进度顺利。好事没你功劳,坏事必有你一份。负责任,我愿,但建筑工程里的参与者,演员不少,深得出资老板信任,于是,只好被欺被压。被骂是常有事,活活我们的工资部分就是为了让他人出气。

这份工作,越做越是郁闷。随工程进度,向上级报告,给工头唠叨臭骂,被出资公司的管理层看低看扁,仿佛拿尊严兑换工资。我丢了热情,我也弄丢了自己。

看一人是否能共同协作,我的方式是看他危机处理的方式。若把责任全往你推,这类人只能远离之。工地人,部分是这样。但也庆幸偶尔还有好人三两几个。

驻地工程师,看似初级协调解决问题者,但实职是用双眼监督建筑工人。

没我,工地进度依旧。有我,可能有些差别。但难尽力做好,毕竟不得他人信任之,又何苦与他人争执。

但专业人士的职业道德,是我底线。不行还是不行。

对于这样的建筑业生态,对不信任的出资老板,对善演的承建商大老,我对世界的理解,又多了一个角度。

愿时间快快,让我离开这类演员生态圈。哎,明日周一,又是被干架时分。

人,太复杂。


2018/9/30 公正党党选

https://scontent.fkul13-1.fna.fbcdn.net/v/t1.0-9/42993608_1859956447434234_811392113320132608_o.jpg?_nc_cat=104&oh=0032678b73b8d458566941e4a6b949dd&oe=5C5A48B4

 

九月三十日,居銮公正党党内选举。正副主席,中委及区部主席等职位,将在此次党选中被遴选出来。

拉菲兹与阿兹敏

频收到短信,说某派系的好,某人不好。众候选人也纷在媒体前表态,支持动向。就我肤浅理解,拉菲兹和阿兹敏两派的交锋点,在两人迥异的行为特征。

拉菲兹善用互联网媒体,成立invoke,并在大选前调查得出希盟得以执政的结果。拉菲兹揭养牛弊案,甚至挺身走险以身试法,公布机密文件,若此次大选希盟无法执政中央,拉菲兹面对的是满身官司与锒铛入狱的下场。

和拉菲兹作风迥异的阿兹敏,少在媒体前发言。尤其热点新闻,更少见阿兹敏发表看法。我认为这是阿兹敏沉着的应对方式,当你对媒体透露你的看法,就为你接下来的言行制定了框架。我不喜这类做法,原因不外乎是这让政治人物能在各界舆论发酵下,寻找空间,让自己与舆论漩涡拉开距离,甚至逃避课题。表态,必然得罪一方,不表态,就置身事外,在敌对两方看来,你像是可以这样,也是不这样。

像剪刀石头布,等对方出手后,才决定自己要出什么。甚至,转回头不玩了。

但我不能不说,这是大马舆论不成熟的一个解决方式。好比承认统考,如今陷入两派狰狞厮杀的场面。对于承认统考,我的态度是,这不是一个大是大非的决定。不是承认,就是拒绝承认,绝对不是这样。而是从承认部分统考开始做起,那些该承认,那些可能迟缓些。我们国家民众并没有多元价值共存的思维,需要时间让各族民众适应和接纳。

当我们可以把承认统考,分成几个阶段,先允许统考从闭门考试转向开放的公共考试开始,并准备统考国语版,让马来民众开始接触统考,接触独中教育,引发马来舆论界对统考题目的讨论,这在我看来才是务实的做法。一登台面,就要全全承认统考,在希盟只获得30%马来票支持率的情况下,这无非让巫统伊党有了种族肤色化统考的机会。

更多的接触和讨论,我想是打破种族迷思的方式。

回过来聊阿兹敏的处理手法,我觉得阿兹敏的这套方式,在大马是有利的。而我惧怕的也是阿兹敏这类做法可能永远走不上正轨,因为他可能视民众反应的激烈程度而随时更改看法。阿兹敏能站得久,走得远,但他未必能带领马来西亚各族认同多元文化共存。而拉菲兹更像独行侠,他说的话有道理,但因为有道理显得他在我这个年纪的友人圈子里,享有一定的支持率。但在大马,道理正确未必是好。

因为焦虑,马来人焦虑。焦虑,需要的是安抚,而非是义正言辞。这是我对两者迥异个性的肤浅评价。

两人的矛盾在大选前是否联伊上,大打出手。

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似乎想稳固雪州政权,当阿兹敏获知民意偏向国阵时,联伊就是阿兹敏的救命索。没有伊党,雪州不保,公正党必然沉沦。为何公正党会沉沦?火箭以槟城为根据地,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公正党则是以雪州为根据地,扩大自己的势力。若雪州不保,公正党金援断粮草缺,啥事都做不了。

这也是阿兹敏遭人诟病的地方:无法透明化雪州财政。

你可以理解为,公正党利用雪州的执政权力,把银两部分输送至公正党党库。这是我的猜测,不然我实在想不到公正党米粮何来。

阿兹敏有他的本事,像雪州苏丹就喜欢阿兹敏。可能阿兹敏身上有传统马来人的礼貌,不像拉菲兹的精英式抨击。阿兹敏亲民,拉菲兹更专注网络媒体宣传。

阿兹敏更像巫统老派作风,结交朋党。但如果朋党,或者说旧势力的安分,能让大马国泰民安,那作为短期的妥协方式,这又何尝不可。

聊党选

党选一如既往地沉闷。不谈课题,谈谁好谁不好,谈派系,谈谁对安华更忠诚。

公正党是杂牌军,过去是,现在还是。我们没法升格至对课题的讨论辩论和表态看法。

阿兹敏拉菲兹,谁认为更应该承认统考?不知道

国家伊斯兰化是否应该被阻止?没说

女生十六岁合法订婚年龄,是否该被提高?没说

外国输入我国的废料征收十五令吉每吨,合理吗?没说

如果选举只是向候选人投票,那选举就失去它的部分意义:选举的部分目的在于逼供,在于让候选人表态,以让败选的一方可以监督胜一方的言行是否出格。

居銮区部选举

印裔两百多人投票,非印裔大概也只有七八十人。

主席属印裔,理所当然的印度人当然要帮印度人。

我是居銮公正党党员,和署理主席和副主席候选人开过会。热情,肯干,但热于奉献精神,是亲民,但若能有大方向,就能把力施在节骨眼上。主席候选人是名保险从业员,我在原住民被逼迁时见过他,人善。

我对这几位印裔认识不深,我聊几点。

一,帮助不能只是免费提供米粮。

怕政党的聚餐,在节假日搞聚餐,大伙儿吃饭乐呵呵。

如果一个政党不谈政治,那这个政党应该是去搞慈善组织。如果政党不强调自身理念,那这个政党应该去搞酒楼餐饮业。

民众最喜免费。但从经济学角度理解,免费必然带来浪费和滥用。尤其我国民众素质不高,伺机捞更多油水,是常态。

这群当选的印裔是好人。但如果只有行善的理念,而非政治大蓝图,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好人。

二,若能准确统计印裔家庭背景,从大数据中寻找规律和思维盲点,利用更好的国家政策帮助印裔,才是宏观和可持续性的做法。

但我知道好人,通常不这么想,也不这么做。

 

 


2018/9/23 随便写:2016年 之 使用权accessing

 

第五章,使用accessing

facebook不创造内容,grab car uber可以不拥有车辆,airbnb也能不拥有房产。

拥有权vs使用权

由原子组成的有形材质,重量逐渐递减。像汽车,饮料罐,重量都在下降。非是偷工减料,而是加入设计,创新,及更精准的计算下,材质能被节约。

因为市场经济,因为商品服务相互竞争,以博取消费者青睐,我们从重视拥有权的概念逐渐过渡到重视使用权。

如果租车grab car服务方便简易,你不要买车,去负担高额的维修维护成本及停车费。尤其在大城市,地价高昂的情况下,停车费不菲,所以租车服务更流行。

从拥有一部车子,到享用租车服务的便利方便,每月甚至每日的交通费更显而易见。拥有一部车的所耗费的金钱,除了五六七年的每月贷款,再来是保险费和油价起伏,之后是偶尔的维修费用及意外的发生。

拥有权,带来的未知开销,在使用权上,可被消除。

市场竞争,推陈出新的产品服务,迎合也维持人们喜新厌旧的心理。产品服务的快节奏革新,像手机应用程式,越来越快越好的个性化服务,让我们享受数据流的方便和愉悦中。

订阅专栏服务,油然而生。

我们会因为对品牌的关注,而沉溺其中。因为它带给我们方便和信任。

逐步过渡到使用权的重视,是物质消费到服务消费的进化。我们买一部车子,不再看看他的重量,而是性能和智能化程度。更方便的是 我不买车,我买运送服务

#接下来值得聊的是服务产品的安全性
#载人服务安全吗
#facebook安全吗

#安全是一个未发生但充满恐惧感的字眼


2018/9/10 随便写:棉兰旅

上周去了趟印尼,棉兰。不长的四日游,初尝印尼第四大城市棉兰的物价高昂。

也或是,我还不习惯大马低速发展的副作用:货币贬值。前朝国阵政府对马币贬值最常找的借口,无疑是“马币遭低估”,或“全球经济影响”。但不管如何,马币处在贬值状态。货币对一个国家经济发展,最佳方式是稳定,或选择逐步升值,或贬值。但国人绝对喜欢升值多过贬值,但对我国靠廉价代工的工业商家而言,贬值对企业发展更有利。

要摆脱的不是马币遭低估这回事儿,而是修改我国工商业的盈利模式。难矣阿。

八月三十号,抵棉兰,租车到多巴湖。宿一夜,隔天返棉兰。呆两晚,一早班机飞返新加坡。之后过境新柔长堤,返老家居銮。

印尼和大马相似度极高,同属热带雨林。所以景色和大马相近,除了印尼火山的独特性以外,在自然景观上,大马和印尼我老觉得差不远。

多巴湖,也就是个比较大的湖。据知湖里的大岛,大概有四分之三的新加坡国土面积。

 

图:渡船到湖中大岛,昏色泛黄。一支不知名的旗子,飘荡着。像是嘲讽我对印尼的了解不足,呵

 

多巴湖岛里就普通度假屋。但带着愉快的度假心情到访,似乎野草野花也特别艳丽,落落大方。

难忘的是夜晚的打呼声。不喜与友人旅游的原因之一,就是打呼太凶。像狮子老虎叫嚣般,此起彼落。我想我也有呼声,醒着的时候我听不了,我也没法证明我没有,就说我有打呼的习惯好了。但熟睡后,正常人应该都不会被自己的呼声吵醒。就像不觉自己的粪便臭一样,老觉得别人的呼声厚重,别人的粪便肮脏。

自小对自己的气味,呼声免疫。对他人,可没有。于是睡眠,成了困难,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事儿。

呼声一起,立马醒来。此后,就难入眠。印尼的第一个夜晚,我没什么睡。

隔天醒来,便乘摩托车沿湖边路瞎逛。景色美处,就停留。如此走走停停,也耗去四五小时。渡船到岸,已是下午四点的事儿,比原定的一点迟了不少。

 

乘车四五小时至棉兰,已入夜。饭饱,睡意浓,酒店标准双人房比度假屋的六人间来的好。至少奏不起呼声交响乐。

之后是例常公式:吃饭喝酒买手信。体验棉兰物价比我预料的来得高,惊喜的心情全透露在瘪塌的皮包。

一早八点飞机,六点计程车,五点半起床,我们回到酒店是三点多四点。凌晨四点之前,差不多五六个小时都与酒精度过。

 

好久没一人独游。群走,真的不太适合我。太急躁了。


2018/8/27 最近

最近,忙

新开的工地,需在两个月完成二楼的结构施工。临来的九月则是消费税之后的sst年代,许多商家为了赶着税前下单,要扩建的商家,也紧张着购建材。这个月糊里糊涂就过去一大半,临尾的这几天才惊觉,九月眨眼将至。

忙起来,啥都记不住了。记不住蓝天的样子,记不得咖啡的温度,记不了书读的某一句话。

心燥,不关紧要的事儿,都忽略不视。专注在工作上,生活仿如机器人般无情无感地日夜操作着。

忙里偷闲仍是我所爱。最近看了汤姆克鲁斯的不可能任务,我嫌剧情复杂,但见汤哥飞天下地,真佩服他的拼劲。在之后看了mamamia2,充满歌曲舞蹈的电影。说的是一个四海流浪的女生,睡了三位男生。在儒家看似荡妇的可耻行为,却是人类行为本质的根源:性交。关于欲,佛法要人学习摒弃,儒家要人克制。能把性交当成一种可怕的事来看待,我想儒家或者说这是华人传统文化壮举之一。

如果性交不快乐,那人类就不可能繁衍后代。但偏偏我们的传统文化把这事儿,丑化至极。但古代男人的三妻四妾,似乎又冥冥中应合着性交是件快乐事的理解。mamamia2是部欢乐的电影。

之后看了电影the meg,烂透。证明中资,真的是毒药。

去老友家用tv box看了我不是药神,中国电影,一部好看的中国电影。虽然最后仍要回归功德圆满的结局,还隐约强调着违法就是错的硬邦邦,铁一般的事实,但瑕不掩瑜,无论是各角色的刻画,故事性,都称得上是部好电影。

还看了winnie the pooh,christopher robin。出乎预料的好。呆头呆脑的小熊pooh,还原了人类生活的本质,就是活在当下。

 

时间,是人类伟大发明。过去的人,不为时间紧张,因为时间仿佛不属于他的,时间属于奴隶主,属于贵族,属于商人。他们有着较平民,奴隶来得高的社会地位,他们有权力支配自己的时间。对于一个奴隶,或者租田的农耕户来说,时间不属于他的。但脑子里装着对来生的笃信,是属于他们的。

来生,在过去是再也简单不过的事。因为虔诚的信仰,不容许质疑。因为相信,所以产生力量,信仰的力量。

把一切事物归纳成神的行径,是简易思考,也是个人单纯信仰的表现。

工业社会,科学世界,把人类搞得复杂。

我们今天之所以在乎是否迟到这件事,其实就是因为我们支配着时间,我们能在工作以外的时间,肆意挥霍,做任何只要不触及法律的事。时间,是人类伟大发明之一。时间的重要,恰恰体现人类文明进程:大多数人越在乎时间,表示社会文明越进步。在意时间,间接证明着这个社会的分工效率。像印度,时间仿佛不怎么管用,尤其是火车班次,几乎不能准时,迟了半小时也就算了,往往可以迟上七八小时。

印度工业不发达,因为处处体现着时间观念不强的现象。但这也是印度诱人之处:在乎时间长短多寡,这是工业社会的事儿,不是印度人的事儿。

小熊pooh说,他只有小小的脑袋,所以记不住昨天和明天要做的事,只能记得住今天,当下要做什么。

成人,大概就是放弃遗忘的能力。

不停算计,以及用各类记事本,手机日历提醒自己该做什么,别忘了什么。

看似效率高,其实不就是把自己卷入社会分工里的齿轮运转中,让自己牢牢地嵌入里头,不能自拔。

 

呵 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坐着火车或巴士,漫游无目的地呆望天空和太阳下的树林草地。

就这样,其实挺好的


2018/8/17 蒋勋 肉身供养:维纳斯

https://scontent.fkul14-1.fna.fbcdn.net/v/t1.0-9/39496778_10156047486702400_2257266259081035776_n.jpg?_nc_cat=0&oh=01a4abbec0fdfa3ee793308a5f7c9b68&oe=5C0BBAD8

 

美与爱,比战争好

//希腊神话存在人类文明中,像是要颠覆人类的律法与伦理。或者,让人类自以为是的固定轨道能有一点反思松动的机会。//

象征美与爱的维纳斯,原配为火神黑菲斯特黑菲斯特常忙着铸练武器,冷漠了娇妻维纳斯。维纳斯就不时发生婚外情。

在一个强调伦理的华人社会,婚外情,过去是要被进猪笼,当下表面上大家会唾弃,实质上可能心照不宣。偶尔我会觉得我们华人社会的传统,承接至现在,表面的很。可能道德伦理捆绑着我们在大众面前的言行,但实质上我们又不甘于屈服传统伦理的束缚,于是暗地里做坏,常见之。

维纳斯不时的婚外情里,最有名的是跟战神mars的相恋。据说战神终日沉眠于维纳斯身旁,怠忽了发动战争。于是,世界太平无事。

神明也有情欲,也有个性,这是希腊诸神和一神教的差异。不曾听过耶稣嫉妒门徒有娇妻,也不曾听闻穆哈默德喜欢吃辣,食物偏咸偏辣。被戴上神性,就不能享有凡人偏好的滋味。

只好大公无私了。

美与爱,比战争好。

//你死我活,指天骂地,不如好好把自己整理得美一点,好好认真去爱一个人//

不晓得为何,脑海浮现贫富阶级的矛盾和相互歧视,还有叙利亚打了好久好久未完的内战。

大家相爱,不就好了吗

好好爱一人,或可能淡化受红尘世俗染患的功名利禄追逐。充满爱的饱满,排挤空虚的心房。人 可能说话也变得诚实和简单。非是顾左右而言他 哟。

#阅读笔记
#蒋勋
#肉身供养 #维纳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