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便写

随便写2018/4/23:往稻城路上的降雪

 

原以为四月天气转热。母亲怕寒,所以去年购票时,就定在四月。

但稻城亚丁海拔高,四月仍降雪。像是大马常下雨的天气,对那儿而言,降雪很平常。

犹然记得,在新都桥住的那个夜晚,也就是行程的第二晚,气温激降,晚上把棉被裹得紧紧的,隔天一早醒来,窗外已是白茫茫一片。厚雪积盖着汽车,山岩,房子,丛林,树木。未有四季的马来西亚,对雪景总有莫名的新鲜感。

天寒,身体热量容易散失,所以需穿棉衣外套等。为了补充热量,也快饿,吃点零食,同时不间断喝点热水,除了有助身子暖和,据临行前导游嘱咐说,喝热水对降低高原反应是有帮助的。

突然的降雪也让道路变得滑溜,车子在隧道间打滑,横摆公路,幸好前后未有车子靠近,不然就大条了XD

 

降雪,也造成堵车。原因是去稻城的路上,上下坡挺多,由于路上结冰易打滑,一些卡车怕刹车不了,只好在平坡等着太阳出来,溶路面的冰霜,才能继续上路。

 

Advertisements

2018/4/16 随便写:通往机场的大巴starsmart 应该改名叫bodohstar

前两周去了趟成都。

和母亲,表姐,共四人。

 

去年先买了去伊朗的个人机票,尔后一想,不对,应该对妈好一点,于是约表姐和母亲定行成都。

结果,伊朗班机停飞,只余下成都行。

 

我与母亲搭乘居銮往吉隆坡机场的直通大巴starsmart。为何我特别提到starsmart这间巴士公司?因为它不止迟了一小时半的出发时间,还比网络easybook app的所显示的时间,迟了一小时半。十点出发的大巴,十一点半才正式出发。网上显示三小时半将抵达吉隆坡机场,如果大巴按时出发,准确抵达吉隆坡机场的时间大概是下午两点。

结果下午两点,大巴抵达马六甲,停站。休息一刻半小时,才重新踏上高速路,继续开往首都机场。

母亲当机立断,立马转换德士,付了两百元的车资,从马六甲赶往首都机场。

犹然记得我向大巴司机询问,何时将抵达首都机场。他回说,不晓得,很难说。

我着急地看时针已逼近下午两点钟,再问:“那我们现在转换坐德士会比大巴来的快吧?”

他回答:“这当然啦”

于是我和母亲,就离开在马六甲车站停歇的大巴,赶往德士车站。

 

司机那幅不关事的模样,我仍旧钦佩。但回想,他也是打工拿工资的茫茫劳碌人一名,我心也就无奈接受这名十分负责任的司机了。

 

starsmart 应该改名叫bodohstar

#kluangtoklia2

#starsmart #bus #bodoh #star

 


2018/3/12随便写:大山阿我想你啊~

Morning #nepal #trekking #morning #moutain #fujifilmxt10

A post shared by Cheng Hui (@chenghui0706) on

 

山,是个怎么样的故事

躲在车辆穿越,钢骨水泥砖墙的都市丛林中,偶尔萌生脱逃的想法。想跑,逃避可耻却有用

我每周一晚在湖边的公园奔跑,大汗淋漓和在山里徒步的流大汗日子,看起来没差。但我们都知道,那是一份意念,是一份意念把我拖到另一个国度,另一群山脉延绵,用脚用身子,去亲近那看似单调重复走路吃饭睡觉的生活

但你不觉我们的日子太复杂了吗?

从优惠卡要我利用消费获得的点数斤斤计较,到投资理财该如何止损如何买进出场,再到保险费是否该加保,甚至是机票促销还得权衡三思:究竟该到哪个地方去好呢?公司允许放假吗?当地消费高吗?

诸如此类的问题,整体性而言,就是个钱字。

钱,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媒介。它让我们明白,为市场为社会提供服务,献出脑力或体力,就能得到相应的报酬。这个报酬就是钱。如果更贴近市场需求,或者市场有更高的需求量,那稀缺造就价高者得,您的手艺您的服务您的体力或脑力,就能卖个好价钱。

看似很公正很平等很好很完善很容易被认同的市场经济,也把整个世界变得凡事皆钱。

 

于是困在老鼠笼里的你我他,偶尔需要喘气,在你我他高不成低不就的不好也不坏的境地,寻找一些乐子,作为生活调剂。呵,更像生活调侃。

旅行是其一的方式。近来面子书出现诸如“马币两千,玩七天玩菲律宾!”“你不得不品尝的居銮美食!”

看似友善的建议,其实透露的就是钱少想旅行,以及更有效率地,也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最大的收益的思维模式。

 

效率,深入民心。

于是我想起大山。看似无意义的徒步上下山,走路吃饭睡觉,不断循环。

比那些夹带市场经济理念,去追赶,去提升旅游的效率,来得脱离世俗,寻真我更确切了

 

但想离奔。还是必须挣点钱。

我们难离开世俗,至少让我们知晓,我们在世俗里挣扎。切莫在他人愿意脱离世俗标准去寻自在生活时,指三道四。

 

都以为自己对了,其实没事儿,挺好的。老觉得对方错了,就王八了嘛。

 


2018/2/11 柯文哲之核电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7656959_10155656849077400_5258168816107399151_n.jpg?oh=9352c6575699993b50ab2b1732a0ba01&oe=5B1CC890

 

//我为什么反对核四?我现在就可以明白的告诉台湾民众,我们没有核化灾的应变方案,因为我不晓得如何疏散五十万人口//——柯文哲

2010年,马来西亚计划在2022年兴建两座核能发电厂,以应付日益增加能源需求,但是遭到反对党的反对,并质疑政府管理核子科技的能力和解决核废料贮藏问题。

因民意抵抗,暂作罢后,2017年3月,“国际原子能机构针对马来西亚欲兴建核电厂而进行的综合核能设施第一阶段评估报告显示,马来西亚已做好充分准备发展核能”,再掀起社会舆论。

正如过往舆论声音总不能坚持到底,总在半途消音,掀起话题讨论结果不了了之,无结果无定论无解决方案,只被褪色成为民众喝茶聊天的趣事儿,核发电厂议题也暂入土为安,等尸变后再成为报章媒体焦点,之后再入土为安。

柯文哲在<白色的力量>谈及核能。提及两个基本质疑:一,以什么样的时间单位来考虑这件事?倘若短期获利,长期失势,难道还要建核能发电厂?

二,台湾没准备核化灾的应变方案。大马也不会准备。在朝中部长首相爱拿上苍做借口开脱的马来西亚,在大选日期都要由上苍做决定,felda索回土地也因为是上苍祝福,凡事有神祝福,就能成功,无神明祝福则一切枉然,这显然和自然科学里人类对自然规律的探索,归纳,质疑,再探索,再质疑的想法背道而驰。

强调人类的主动,脱离以神为中心思考是西方文艺复兴的意识形态,也是西方脱离宗教黑暗时代的思维变革。

凡事以上苍为说辞为开脱的理由,不以系统化的标准程序作业为执行模式,不以检讨机制作为拒绝重犯同样错误的第一方式,若核电厂发生事故,就如东马苏录军武力侵犯沙巴,在作战中英勇牺牲的沙巴警方,除了用一部短片阐述沙巴警方的英勇,却无深入追究为何发生苏录军武装事件?政府以国家机密的冷藏报告书,拒绝透露事前事后的众多决策,那该如何有效检讨现有反武装暴力事件的应对机制?

像近来的一马公司弊案,更被司法部认定为机密文件拒绝公开。我们未能从错误中学习,设定条规法律阻止类似事故重新上演,只能不断看着一个又一个相似的事件不断发生,一伙又一伙的涉案者逍遥法外。

因为无法根据每一次犯下的错误对现有法律做检讨,设定新法律法规或修正现有法律条文,阻止重复性的错误发生。法律,基本失效。

核电厂若发生运作事故导致核化灾,该如何处理?政府必当能拿出一叠厚厚由文字堆叠起来的报告文书,向记者有条不紊地解释该如何疏散群众,该如何制止核化的扩散。

但是在兴建核电厂时,民众知道该如何疏散吗?民众对核电的认知,是大马兴建核电厂的关键。

//全国住户抽样框架由2010年普查时采用的普查区廓(Enumeration Blocks)所组成。调查的采样是由大马统计局所提供的。

当受访者被询及是否会支持政府在他们的住宅区附近建造核电厂时,我们发现90.52%的人民持反对意见。雪兰莪州拥有最高的反对率(97.70%),紧接是吉隆坡(97.04%)和槟城(96.38%)。支持政府建造核电厂的最高支持率是来自砂拉越(17.43%),其次是沙巴(15.79%)和纳闽(14.80%)。表1显示了各州人民的反应。// —–当今大马

但在群众皆反对的情况下,大马政府似乎偷偷摸摸地不断寻找突围的可能。像2017年三月,“国际原子能机构针对马来西亚欲兴建核电厂而进行的综合核能设施第一阶段评估报告显示,马来西亚已做好充分准备发展核能”

像是提示暗示明示群众我国政府有意兴建核电厂的计划。当兴建核电厂间断在报章媒体出现,在民众心底种下潜移默化的意像,大马政府是否就开始进一步试探底线,如公布兴建核电厂地段,或开始为兴建核电厂有利电费降价等发言。

难过的是,我们无法深入讨论核电厂背后的真实原因:民众是否愿意接纳电费起价?节约用电的最好方式不是宣传,是以电费高低做市场调节。但如今大马民众以被训练成“涨价就是错”“gst导致价格涨价,就是坏”的思维。

一谈钱,民意就掉,民众就策反。这是低智民主导致的民粹政府。不驻足长期效益,只顾低头短视看着脚下的崎岖路,我们能抢就抢,能占便宜就占,大马执政党是掠夺大马民众的利益,但大马人民也尽可能强奸这片美好土地啊。

大马兴建核电厂,或将实现。因为执政党说先进国都发展核电。也因为民众不敢质疑也想质疑,只想在政府宣布核电厂地段后,赶紧搬到远远的,求自保就是福分,发生核化灾,大家就一起呼唤上苍保佑就是了。

#阅读笔记
#柯文哲
#白色的力量
#核能发电
#马来西亚

推荐阅读

国际原子能机构报告: 马来西亚已准备好发展核能
2017年03月09日
http://www.chinanews.com/m/gj/2017/03-09/8169319.shtml

核能在大马
大马水务与能源研究协会
2015年6月30日下午3点40分
https://m.malaysiakini.com/bulletin/303560

马来西亚谈核容易?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51894

核电厂从福岛到大马还有几里路?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50878

link


2018/2/6 社论 :飙车族的心理需求

 

标明“飙车族”,带歧视。把“飙车”归纳为一类人的共性,其实很不公平。或许每个人都有想加速的欲望,都想飙驶在高速路上,只是被法律被不想给他人造成麻烦的想法给压抑了。

也或许仅仅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我们的神经系统,在频密的外界刺激下,会寻求安逸,但在过度安逸的情况下,会寻求刺激。在都市里守法守规则,朝九晚五地例行活着的你我他,给多点钱吃顿好的,花点钱买机票旅游或到购物商场逛逛买卖衣服裤子什么的,皆是为感官神经系统给予刺激,给予兴奋雀跃感。

嗜吃,嗜买,嗜酒,嗜赌,让“嗜”搭配任何一个日常行为,似乎就显得贬义甚甚。沉迷,对一个频讲中庸,却错误定义中庸为中间的社会而言,沉迷就是错。

沉迷,可被认为是持续寻求并扩大神经冲动需求的现象。像从前你一天吸一支烟,如今你一天抽一包烟,这表示你不能再满足于一支带来的快感。像过去飙车时速在一百二公里每小时,如今你要得到更多的快感,得到更多的神经刺激,时速就必须提高至一百二以上。

欲求不满,则不悦。

欲,是大部分宗教排斥,避忌。

但欲其实恰恰体现,我们身理心理的真实需求。飙车,飙摩托,犹如社会滋事分子,但这行为的背后,可能仅仅是生物寻求更多的神经刺激。

小孩玩手机游戏,也同是。在充满恐怖袭击的伊拉克,也有人飙车(可能神经刺激仍不够,也或者在危险国度的大街上飙车能得到更多的神经兴奋),除了立法禁止以外,我不认同设置更多的无效率检查站(飙车看到检查站就放慢速度了,有何用呢?),最好的方式是执法严格外,以替代方式给予飙车所需的神经刺激,另一个较安全较不影响他人的方式:如设立更多的足球场足球俱乐部,提高各类活动比赛奖金等等。

我国宗教意识与家长式的权威政治,太强调苛责与加重刑罚,殊不知,加重刑罚或许让飙车行为更具魅力。就如我妈不准我喝汽水,当我妈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地大口大口喝汽水,给予我更大的神经刺激

让飙车飙摩托行为所表达的神经兴奋需求,得到补给,才是人本教育。强制压抑欲望,我国已经很在行,且效果差强人意。政府设飙车场地,限制飙车行径,在执法不严在缺乏更完善制止飙车法律的条规下,飙车场地的出现,可能会让飙车族误以为飙车行径是合理合法的。

飙车造成的事故,噪音,波及公路使用者的安全,这除了挑衅执法单位的灰色地带,也威胁社会文明的建设:不顾及他人感受的社会,不成文明。


2018/2/6 社论:印象诚信党

印象诚信党

我知道诚信党比伊党更开明,但相较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的开明程度看起来介于 公正党行动党等多元种族政党 与 伊斯兰党之间。

宣扬进步,但仅限于从伊斯兰里诠释进步。

如果诚信党能做到这种程度,对于一个没财力物力没根据地的诚信党而言 已经很赞了。

但 现实是 诚信党的开明伊斯兰言论,并没对社会造成舆论。

我想 这或许是票源影响。单就去年惹出的伊斯兰事件就多不胜数,穆斯林洗衣店,猪毛刷等,在国内穆斯林舆论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仍旧是保守言论。

诚信党要得到民心,先必须打开舆论圈,制造话题,提出论据,这样才能招揽有共鸣的选民。如今,诚信党并没有打出自己一套组合拳,更像是依附希盟的反伊党阵线。

我希望诚信党大胜。但就现实而言,这可能很难。如果诚信党是一件商品,难卖。


2018/1/14 随便写:冬天阿,你不大友善啊

 

上周去了趟云南。机票便宜,拉了三两友人就成行。

起飞时才发现乘客不过半。后想想,也对,天冷嘛。

飞机从吉隆坡直抵云南首府昆明。凌晨一两点出机场也去不了其他地方,于是我们忍一忍,在机场呆一呆,搭中国国内航班从昆明直飞丽江。

没少做功课,但见着景点门票,就狂吐舌头狂摇头。像天热的马路上,狗儿边吐着舌头边摇头。

中国旅游,避不了的消费是景点门票与交通费。这两者要减价,着实不容易。前者,乡民的对抗方式是逃票。但作为省政府重要收入的一环,逃票越见困难。至于交通费,没被多坑钱,就算幸运了。尤其路人甲司机带你上的景点景区,无一不是为了向景区/餐区/纪念品售卖处索取佣金。人心是好,但在啥都能卖,啥都能挣钱,啥都推行市场经济主义的中国,能兑换成现金的,都尽可能卖好价钱。

听中国友人说,在冬季的华山里,山里的宾馆已满客,夜色已黑,只好找石凳趟睡至天亮了。谁知道,一老翁见他躺下,随即上前要钱,说这是他占的位,若他要在石凳上睡觉,要给五十元人民币。友人见四周石凳皆有旅客,只好拿出毛泽东像的绿色纸币,交到乐嘻嘻的老翁手上。

那还是个冬季。夜冷宿街头已惨矣,还要给五十元才能睡石凳。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些事儿我们搞不清。

 

丽江气温低。我们入住客栈时,柜台服务员告知我们当下的气温是零下三度。那真是个冷早晨。

午后阳光打在古镇上,靠太阳暖和,就没早晨来得冷。附近兜了几圈,入夜后,气温急降,脚都抖索了。

中国冬季冷偏干,手臂腿部嘴唇等处,在持续干燥的情况下,会痒。手一抓,就脱皮了。据友人说,这或是平日爱洗澡的我们,把油质都给除掉,导致肌肤没法保持水分,只好干裂。

去了趟云南回来,真觉得冬天阿,你不大友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