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便写

随便写2017/9/17:浅谈大马政局

 

首相纳吉访美,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握手言欢下,大马向美国购入飞机及飞机引擎。以及公积金局对美国基建的几十亿投资。

特朗普是个商人,一次握手,一份邀请函就为美国带来百亿的外汇。

 

纳吉会不会在大选倒台?

中美默认纳吉的领导人地位,哪怕美国政府仍在调查一马公司的洗钱案。反对党阵营,对中资流入我国,态度有所保留,对美的态度,似乎在前首相马哈蒂在任时对美国发表的批判言论上可窥见,我国未来发展或更接近老马时代的民族主义。以土著特权优先的政策核心不改变,废除一连串苛捐杂税,却无法对国家财政赤字提出有效的盈利方式。

反贪是反对党阵营的打出的强烈口号。而在中美两大势力博弈的国际政治舞台上,反对党似乎冒失着只低头下看自己的双脚。认为走好每一步,就能迈向先进发展国。忽视中美大格局发展,是不理智也是缺乏远见的井底思维。在越见全球化的当下,来往频密的交易及人员走动,还有诸如难民潮及边境领地纠纷,已老实告诉大马国民,不能再沉浸在当初由前首相马哈蒂掀起的大马经济腾飞80年代。

不能不了解一带一路带来的冲击,也不能不去理解区块链bitcoin等新科技导致的发展趋势。

反对党阵营,希望联盟,最匮乏的或许恰恰正是“希望”。若选民只聚焦在反贪的希望上,认为只要贪污解决,政府大力发展,国家经济必然情势大好。相当然尔,简化浓缩选民需求,已诚然把民众及国家带上更理智的方向走去。

反对党行动党屡提出马来人海啸。其一效应是,要华裔选民纵然对反对党有不满,但以大局为重,继续支持希盟。

这论点背后,其实是简单的因果论。认为这次大选反对党有机会执政中央,渴望改变时局的华裔,在见证部分反对党国州议员的无能后,还继续把票投给反对党的唯一理由就是:希盟有机会执政中央。

至于近来的废票论,则以希盟没机会执政中央为假设前提,要求选民执行监督的责任,对表现不如意的反对党议员,投废票:即不支持执政党,也对反对党失望。

投票投谁是每个人选民的权利,我无从干预。

但如果上届中选的选区议员能交出好成绩,而非用“大局为重”“马来人海啸”“就欠华裔的支持”压力我投反对党,那其实我会更开心。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选民又将经历新一轮的民主认知:希盟执政中央?还是废票表达民意?

推翻巫统真的能解决问题吗?土著团结党不也是巫统B队?我们支持希盟是仅仅为了反贪,废除消费税?消费税废除了,余下的财政漏洞,改由谁填补?公正党行动党土著团结党,诚信党,各有各的问题,我们是否要剖开他们光鲜亮丽的宣传外衣,直抵反对党阵线的核心价值观:土著特权废,还是不废?国家将继续走向伊斯兰化,还是走向世俗法政路线?

毫无疑问,这次来临的大选,选民的民主认知,绝对会被提升至另一个等级

Advertisements

2017/8/17 手冢治虫:绪方洪庵是位体贴的好医生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914540_10155247221492400_526408837150989327_n.jpg?oh=e754c6b48002166c6713ee5d6906b919&oe=5A1DA82D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842085_10155247221587400_5588782127389900996_n.jpg?oh=961b6f27a60b886d834c4027c1501ed4&oe=5A1B54E0

 

喜欢这样的家伙。卸下身份地位,就牢记着怎么帮人,怎么帮村民种牛痘以抵抗天花。编个故事让大家相信,还自掏腰包为接受种牛痘的百姓配上米粮。

鼓励大家种牛痘。不为徇私,为的是大家能在天花肆虐遍野的当下,一起活下去。

强调社会分工协作的当下,我们的社会规定好每个人的责任。像我现所处的建筑工地,绑铁的绑铁,做木活儿的干木活儿。大家在这栋建筑里,只负责自己小小的一部分。

这在当下被称作是效率。因为工作带着重复的特性,所以才能批量运作与生产。

因为重复,所以单调,无聊。赶快把工作做完,闲空娱乐是大家每天期待的事儿。

当事故,错误发生的时候,推卸是第一反应。这也显示我们的社会不足成熟,把错当成消极解释。积极地看,错误,是帮助我们寻找及检讨步骤运行时的出错点。

修正矫正后,这套程序将产出更优的作品。

医生,何尝也不是。见病症,不见病人,把症状搞清楚,配药收钱。但病人是人,就有感受,就有情绪。

但医生也是人,是人就会无聊就会趋利避害,忙里偷闲。

过去的老家伙,虽学历不高,但那份执着的态度,真的让我钦佩敬仰。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882513_10155247221377400_4755660531224249074_n.jpg?oh=4cfd74211ba1668266942e9948580717&oe=5A2990E0


2017/8/11 读易中天: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泉水干枯,被困鱼儿相互吐出湿气维持对方呼吸。此为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庄子言,还不如在水中相遇相识相离别。

道家站在儒家的对立面,像面镜子,投影出独尊儒家的滑稽。像相濡以沫,了不起的不离不弃,相互友助的精神,在儒家独大后,变得滑稽。追求这种成就,还不如想方设法预知灾害的降临,避免垂死的挣扎。

我很喜欢的一位作家蒋勋,谈起小时候的一个想法。只要有人掉进河里,不管你会游泳还是不会游泳,你都要跳下去。死后,村民就会在你跳水处立个碑,雕像,纪念你

我小时候也老想着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英雄模样。如电影功夫里的挑夫,裁缝佬,平日俗人一个,临危之际,抓起棒子就冲在众人之前,为他人而牺牲。

社会需要无私的人,但我们不能苛求所有人都有无私的情操。从另一个面理解,如果社会需要人人都是英雄,那是否表示这个社会的政策法规出了问题?

在大制度大政策覆盖大部分民众时,那些小部分不受益,受难的民众,个人英雄能为这些人排解困难。但如果整个社会都遭殃,那渴求再多的英雄出现,是否是国家政策的无效率,无行政能力?

像马来西亚的消费税。政府的理由是,救国家赤字。用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角度理解,为何不检讨赤字的产生,不去预防国家财政的超支,却等到赤字发生了,才以救国救难的名义征收苛捐杂税。

道家杨朱言:“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

当这个天下不再需要人人无私付出和贡献,这个天下就得救了。社会不安定不安稳,才需要个人以牺牲自我的行为,维持社会的平和和秩序。但强调个人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是否是利惠统治阶层的集权欲望?

像战争。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是军人体现在战场上的爱国情操。但如果军人对抗的不是外敌,是国内的异议者,是侵犯他国的护卫军。我们能赞同这类牺牲小我的伟大情操吗?

我想不能。

被滥用的为国贡献等诸如此类的罔顾自身利益的伟大爱国情操,很可能被统治集团给滥用。天下的人幸福,不只是统治集团的幸福,而是每个人都幸福快乐,这才是上天下太平乐世。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2017/8/6 副首相扎希说敦马非纯马来人—— 认祖归宗选爸爸吗?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663898_1417098965053320_4503507913610558856_n.jpg?oh=72b58525903a8ed5c6ccaa64cac93710&oe=59FE4F9E

 

2017/8/6 副首相扎希说敦马非纯马来人—— 认祖归宗选爸爸吗?

副首相阿末扎希通过登记局管道,看过马哈迪的身份证,上面注明马哈迪的名字为“Mahathir a/l Iskandar Kutty”,并把身份证号码一并念出。

1。侵犯隐私与权力滥用

利用职权便利,获得敌对党派的资料,这滥用公权力的不好示范。假如前首相敦马哈迪的资料能被浏览,那在野党人士能不糟幸免?而普罗百姓的身份资料是否轻易被外泄?

利用职权行方便之门侵犯隐私,这是公务员违背职业操守,渎职之罪。在公开场合,公然展示涉及隐私的身份证资料,理应罪加一等。无视个人隐私的重要,公然彰显高官特权,这无疑打击公家机构在保护个人隐私上树立的诚信。

而大马高官用权力之方便,窃取个人资料伺机攻击政敌,这玷污了民主票选机制。君子之争,基本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人身攻击,且是擅用职权,获得敌对党派的个人资料。这老实显露大马民主陷入朝野政党人身攻击的泥沼里。无法聚焦在问政,国家政策福利经济发展投资等大课题项目上,却问他老爸是否来自印度,他妈是不是马来人,我们到底是在认祖归宗,还是在选国家领导人?

2。血缘比能力更重要

副首相阿末扎希向他人展示前首相敦马哈迪的身份证姓名与身份证号码,似乎是以此调侃前首相敦马哈迪拥有印裔血统的身份 。这透露出一个问题:遴选国家领导人,纯正血统比能力更为重要。

这是逃不脱种族政治的马来西亚所陷入的困局。

伊斯兰党把诚信党唤作叛徒。巫统认为土著团结党背叛巫统。这种种迹象显示马来人似乎在乎忠诚,胜于其他方面的考量。效忠,可以是愚忠。盲目跟从上层领导的指示,罔顾违反人权,平等,自由等的事件发生,强调党内团结,强调民众团结,罔顾公权力被滥用,公务员滥权等事件,这把马来西亚导向民愚的方向发展。

遴选国家领导人,血缘比能力更重要的原因或在于对其他族群的不信任。而这背后是公共部门公共政策上徇私舞屡见不鲜,让民众缺乏对法律的信任,对民主的信任,对政府的信任。进而把信任交托在同族人的手里。

古时候,无政府医院,无警局消防队,生病就找亲戚借钱,治安不好住在一起的族人就轮番巡逻,发生火患大家就一起救火,重建。现下有公立的政府医院,警局消防队,社会分工逐步细化,而同宗同族的关系开始不如过去牢固,因为民选出来的政府提供更好的福利政策,让社会持续运转,持续进步,让生活在里头的你我他不会因为没有足够的亲戚而必须自己採草药治病,半夜起床巡逻,发生火灾时自己一人拎着桶往火里洒水。

但在当下的马来西亚,我们的公共部门公共政策真的平等对待每一位马来西亚人吗?其实没有。一是土著非土著,将大马公民分成高低两等人。二是公共部门滥权贪污行径普遍。屡见不鲜的稽查报告,年年都在抓贪,但被控上法庭的部长级人物,几乎没有。

民众对司法对民主缺乏信心,寻找血缘关系的同宗同族之人似乎是最后的依靠。被误导成侵占财富的非土著华裔,更是土著团结的实际理由。在倡导效忠,团结的呼喊中,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印裔身份被批。

是印裔是华裔还是巫裔,我们选的是国家领导人,又不是认祖归宗选爸爸选爷爷,马来西亚除了继续被政客搞的蠢下去之外,应该没其他路可以走了

(facebook  link)


2017/7/30 从旅游税的变更看政策修正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375850_1410986715664545_2975721441197369900_n.jpg?oh=a9f82bc9cdb0d33c0c8f1d51b5dd2f1a&oe=59F09409

 

2017/7/30 从旅游税的变更看政策修正

旅游税今年年头在国会辩论后通过。值得一提的是对旅游税反弹激烈的东马议员并没在国会提出疑问。今年六月,国阵政府正式提出旅游税的范围及落实时间,随即引来各界批评。先是个工商业者对苛捐杂税的不满,再来是砂磱越部长级人物对旅游部长纳兹里的横批。

碍于国阵领袖相伐有损国阵形象,这场延续几天的嘴斗,以砂磱越旅游局退出中央政府旅游局为收场。就砂磱越国阵领袖即别过往的大反应,很大原因在于砂磱越本土意识的觉醒。砂磱越国阵领袖为民表率的举动,实则是意图建立自身捍卫砂磱越权益的形象,以继续获得民意支持。

上回大选砂磱越大选出现S4S(sarawak for sarawakian)的呼声。相对西马繁荣景象,东马显得落后,基础建设不足。东马的经济落后一方面是中央拨款不多,另有一方面是砂磱越前领导人的垄断经济独享经济成果。

砂磱越国阵领袖之所以勇于反对旅游税,甚至不惜交恶同属国阵阵营的纳兹里,主动提出退出大马旅游局,这显然是砂磱越民意所趋:对苛捐杂税的反感,以及对西马国阵领导人的自大有所不满。砂磱越国阵领袖不断重复“绝对以砂磱越本土利益为利益考量”,是为逐渐清晰的本土意识民意作表率。

西马国阵没法如压制马华民政一样,打压砂磱越领导人的违和言论,其一原因或许是未获得过半支持率的国阵纳吉内阁急需砂磱越的支持。砂磱越也了解这点,于是要求得到更多的经济利益,例索取更高的石油税回馈。砂磱越的本土意识越强,有助于本土的经济建设,在政策条规上砂磱越的分权对抗着越见集权的国阵中央政府。

旅游部长纳兹里于7月26号宣布旅游税只限于非马来西亚公民。这是否为诸多争议的旅游税划下句点?这是一个疑问。但同时我们也看到闹了一个多月的旅游税,国阵政府在面对民意及党内外反应逐渐调整政策内容。这也许是上届大选后,国阵政府在政策上显得更趋向民意,对民意支持率的敏感度也有所提升。

从信息回馈的角度上理解这严肃的闹剧,过去迟钝的国阵政府似乎如今对民意更在乎,也更快地在政策上作调整。哪怕是龟速,但和过往比较国阵部长们的形象不再像是在国会睡觉,缺席国会,而是稍微更敏锐,不那么沉睡。

自由言论空间的拓展,以及民意调查机构的发展,皆有助于执政党掌握民意动向,以在颁布新政策时,提前调整。虽然反应属龟速,但大马民主确实正在进步中。政府没显得从前那么高贵,民众也不再那么卑微,我们朝更平等的对话路上前进。

(link)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375936_1410986668997883_5865924604832668953_n.jpg?oh=8599f96b1230fbb8be0a04a8b349d1a1&oe=59EC2A01


2017/8/6 易中天谈墨子&尚同尚贤的新加坡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31.0-0/p480x480/20616765_10155218296662400_1758046178292149756_o.jpg?oh=e8117a75e6f297f5314ad4a62a973352&oe=5A29B65A

 

2017/8/6 易中天谈墨子&尚同尚贤的新加坡

墨子打出兼爱的口号,和儒家的仁爱相比,兼爱彰显道德的超越性。仁爱则体现可能性,也就是实践的可能,更可能更容易被实践,被社会所接纳。

兼爱为何?儒家仁爱谈爱有亲疏,我爱我爸,肯定胜过我爱你爸。兼爱就是我对我爸的爱,和对你爸的爱是一样的,相同的。

换个目标人物这事儿就有趣了。爸换成老婆。仁爱谈我对我老婆的爱,肯定多过我对你老婆的爱。兼爱就,你对我老婆的爱和你对你老婆的爱是同等的爱,下场不是你不被你老婆干掉,就是被我给干掉。

爱 应被解读为关心,关注。

儒家依亲疏有别,爱的等次就有别。据亲疏远近,爱有差别。这是现实社会里的人之常情。所以易中天指儒家的仁爱具备道德的可能性,在社会里实践相对较容易。

兼爱是道德的另一面:超越性。如果爱你爸就是道德,那道德是否太简单了点?我们称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多半是因为他在行为上超越一般标准。假若一人吃中饭,见乞丐乞讨,他邀乞丐同桌共享午餐,如久不见的兄弟朋友般招待,那我们或可以称这个人有道德

用私利区分仁爱与兼爱,仁爱是带私利色彩的爱,兼爱是不带私利色彩的爱。前者是道德可能实践层面,后者则是道德的标准超越

我想聊的是墨子的另一主张:尚同,尚贤。

如何实践兼爱?尚同。下级跟从上级命令指挥。若君王实践兼爱,那下级的官员就跟着兼爱。那如果君王不实现兼爱呢?墨子回答不会。墨子提出尚贤制度。最显明者当君王,次显明者当下一层领导人,再次之贤明者当下下一层领导人。以此类推,尚贤尚同后,兼爱可行。

当时当君王的条件是什么?一看出身,二看兵权。和贤不贤,可能真没关系。

刻板印象中的邻国新加坡似乎就按着尚同的方式运作着,且通过民主票选实现尚贤的目标。那新加坡兼爱了吗?

古时候邻里关系融洽,其一实质原因是,政府的公共服务严重缺席。像医疗保障,公积金等,过去没有这些东西。邻里关系融洽,家族血缘内的亲人亲近,很实在的原因是 互惠互利,相等于买保险。你帮了我,以后我就会帮你。在法治不保人权不保人人平等不管人活着是否需要尊严的时代,家族的血缘关系是,不靠谱中的最靠谱依据。

在新加坡公共政策不断完善,亲人之间关系疏离,是政策的导向。墨子所言的兼爱,似乎有点现代公共福利政策的影子。当政府充当福利政策的实践者及维持并加强福利制度时,墨子的兼爱就失去实质上的意义。

兼爱所体现的道德超越性,在更讲求效率,能力的新加坡,更显得不重要。你不会因为扶一个老人过马路,迟到上班而被上司嘉奖。你只有可能会被骂被炒。

道德,在新加坡似乎回退到底线:法律。不违法,即是道德。但讲法治的新加坡,维持了社会基本秩序,不讲法治拼了命讲个人道德的马来西亚却乱糟,这值得反思。

尚贤,为新加坡特征。人力市场就业岗位向全世界开放。吸引人才推动经济发展,进而建国立业,尚贤是小国新加坡的求生之道。放在政治上,精英执政体现新加坡民主制度的特色。

春秋战国年代,贵族阶级受教育,普罗百姓就为农耕为养活自己为缴税而苟存着。贤,可被简单区分为教育程度高与教育程度低,甚至是没受正统教育。

新加坡尚贤,贤的定义或局限在国家层面的经济发展。以国家为考量,民众配合国家政策做出调整配合。一位贤人,是释放更多的福利政策给民众,让民众缓一缓生活的高速运转,还是以国家未来建设为目的,把钱投入更多的基础建设,商业工业贷款。

何谓贤?如果民主投票是选贤,那一位上市公司的老板和驾德士的司机铁定对“贤”的定义有所区别。

这或许也是过去的方法,不能直搬来现代用,因为环境不同,社会结构政治文化皆不同。

新加坡尚同,倒做得挺好。尤其在李光耀时代,对自由言论的压制,没有争吵没有异议,呈现太平景象。

法家韩非子对权谋一述,我觉得特像新加坡。

有天颁布新政,民众看了新法,有人说糟,有人说好。韩非子一股脑,把站出来议论的人全给抓了。于是,没人再敢议论新政新法。韩非子点头,微笑。

李光耀时代,确实如此。如今李显龙稍开放自由言论,对新加坡政府的讨论开始增加。这能被视为李显龙释放言论自由带来的“乱”。别于李光耀拒绝言论自由所带来的“和谐”,新加坡民众正接受言论自由带来的煽动,激辩,价值观对立的真实考验。民主,本质之一是民智。民智 不是书念得多就民智高,是互相尊重对方立场,是相互妥协,异中求同地寻求解决方案,寻找共同目标,这才能携手共进。

马来西亚各族同是。


2017/7/22 吉兰丹副州务大臣指公开鞭刑实并非是在公共场所,而是公开场合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228613_1403828459713704_4925177275978347182_n.jpg?oh=ec6e3d3de63740669aeea3adcbed61c0&oe=5A09B120

 

吉兰丹副州务大臣指公开鞭刑实并非是在公共场所,而是公开场合

公开鞭刑,不代表在公共场合鞭刑。

公开(tempat terbuka)和公共(public area),不就是公众能选择停留或离开的地方吗?意图把公开和公共区分开来,再辅以长篇大论做解释。公开鞭刑,不就是鞭给其他人看吗?把地点区分成公开和公共,但这两者共同点是路人甲乙都能随意停留或离去

这不是鞭给其他人看,那是什么?

公开鞭刑,就是让民众可以围观。从历史角度出发,这或许起着警惕的作用,如过往的斩首示众或在行刑用的断头台。同时这也是让不持反对声音的民众,认同囚犯就是坏人。

公开刑罚,可以被当作统治者威慑百姓的一种恐吓方式。

在踏入21世纪的和平年代,勾心斗角比武力争斗来得多,心理病比战争受伤来得普及。公开鞭刑在过去,那个蛮荒年代,起着警惕民众勿犯法勿违法的警告作用。示众的目的除了警惕,还让市民体现个人道德情操:向受刑的囚犯厉声谩骂。骂得越狠,表示你的道德情操越高。

统治者指证坏人,民众亲临现场观赏刑罚过程。坏人是否是坏人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统治者及民众已达成共识:这人就是坏人,坏人就该死

踏入21世纪,那不远的六七十年代,家里没钱把孩子送给亲戚寄养的例子不少。那是一个贫困的时代。渐渐的我们国家迈入经济腾飞的八九十年代,迈入21世纪后餐餐温饱已不再是生活的难题,富贵病如糖尿病等疾病案例开始增加。吃饱不再是问题,吃少才是当下面临的挑战。

心理病例开始年年增加,意味着我们的时代已从饮食温饱迈入心理层面,最近常被提起的幸福指数,生活满意度等,皆在为当下的民众生活做评估,衡量社会进步的尺度。

如今,吉兰丹竟然要公开鞭刑?这犹如在课堂上的老师把分数不及格的孩子揪出来鞭打。这是社会在倒退,但我们从外在的衣食住行,逐渐过渡到满足人内心的心理需求,公开鞭刑等同于回到那个三餐不济的物资匮乏年代。

公开鞭刑,示众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上面子书广泛流传受罚者的面容。让他有机会因为媒体的渲染,而跳楼自尽?

社会进步的尺子不只是丰衣足食,还是要还给一个人生存的尊严。哪怕他是一个罪犯,他都有机会改过自新,成为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好人。

公开鞭刑,不是在公众场合鞭刑,但我预测,公开鞭刑的场合或许会变成公众场合。而那些跑去看热闹的家伙,是为了释放自己内心的残忍,还是为了表现道德清高而大声谩骂,这两者都不是一个社会所体现出来的宽容。

想像你买了汉堡,走到公开鞭刑的场所,一面嘴嚼面包烤肉,一面指着受罚者和隔壁陌生人说三道四。这怎样看,都是一个残忍暴力社会所显示表现出来的恶心景象

(facebook link)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258099_1403828533047030_4439377251224558336_n.jpg?oh=0392db98e5988f6190af7338209bf044&oe=59ED86B8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258185_1403828606380356_6705622521420115725_n.jpg?oh=956b35ef071d8af292d97c4e66b481f8&oe=5A09F1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