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随便写

2018/1/14 随便写:冬天阿,你不大友善啊

 

上周去了趟云南。机票便宜,拉了三两友人就成行。

起飞时才发现乘客不过半。后想想,也对,天冷嘛。

飞机从吉隆坡直抵云南首府昆明。凌晨一两点出机场也去不了其他地方,于是我们忍一忍,在机场呆一呆,搭中国国内航班从昆明直飞丽江。

没少做功课,但见着景点门票,就狂吐舌头狂摇头。像天热的马路上,狗儿边吐着舌头边摇头。

中国旅游,避不了的消费是景点门票与交通费。这两者要减价,着实不容易。前者,乡民的对抗方式是逃票。但作为省政府重要收入的一环,逃票越见困难。至于交通费,没被多坑钱,就算幸运了。尤其路人甲司机带你上的景点景区,无一不是为了向景区/餐区/纪念品售卖处索取佣金。人心是好,但在啥都能卖,啥都能挣钱,啥都推行市场经济主义的中国,能兑换成现金的,都尽可能卖好价钱。

听中国友人说,在冬季的华山里,山里的宾馆已满客,夜色已黑,只好找石凳趟睡至天亮了。谁知道,一老翁见他躺下,随即上前要钱,说这是他占的位,若他要在石凳上睡觉,要给五十元人民币。友人见四周石凳皆有旅客,只好拿出毛泽东像的绿色纸币,交到乐嘻嘻的老翁手上。

那还是个冬季。夜冷宿街头已惨矣,还要给五十元才能睡石凳。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些事儿我们搞不清。

 

丽江气温低。我们入住客栈时,柜台服务员告知我们当下的气温是零下三度。那真是个冷早晨。

午后阳光打在古镇上,靠太阳暖和,就没早晨来得冷。附近兜了几圈,入夜后,气温急降,脚都抖索了。

中国冬季冷偏干,手臂腿部嘴唇等处,在持续干燥的情况下,会痒。手一抓,就脱皮了。据友人说,这或是平日爱洗澡的我们,把油质都给除掉,导致肌肤没法保持水分,只好干裂。

去了趟云南回来,真觉得冬天阿,你不大友善啊。

 

Advertisements

2017/12/11随便写:冒感

冒感。不喜感冒,所以把它唤作冒感。

习惯追究病因,或可能是天气,也可能是劳碌,更可能是昨天吸二手烟吸得多了。四五友人同桌,就我一人不吸烟。这就受罪了。谈笑间,吸了不少。隔天我就病猫了。

心情低走。友人注册结婚,面书上是恭贺;友人带孩子出国旅行,面书又是抱怨又是感恩。

单身日子维持十几年。半年前,我还不觉怎样。换了份工作,闲开了,就觉得女友,家庭很重要。就白天还是那个白天,夜晚还是那个夜晚,路灯还是那个路灯,就觉得生活少了什么。能用非常确定的语气告知还在跳动的心脏:是真的缺了什么。

生活不空白,只是略微黑白单调。蓝天仍旧蔚蓝,只是些许退色。

提不起劲的自我,只能在流汗奔跑中寻找激励。绕着一个人工湖或草地一直跑,看起来也很笨。但大汗淋漓时,至少我不用想些什么。

寂寞的时候,想干嘛
突然就想吃泡面。真怕,吃着吃着,就哭了。


随便写2017/12/4:gdp增长,为何你我无感,可能经济增长所制造的财富未流入你我口袋

//当然所谓gnp这东西,如果能稳稳当当地放在新宿西口广场,让想摸的任何人都能摸得到的话,我也可以信任它,要不然,没有实体的东西实在难以相信。//—–村上春树<村上朝日堂>

这话贴切地形容当下的经济数据指标与民间生活的距离感。尤其在政府宣布经济数据报告时,通过那几个看似简单的数字描述国内经济持续增长,政客们就一股脑自我感觉良好地相互对笑,似乎各个都顶着光环,站在台上期待民众的鼓掌赞扬。

民众对经济的体会是从自身经历的。如果一位家庭主妇在菜市场里用同样数目的钱,购得更多更丰富的食用素材,那她或许就会感觉国内经济发展良好。

而如果是一名售卖房地产的员工,持续的房产销售量不佳,他自然就觉得经济下滑。也因为每个人是通过自身感受去理解经济概况,主观地理解经济体就容易产生偏差。于是经济学里用gdp,gnp等经济数据标准作为衡量经济增长或衰退的较客观工具。但计算方式的简化,使这些经济观测指标必须不断重新检讨与修正,并辅以其他数据指标作为更多面向,更客观,更贴近民生的经济观测工具。

政府屡屡提供各种指标,并明示民众应该为我国的高增长而倍感荣幸。这同样陷入上菜市场的家庭主妇与房地产销售员的主观陷阱。反客为主地强调各类经济观测工具,如gdp,gnp等维持的高增长率,这其实偏离了科学的质疑态度,也远离了部分民众在经济增长中未受益反倒受通朋所害的事实。

国家经济总值持续增长是事实,但民众生活水平一年比一年苦也是实情。看似矛盾的这两者,或许表露一个事实:财富越见集中在部分人手里。而富者越富,贫者越贫,则是大马越演越烈的实情。gdp增长,为何你我无感,可能经济增长所制造的财富未流入你我口袋,而大部分人都和你我一样只有观望和享受通货膨胀的份儿。


2017/11/27随便写:今早雨下&欲求不满

晨早起床,标准流程的洗脸刷牙,早餐咖啡,换上工作服,准备出门。诶,母亲车坏了。堵在门口的母亲的车,坏了。于是,我也被堵了。

烈雨无狂风陪伴,敲打在铁瓦屋顶,丁丁当当,像珠子掉瓷砖上。谈不上好听,但配搭上空气里浓浓的湿味儿,后脑勺突发起的倦意来袭。我躺在沙发上,随手拿件衣服当被盖,就昏沉了。

这种感觉真好。

醒来时,雨停,母亲的车子修好了,母亲出门了。于是,我也出门了。被耽误的工作,照常运作,能倦能工作,仔细一想,人生里两全其美的时候,并不多。可能我运气不好,但我真心觉得今天运气不错。呵呵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老友心里缺乏关注,老需要他人关注眼光。目的性特强,说话的时候,友人总留意着。今我没长脑,他说他上小学的侄子自个儿学日语,他姐在日本全靠小孩和店家沟通。

这话其他人说或不怎样。他说,就带着目的。简言之,就是要你应合,说出该有的对白。交朋友本是平等关系,落得主仆之分,奴婢侍候主子,钻主子心思,迎合主子想法,让主子乐。

这友人正常的时候,还是挺好的。不正常的时候,一不顺心就生气。内心缺陷,心里有个坑,填不满的是欲望,是关注,可能还有虚荣。

我也有欲望,也需要关注,可能偶尔还需沾点虚荣。但我老实,我需要我会直说,友人痛快,就给我虚荣,给我关注。这友人嘴上不说,心里满是这类想法,若直说他渴求关注,虚荣,必当重刑下判。

每每不知所以然说了他不愿意听的话,他刻薄尖酸的一面就被翻出来了。我听他说他年幼侄儿会说日语,我就说我有个朋友特厉害,会说泰语,越南语,韩语,日语等等。

他不悦了。于是我赶紧走了。

看他,似复杂,其实也简单。不过贪嗔痴。


2017/11/20 随便写:我只是按照他脑海定下的剧本读出属于我的对白

最近活的一般,也就不怎么样。不怎么样,也就一般这样
缺乏新鲜感。对生活即成定局模式,让我神经瘫痪,也让生活简单至乏味。

没想松懈,轻松了度余生。奔跑才有流汗的快感,冲刺才有迎风的刺痛。想起大学体育老师谈起运动淤血淤青的身理伤害,“拿药酒往淤血的地方一揉,噢,痛快”
又痛又快乐,像和即堕落即快乐相似。只是后者充满贬义。
不喜日常言语里对用词的既定概念。先判别对错,再一同起哄或声讨或赞扬。
没了脑门,就跨不入思考的圣殿。

像贪钱和想拿多一点,可以是同一回事。但前者已存在价值观判断,后者则无言辞修饰的想法诠释。对于这些人和事,我不喜欢就真是不喜欢。其中一点是,不喜欢对方要求我回应他已拟定好的答案。
我只是按照他脑海定下的剧本读出属于我的对白。
一位朋友特常这样。但她不晓得。我只能静默。

人很复杂。用一杯水的纯净,看透世间万千繁华,心理就得不计较得失。我计较,所以我选择用静默,回应这些扰人的戏剧桥段。


随便写2017/9/17:浅谈大马政局

 

首相纳吉访美,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握手言欢下,大马向美国购入飞机及飞机引擎。以及公积金局对美国基建的几十亿投资。

特朗普是个商人,一次握手,一份邀请函就为美国带来百亿的外汇。

 

纳吉会不会在大选倒台?

中美默认纳吉的领导人地位,哪怕美国政府仍在调查一马公司的洗钱案。反对党阵营,对中资流入我国,态度有所保留,对美的态度,似乎在前首相马哈蒂在任时对美国发表的批判言论上可窥见,我国未来发展或更接近老马时代的民族主义。以土著特权优先的政策核心不改变,废除一连串苛捐杂税,却无法对国家财政赤字提出有效的盈利方式。

反贪是反对党阵营的打出的强烈口号。而在中美两大势力博弈的国际政治舞台上,反对党似乎冒失着只低头下看自己的双脚。认为走好每一步,就能迈向先进发展国。忽视中美大格局发展,是不理智也是缺乏远见的井底思维。在越见全球化的当下,来往频密的交易及人员走动,还有诸如难民潮及边境领地纠纷,已老实告诉大马国民,不能再沉浸在当初由前首相马哈蒂掀起的大马经济腾飞80年代。

不能不了解一带一路带来的冲击,也不能不去理解区块链bitcoin等新科技导致的发展趋势。

反对党阵营,希望联盟,最匮乏的或许恰恰正是“希望”。若选民只聚焦在反贪的希望上,认为只要贪污解决,政府大力发展,国家经济必然情势大好。相当然尔,简化浓缩选民需求,已诚然把民众及国家带上更理智的方向走去。

反对党行动党屡提出马来人海啸。其一效应是,要华裔选民纵然对反对党有不满,但以大局为重,继续支持希盟。

这论点背后,其实是简单的因果论。认为这次大选反对党有机会执政中央,渴望改变时局的华裔,在见证部分反对党国州议员的无能后,还继续把票投给反对党的唯一理由就是:希盟有机会执政中央。

至于近来的废票论,则以希盟没机会执政中央为假设前提,要求选民执行监督的责任,对表现不如意的反对党议员,投废票:即不支持执政党,也对反对党失望。

投票投谁是每个人选民的权利,我无从干预。

但如果上届中选的选区议员能交出好成绩,而非用“大局为重”“马来人海啸”“就欠华裔的支持”压力我投反对党,那其实我会更开心。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选民又将经历新一轮的民主认知:希盟执政中央?还是废票表达民意?

推翻巫统真的能解决问题吗?土著团结党不也是巫统B队?我们支持希盟是仅仅为了反贪,废除消费税?消费税废除了,余下的财政漏洞,改由谁填补?公正党行动党土著团结党,诚信党,各有各的问题,我们是否要剖开他们光鲜亮丽的宣传外衣,直抵反对党阵线的核心价值观:土著特权废,还是不废?国家将继续走向伊斯兰化,还是走向世俗法政路线?

毫无疑问,这次来临的大选,选民的民主认知,绝对会被提升至另一个等级


2017/8/17 手冢治虫:绪方洪庵是位体贴的好医生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914540_10155247221492400_526408837150989327_n.jpg?oh=e754c6b48002166c6713ee5d6906b919&oe=5A1DA82D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842085_10155247221587400_5588782127389900996_n.jpg?oh=961b6f27a60b886d834c4027c1501ed4&oe=5A1B54E0

 

喜欢这样的家伙。卸下身份地位,就牢记着怎么帮人,怎么帮村民种牛痘以抵抗天花。编个故事让大家相信,还自掏腰包为接受种牛痘的百姓配上米粮。

鼓励大家种牛痘。不为徇私,为的是大家能在天花肆虐遍野的当下,一起活下去。

强调社会分工协作的当下,我们的社会规定好每个人的责任。像我现所处的建筑工地,绑铁的绑铁,做木活儿的干木活儿。大家在这栋建筑里,只负责自己小小的一部分。

这在当下被称作是效率。因为工作带着重复的特性,所以才能批量运作与生产。

因为重复,所以单调,无聊。赶快把工作做完,闲空娱乐是大家每天期待的事儿。

当事故,错误发生的时候,推卸是第一反应。这也显示我们的社会不足成熟,把错当成消极解释。积极地看,错误,是帮助我们寻找及检讨步骤运行时的出错点。

修正矫正后,这套程序将产出更优的作品。

医生,何尝也不是。见病症,不见病人,把症状搞清楚,配药收钱。但病人是人,就有感受,就有情绪。

但医生也是人,是人就会无聊就会趋利避害,忙里偷闲。

过去的老家伙,虽学历不高,但那份执着的态度,真的让我钦佩敬仰。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20882513_10155247221377400_4755660531224249074_n.jpg?oh=4cfd74211ba1668266942e9948580717&oe=5A2990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