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2017

追龙(2017) 影评:可惜描述豪哥内心戏的独白甚少

 

见双主角为子丹与德华,不惊,见导演王晶,顿时吓得脸青青。

 

时代背景放在六七十年代的香港,警官与黑道共牟利的年代。上世纪香港四大总华探长吕乐,蓝刚,韩森,颜雄,被屡次改编成电影题材。电影里的探长雷洛,指的就是吕乐。

 

内容简介:甄子丹饰演的豪哥,从中国大陆潮州渡船来港,寻谋生计。在一次械斗中结识警官雷洛。刘德华饰演的雷洛平步青云,加官进爵,而豪哥则因同乡兄弟偷钱下注赌输债,被迫进黑帮。晓大义的豪哥,不售年轻人白粉,知恩图报,对曾帮助他的同乡警察(黄日华饰演),送来贺礼。遭冷待被拒后,雷洛示好意。在一次的黑帮内斗中,雷洛深陷囹囵,经豪哥搭救后得以脱逃,却累豪哥成了瘸子。两人于是成了结拜之交,也成了黑白两道的龙头老大。。。

 

豪哥&雷洛角色

电影《追龙》,字面意思解,指的是吸白粉。甄子丹饰演的豪哥,无疑比刘德华抢镜。一口带潮州腔的广东话,以及一身流氓格斗技,甄子丹的演出远比刘德华亮眼。从重恩情,重兄弟情,到渡船来的老婆孩子身亡,至兄弟一个个死去,甄子丹饰演的豪哥,历经人世沧桑,聚散离合,更显大时代转变下的枭雄遭遇。可惜描述豪哥内心戏的独白甚少(在我看来是没打算安插内心戏),豪哥在风头正劲当儿,突然对兄弟雷洛的心态有所转变,在情绪的转折上,有点变加速,气氛上适应不来。且同乡之间的兄弟情,只能流于表面式的蜻蜓点水,擦肩而过。豪哥无单独面对镜头呈现出撼动内心的戏份,这着实有点可惜。

豪哥,是个悲剧人物。有福同享的同乡兄弟情,能为他牺牲一切的小花,还有豪哥在中国大陆的妻小,随着剧情的进展,一一成为夜空下的坠落流星。豪哥内心的转变,是剧烈的,可惜电影没能给出充足的时间,让甄子丹完成由武打影星,转型成实力演技派的电影作品。

饰演探长雷洛的刘德华,就是单个帅字。西装笔挺,偶尔流血,梳得定型亮丽的头发,有点上流社会交际花的feel。较吸睛抢眼的是郑则士饰演的雷洛下属。胖子一幅机灵模样,比官场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来得更亲人近。

 

九龙城寨

在香港著名的三不管地带,成名已久,电影《追龙》在场景布置上,确实落足实力。持藤盾,青色短裤,高袜子,黑帽的香港警察,港味儿十足。戏里的洋人警探也让人格外厌恶。老港的霓虹灯,街边摊的木桌与绿酒瓶,唤起小时候随港剧长大的我的童年记忆。

十分给七点五分,就王晶来说,这部电影或许是他近十年最好的电影了。可能另一导演关智耀,才是把电影追龙扶正的关键人物。对不起,我真的不喜欢近年来的王晶。


2017/9/25 社论:反对啤酒节–看似逻辑的背后,实则丁点逻辑也没有

联邦直辖区部长拿督私里安南在回应拒绝啤酒节申请时,说明并非因为政治压力或宗教因素,原因有二。第一,因为在隆市政局管辖范围内,从不曾允许举办啤酒节活动。第二,则是基于安全问题,警方指出,若在公开场合举行啤酒节,会诱发危险性,尤其在啤酒节过后,街上外头或会出现许多喝醉酒的疯子(mad people),我们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事情,担心他们会作出像拿督克拉末宗教学校宿舍纵火案,疯了一样的行为出来。
由my beer主办单位举办的啤酒节,由2012年开始每年定期举办啤酒节。去年,也就是2016年,举办方于Publika购物商场举办啤酒节,附有安检措施及红十字会等应急措施。如今举办方于近日提交申请,要求在同样的地点举办啤酒节,先被伊党各领导人批判,之后就遭隆市政局驳回申请。拒绝的理由之一,竟然是说隆市政局从不曾允许举办啤酒节活动。
那举办了五年的啤酒节,难道是违法活动?
市政局的第二考量因素来自警方对安全的考量。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弗兹以国家安全及公共安全为理由,反对举办啤酒节。国家安全:警方早前接获情报,指有恐怖分子正策划破坏此次啤酒节活动。因为恐怖分子认为这项活动有违他们的斗争,更必须采取行动对付。总警长未指明是伊斯兰国组织isis还是其他恐怖分子。
先谈国家安全
前阵子于美国波斯顿举办的马拉松运动,成了恐怖分子袭击的目标。那是否就意味着,美国自此就不应该再举办马拉松?如果美国世贸大厦被恐怖分子摧毁殆尽,那是否就意味着美国自此不应该盖高楼?不举办马拉松,不盖高楼的原因,竟然是警察接获恐怖分子的情报。
警方是人民的保姆,而非要求民众向恐怖分子妥协。
哪里有人群,那里就有可能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恐怖袭击的目的,是制造恐慌,制造恐惧。当大家都因害怕躲在家不出门,这不就是恐怖分子渴望看见到的吗?
总警长透露说,恐怖分子认为啤酒节活动有违他们的斗争,所以更必须采取行动对付。当警长对情报窃听有着如此详细的内容信息,警长还不逮捕他们,还在等什么呢?恐怖分子认为啤酒节活动有违他们的斗争,所以必然会采取行动,难道刚过去的东运会是符合恐怖分子的价值观,所以他们并没有采取行动吗?
警长言之意,是否是要求民众办活动时,必须无违恐怖分子的价值观,这是不是间接要求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必须按照恐怖分子的想法,决定我们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呢?那这是否是表示,我们不该惹恐怖分子生气,进而成为被恐怖袭击的可能目标人物呢?
警方不应要求民众对恐怖分子妥协。警方是人民的保姆,是正义的化身,不是对明摆着的恶势力提出妥协方案。就民间举办的啤酒节活动,警方理应提出相关的安全建议,且予以举办方极力的配合。警方的存在,是让黎民百姓免于恐惧。而不是要黎民百姓顺应恐怖分子的价值观,举办一些不违恐怖分子想法的活动。
谈公共安全
警方指出,若在公开场合举行啤酒节,会诱发危险性,尤其在啤酒节过后,街上外头或会出现许多喝醉酒的疯子(mad people),我们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事情,担心他们会作出像拿督克拉末宗教学校宿舍纵火案,疯了一样的行为出来。
那在封闭场合就不会诱发危险性吗?那为何又允许酒吧执照的申请?酒吧外的街头,难道没有许多喝醉酒的疯子吗?那警长是否认为,在婚宴喜筵上喝酒庆祝,也同样应该被禁止呢?婚宴后醉得不省人事的家伙也不少,这难道不也诱发危险性吗?对于潜在危机,介于可能发生与可能不发生的机会概率下,我们是否就必须把喝酒,当成会干坏事的疯子呢?
那男女同校,是否就是未婚先孕的必然凶手呢?男女同校,难道就不会诱发危险性吗?你家养狗,难道不会发生狗咬小孩的可能性吗?难道把狗和小孩放在一间屋子里,就不会诱发危险性吗?你我他家里都有电流供应,难道这不会诱发危险性吗?谁可以保证电流设备故障不会导致火患呢?我们或驾车,或搭巴士地铁上班上学,难道这不会诱发危险性吗?谁又可以保证车祸不会发生呢?
若把喝酒等同于疯子,等同于纵火案凶手,那按此逻辑,我也能把吸烟,等同于患上肺癌,等同于烟民自杀,更等同于烟草商间接谋杀,残害我国公民。既然如此,为何警方不设逮捕令,立即缉拿烟草商?
看似逻辑的背后,实则丁点逻辑也没有。

新闻内容来自: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1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