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ss (2018) 影评:我仅记得抱着黄衫男哭的马子很正

原来是系列电影的第三部

我不觉好看

电影镜头爱把人物放在中央。有点粗创风格。若盖上耳朵,撇开音效的影响,我不觉得那些画面让我印象深刻。

主角是三位天赋异能的人类。但异能被心理学家解释为人格分裂下的自圆其说。人格分裂和天赋异能,两者之间的联系脉络不明确。人物个性未鲜明。充满正义感的黑雨衣bruce,未能持续曝光他的正义凛然。在剧初展示的超能感应术,仅出现一次。

我想雨衣男,应该是为人格分裂黄衫男的陪衬。未能补足画面 让黄衫男的神经质大爆发,我觉得这是电影可惜的地方。若能放大黄衫男转变人格时的特色,我想 电影会更具娱乐性。如果能置放多点时间让各个人格 发生冲突,我想黄衫男的个性会更突出,更让观众记住他的样子

如今 我仅记得抱着黄衫男哭的马子很

至于患骨头易脆症的轮椅男,超强大脑的形象,也仅此而已的一般。感觉这三主角都不错,但由于形象塑造未能说服人,于是三者之间的矛盾与冲突 也沦落到 一般小混混械斗的境地。

剧终前 导演要表达类似“相信自己”的观点 但在人物塑造及故事性差强人意,剧情连贯性一般的情况下,大道理被说出来 也是给人笑的啦。

剧终前几分钟 导演意图做大格局,让主角们的家眷 靠网际网络散布视频,揭发当局隐瞒的秘密。实是贻笑大方。没能升华小混混械斗,只好让三大男主角,降格为小混混的level。

十分给三分 我觉得这是一部导演意图让大家惊悚害怕 又带着大道理的电影。但没能让我确信人格分裂的可怕,又不能让我对主角们产生同理心态 这是电影的败笔

#glass #电影 #我是觉得烂啦
#没吓到 #也未能对人格分裂产生任何同理情怀
#导演自从sixsense后表现就一路下滑

(; ・`д・´)一上映就冲冠 了不起咩

 

Advertisements

2019/1/20 万维钢 高手 :代价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50167479_10156342191882400_6924064958548279296_n.jpg?_nc_cat=105&_nc_ht=scontent.fkul8-1.fna&oh=85d67276d65b0e43254d5db87818b18a&oe=5CCC092C

 

//为什么有些特别厉害的学者,没有去争夺更大的权力和更多的财富?

一方面是机遇,另一方面是代价问题//

考虑到幸福 过分牺牲可能不值得,爬累了,不如休息下,做点感兴趣的事儿

人生 不过图个乐 啊

#阅读笔记
#万维钢 #高手


2019/1/13 随便写:教书心得

任教生涯踏入第二周。第一次在课堂发脾气。

学生离开座位,在课堂里随意走动。接到我发出的警告后,仍故我。屡犯不听,送学务处。知我怒意盛,他安静坐下,拿出数学簿子写作业。

我怒斥:你以为你安静写作业,就能不去学务处吗?

在社会打滚十年多,对他人观其行,揣其意,进而调整自我言行以及工作目标和进度。工作岗位碰上的人,有善意者,也有恶人。但,凡存在必有其因。我不驳斥对方是王八,因为成长环境不一,生活环境人生态度也不尽相同。

在善的环境下,自然善人辈出。在恶劣的环境下成长,也只成狮子猛兽般,贯彻着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但未成年人,都需要指导和体谅。成人,也是。

在工地里工作时,若对方执意突破我再三强调的底线,那不可避免就必须争,必须吵。试探底线,在建筑工地上是常见的事儿。因为底线越是宽松,模糊不清,甚至不曾存在,那将直接表现在承包商的金钱收益中。

定下规矩,若对方违反之,则据理力争。不然,对方视你为无,更视建筑安全为零头。人不在,规则在。把规则植入每个人的心底,那依法办事,大家不跨越底线,则相安无事。

可是,在课堂这可能不行。首先,规则由我定,虽说同学表面无异议,但可能小孩们都不甚了解规则的存在意义为何。在拟定规则,或许应创建更平等发言的环境,让同学们参与发表与讨论。从民主角度看这事儿,其实有助于小孩们在不同意见中,如何妥协如何考虑对方的立场,作出同理心和妥协手法的判断与运用。

人类社会把成年人的年龄定于十八岁,而不是十五十六岁,可见这非是视小孩们身体长大为考量因素。而是视小孩们对人类社会规则与运作的理解程度,作出经十二年的义务教育后的小孩们,就能在法律上被承认为成年人,就能承担社会义务,承担法律责任。

当我对着知错小孩怒斥说,你以为你安静写作业,就能不去学务处吗?

这话,一语道破他的行为目的。但若这伤了他自尊,那决起心要和你对着干,则是他下一个行为的导向。

我身上,有太多不足的地方,需要努力的了。哎。要加油了。

 

解不开的结是,独中一班的人数都在四十几。最佳的学生人数是二十几人,人数越少,老师能给予同学的注意力相对的就增多。但若班级人数减至二十几,学费将调高。这让家长及华社反弹之。当班级学生人数维持在四十几,班级秩序,是开始教学前的前提。若班级陷无秩序状态,则教学效果必大打折扣。

难为的是,我也晓得四堵墙围成的小课堂,难锁得住青春澎湃的少年们。同学也在努力学习自控。用法,用规则,让本该活泼乱跳的幼龄人,嵌定在既定的桌子椅子上。diu, 我何尝不痛心啊,fuck u

 

#我已经一个礼拜多没有骂粗话了

#对不起请给我释放一下 #哎 #点解搞成gam阿


2019/1/7 随便写:2019,企盼看到更好的自己

匆匆走过开学第一周。像山涧里的溪流,急促,不知所措已过万重山。发自内心觉得自己不足,唯有加倍努力,把每堂课说好。“把每堂课说好”,是谈何容易。

同样的课堂内容,在前段班适用,后段班则显意兴阑珊。课堂内容的整理,像是名家冶炼的刀斧,经千锤百炼,才露面。经验尚浅的我,需用更多的时间去准备去规划一堂四十分钟的课要如何使用。

讲课时,哪要停顿,哪要同学画重点。往往丢三落四,记得做这个就忘了做那个。

课说得不好,必然于心有愧。但人非铁打,几天下来身子渐疲。精神和身体都显一致的疲劳。向往慵懒和倦怠的午后闲情,那应该是一两年后的事了吧。

脱离舒适圈,就是对抗自己身上不上进的陋习。

但,这好真的好累。

希望在成为更好的自己之前,能坚持。路尚遥远,但正因为我们有远方和诗,所以我们不迷失方向。2019,企盼看到更好的自己


2018/12/31 随便写:喜宴

刚从喜宴归来。

和相熟或不相熟的人,拼桌,面对陆续上桌的佳肴,吃一口,和邻座搭上一两句话。

之后,就等上菜。

舞台上,是主持人声嘶力竭地为新人呐喊。说了好多祝福语,主持人声量大,配上麦克风,哎,邻座说什么我也听不清了。

 

热闹,代表着喜庆?我想,是的。婚姻不能是寂寞,由众多亲朋好友授以祝福,一对新人白头到老。于是乎,欢天喜庆,双方家人都十分满意与高兴。宾客下筷,从桌子中央的大盘子里夹了鱼,菜,蘑菇,虾。堆放在小白碟上,哝哝地像猪啃饲料,欢欣地吃了起来。

大马华人,做啥都要和吃扯上关系。婚礼,就是喜宴,就是喝酒吃饭聊天。墙上播放的照片短片,也就精彩片段三五分钟,远不如桌上的鱼啊虾啊来得重要。政治讲座,也一样,必须和吃扯上关系。凡和吃扯上关系,就有人来。做的好吃,还有人赞。

婚礼,谁嫁给谁,都成了美味佳肴的陪衬角色。所以,喜宴的饭局,越来越一般,或也是为了不抢新郎新娘子的风头。

 

为了抗衡胆固醇,一周有两个晚餐吃水煮蛋和牛奶。若按这分量,计算晚宴的胆固醇或卡路里,我想够我一两个星期耗的了。


2018/12/28 随便写:自大病

前几周,和一友人闲聊。对一课题有不同意见本属常事儿。但对方坚持要你接纳他观点,这就让谈话局面陷坑。充满情绪的言辞,是不能展现文字内容的逻辑。反倒急着要说要讲要对方全全接纳自己观点,从表象看,很急很着急。

我虽三十几岁,碰上情绪化言论,还是一如既往地反弹。

反弹,如果对方识趣,能暂息谈话气氛的凝重。但如果对方已陷入偏执境地,那把对方情绪反弹回去,是火上加油。锦上添花的他,会更显意气风发,进入决一死战的战斗模式。

越是长大,越觉得说话是门本事。能让怒意满满的对方静心听你说,这是本事。我没这本事,但我还在努力地学。毕竟接触的人多了,难免口角纠纷,偶尔怒气冲脑,说了不中听可能还侮辱他人的话,就要为自己的不小心承担后果:言语重伤他人。

以我为核心思考的价值观big me,是现代社交媒体等等灌输的思维。以我为主的思考模式,体现在方方面面。也因此人显得自大高傲,专家权威靠边站,远不如我的感受重要。对权威的质疑,是科学态度,对专家的无证据无考证的质疑,是自大病。

我想无论是专家还是普通人,如果定了结果,那做再多的讨论也是无意义。尤其是,定了“我要赢”的结果论。所以嘛,遇上执著于话战中取胜的家伙,远离是最好的方式。

他说的可能是对的。但定论是不全的,是少章节的。

佛家说,何故我执?

放下执著于求胜的念头,从对方角度看看问题,为自己多了一个视角审视世界,感到欢欣鼓舞。这难道不好吗?偏执的人不会这么想。他觉得你应该从他的角度看世界,在他那儿,才有真理。

偏执,就是自封神嘛。哎。


sully(2016) 影评:美国需要英雄,但美国制度害怕英雄

 

一飞机在河面降落,安然,全机人员生还。

电影以回溯叙事的方式呈现故事线。媒体,调查小组,机师。

空降河面,无人伤亡,全机机组人员及乘客皆安然无恙。那是一月份的冬天,空气温度零下二度。纽约出动一百多人的拯救人员,营救受难者。媒体竞相报导飞机失事却无人伤亡的喜讯。

不管是电视还是报章媒体,我们都晓得它们正努力地吸引你关注,给你想要得暴力,色情,或者喜讯。媒体炒作,已诚然是生活的一部分。渐渐,我也懒得关注。

机长家里被记者围堵,不断的邀约访问,戴上英雄光环的机长心底,却不这么想。他老实尽责地以机上乘客安全为首要考虑因素,选择空降河面,是他当时最优选择。

调查小组则一贯令人讨厌:强调标准式作业程序。当机组人员违背标准作业程序,也就是sop,除非有更好的理由,否则一概以犯错定论。令人讨厌的调查小组,以质疑态度审视机长及副机长。如机长所说,他飞行了四十年,而他们只看这两百秒去定论我所做是对或错。

媒体自然也是这样。不会对认真努力但无奇迹的就业人士歌颂,因为无新闻价值。新闻的泛滥像空气般存在,没点气味或色彩,受众没感觉,点击率降,公司业绩就往下掉。

机长诚恳老实地配合,乃至到后来开始怀疑自己做的到底是否正确。是自大吗?机长问自己。

调查小组本职是追究真相,以质疑眼光审视一切发生的可能,诸如你常喝酒吗?你和家庭的关系如何?等等之类的额外因素。向飞机工程师,及飞行模拟去检测和机长行为是否一致——这是对人的不确定性的侦测。人和电脑不一,但电脑模拟是相对简单容易的方式。制度对人的不信任体现在方方面面,美国民主制对人的不信任,是以制度以标准作业程序作管理。超出法律条文范畴,超出标准化的意外事故,让体制内的人慌张焦错——但调查小组仍旧认为机长有可能判断错误。

社会越趋富有,物质生活越是丰富,对人的不信任,却越是扩大。

机长是个好人,这部电影说的是敬业态度,把事业当生命法则来遵守。值得尊敬的同时,无奈司法制度的标准化。没法呀,虽叫人太复杂。机长敬业,调查小组也敬业。美国需要英雄,但美国制度害怕英雄。十分给七分,我一贯还是爱着tom hanks。

sully(imdb/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