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hite Storm 2 – Drug Lords 扫毒2 天地对决(2019) 影评:像不尽兴的喝酒划拳

 

像不尽兴的喝酒划拳。

电影扫毒2,以续集为名,展开另一出与上集无联系的反毒剧情段落。

内容简介:故事地下组织正兴里的地藏(古天乐饰)因涉嫌贩毒,被余顺天(刘德华饰)斩断指。生怨后的两人脱离正兴,地藏成了香港主要毒贩,而顺天则立足于金融界,且平步青云。自小被毒害牵连的顺天,对毒品是恨之切。在顺天目睹与前女友生的私生子因嗑药坠楼后,顺天反毒的意识彻底被激化。以雄厚的财力及地下势力,围剿香港毒贩。顺天与地藏之间的矛盾,终究一发不可收拾。

电影以古天乐饰演的地藏,刘德华饰演的余顺天,和苗侨伟饰演的警察做三条交错分叉的故事线。在看似不相关的人际关系网,与事件中,呈现因果报应的结果,似乎是过去港片的一大特色。把大是大非的对错评价摆一旁,以主角人物为中心,设身处地从他角度思考,理解他当下的行径,做好做坏,似乎都能找到其动机源头。过去的港片,除了枪战,警匪追逐,在环环相扣的人情世故中,透露因果报应与犯人最终逃之夭夭的黑色幽默,是我酷爱港片之处。

可惜扫毒2没能企及这高度。难免会联想中资对港片的影响,夹带着电影是党政宣传的一部分,必须附带教育民众正确的价值观,香港电影似乎就在资金上与拍摄本意中寻找平衡点。扫毒2,似乎是妥协下的产物。

顺天,滥用私刑,以枪械武装部队擅自用刑处死涉毒的大小毒贩们。有点酷似蝙蝠侠的用私刑对抗法治无法触及的高等罪犯。在法治下,本该受惩的毒贩,却因证据不足,无法提控,执法单位只好作罢。不禁令人反思:法律是保护个体,还是保护善用法律漏洞的人。

电影中的顺天,如果对应的是蝙蝠侠,那地藏对应的就像是蝙蝠侠里的joker。但嗜钱的地藏,不如joker纯想做恶。地藏的动机行为皆有机可循,只是手法够狠够辣。苗侨伟饰演的警察,似乎躲在这两大角色的阴影下,难勾勒出角色的个性。三者间,属刘德华与古天乐火花激荡,苗侨伟的黯然失色,连带影响警方在电影中的表现:似乎更为懦弱,与被动。苗侨伟这角色,似乎可有可无。苗侨伟与其女儿,还代表着受毒害影响的普罗百姓。

电影扫毒2,似乎在中规中矩,理所当然的剧情发展中,度过一两小时。这是我觉得扫毒2更似官方教育片,多过一部电影的缘由。电影里嫌少偶然性,试想苗侨伟女涉毒,被父亲发现,那父女与反毒吸毒之间架构的矛盾,必当火花四溅。又想,刘德华饰演的顺天的太太因不孕而嗑药被丈夫发现,这情感冲撞又是会如何激烈。再想,古天乐饰演的地藏,若有一十七八岁的儿子,竟选择进入警校,且与苗侨伟的女儿成同班同学,这构筑偶然性机遇,所埋下的潜在矛盾,若一并炸开,该会是如何的壮观,感情是如何的浓烈焦浊。

电影在例行模式中,说刘德华多恨毒品,古天乐多奸多坏,就像我照着物理课本告诉你牛顿第二运动定律,就是“物体加速度的大小跟作用力成正比,跟物体的质量成反比”一样:无深刻体会,无情感共鸣,更无联成一气的角色认同感。

片尾祭出港片惯有的枪战车战,在车战中汽车驶入地下铁入口真值得一赞。剧终顺天与地藏的结局,让我想起日军侵华的电影里的一幕:一嫁入大宅的妇女被日军淫污之后,跳井往生,大宅里的小辈欲上前阻拦,可耳后的婆婆说了一句“跳得好,死了干净”

顺天滥用私刑,活下来,面临的是法治约束与审判。但这似乎就折损了政府颜面:诬陷好人,这非是中央政府要营造的自身形象。代表广大老百姓的中央政府,必须严惩罪恶,打击犯罪势力,岂能滥杀无辜,让坏人逍遥法外?

容不得下猜疑,电影也仅仅是宣传工具。

若是从前的港片,毒贩地藏逃之夭夭,在某地某处盖起一间小学,且当起反毒大使,这才是港片对命运的偶然性的嘲讽与充满无奈的黑色幽默。

大马上映的扫毒2,在剧终前的一小段,因剪片而不连贯,真觉得,这就有如牛顿第二运动定律力是改变运动状态的主因:显然电影受外力影响。

十分给七分,配角毒贩们,经剪片后真显喽啰,郑则仕饰的大哥气度在,可惜戏份少了,电影开场的配乐很赞,这本可以是一部在剧情,演员阵容及车战枪战皆属佳作的好作品,可惜现下似乎只剩下几位戏骨子支撑场面。

为港片感慨,也为港片港剧最辉煌的时代曾被我所见,而倍感光荣。真希望,电影获得该有的自由,而非充满官方意识的宣传片。希望这都是我的误解。扫毒2,像不尽兴的喝酒划拳

 

Advertisements

2019/7/7 随便写:降低投票年龄

photo from LC资讯网

 

如果说十八岁不适合投票,是大人们说的“不成熟”“不适合”,那长成三四十岁的人儿的民主意识难道就成熟了吗?我不禁自问:什么叫做成熟?

成熟似乎是幼稚的反义,但要我确切地指出民主成熟的状态,我概括不出来。也看出我对民主的认知仍显幼嫩,处在幼儿期。

若把成熟定义成为自己为自己群体发声的同时,也愿意接纳他人不同意见,能从他人角度思考问题,从异议者身上秉持求同存异,寻找共同点与平衡点的意见交流状态,那在报章上的言论中,嫌少存在这类“成熟”。

十八岁投票,与自动登记成为选民,我想后者是必先实施,也比前者重要。而投票年龄的降低,至何岁数恰当,我想这不应该只是单纯在条款上作修改,而是一整套从学校教育到地方选举,到强调法治,认同普世价值观等为基础而殿造成的民主国家。

单纯降低投票岁数,却不谈学校教育对公民意识铸造,这本身或许就陷入流于表面的文字规则游戏中。

十八岁的投票年龄,我觉得值的反思的关键点理应放在:我们从未在我们的中小学教育体系中,附加一丁点关于民主投票这事儿。更别说民主价值,普世价值等的价值观认识。

投票这事儿,像是长大了,你就会。有点像掉进水里,你自然会游泳这般。也像是骑脚踏车,久没骑车,跨上单车,那还是能熟练地驾驭单车沿笔直的道路中加速来去。

小孩,就是努力上学认真听课把书读好。和考试以外的事儿 就不关你们学生的事儿——-这似乎是普遍家长的态度。毕竟升学看的是考试成绩,若民主教育没没学分,为何要花时间投入?

功利角度看,啥都是利益博弈,选择与机会。

一些十七八岁的小孩,被记者访问中,老实交待:自己不知道什么是投票,该怎么投,应该投给谁。这是值得赞赏的诚实表现。值得反思的是,受过大中小学教育的三四十岁大人们,有什么理由就觉得自己比小孩在投票这件事上更理智,成熟,且客观呢?

普遍家长或社会对投票的态度,似乎是:不管你对民主有感或无感 反正你长大,你有工作了,你就知道什么叫政治,什么政党应该支持,选票、该怎么投。

这样思考 其实也凭有根据与理由。想象,踏入社会步入职场的职场新人,开始因为工作关系接触各类人群及社会大小事儿,对政府的施政和社会舆论等,都会投于更多的关注与更多的讨论,因为我们的未来是与政府的施政方向直接相关,在乎未来,看重未来,就必然关心政府政策与社会舆论对政策的影响,因为身为选民的我们必然深陷其中。

但踏入社会才接触民主,寻找民主意义的不好之处在于 :我们可能侧重民主的一方面,罔顾了对民主整体架构的概括认识。民主不只是投票,它还有关于的法治内容,有相应的三权分立,而分立的意义在于制衡,从制衡的角度出发,又延伸出第四权第五权,媒体监督与通过游行集会表达自身看法的行径。民主的内容不可能只是投票,它是一篮子项目,我们不会说一个国家实行投票机制,就说它是民主国家,它必须附上相应的法治,与人权等民主内容,才能被划为民主国家。且投票也分层次,像地方选举屡屡被阻扰,这本身就称不上是民主国家该有的成熟行为。

对民主无概括认知,单单依靠踏入社会,以自身片面接触理解民主,猜想民主,就容易受环境支配。若生活的环境皆是言论煽动种族情绪,贬低法治,贬低普世价值,强调朝里有人好办事的朋党官僚处事态度,这样的认知,这样的选民,只能是让国家社会陷入更深一层的官僚腐败与官商勾结。像前阵子一些政党领袖扬言关闭柔佛的污染企业,这本身就是把选民赋予的公权力,企图超越法治,用情绪煽动的言行,阻碍社会舆论往理性方面探讨工业污染的缘由。

法治社会,是以法为评判标准,是以法为执行准绳。他人在地建厂,须依从相应法规 如定时缴税,处理污染物等等等。若不合规格,就必须受法律条文约束,或接收警告信或罚款,严重者则被提告上庭,接受法律审判与制裁。是必须法律程序,而不是看得民怨四起,就乘势指着对方要污染企业离开,这样做的意图,不外乎是为了收复民意,但这类言论老实地诋毁越见脆弱的民众法律意识。

法治是民主的基础之一,若只谈投票,罔顾其他民主条件的建立, 这不会让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伴随着民主制,未来越见光明,过得越来越好。

当下的政界,我感受到更多的是政客间的口舌之争。你怨我来,我怨你。口舌之争争执不下,就往往为了满足民众心底需求,设计反驳理由,以期在舆论中获取民意。就像 过去的政客们诚信遭受质疑,为了让民众相信自己的清白,于是到回教堂神庙宣誓自己是清白无辜,不然就遭天打雷劈。

这样看似闹剧的背后,其实是政客为了利用民众对宗教的虔诚信仰,而示范的吸纳民意之举。到庙堂宣誓,对当下的民主建设有帮助吗?神,是往生后才以神的准则惩恶,而普世价值指的是今生的债,今生的恶就当下清算,因为我不认得来生的你是谁,你可能来生也不记得你犯了何错。法治的边界,在于今生今世。来生,法治跨不了。

试设想,你若是一自由市场经济下体制下的工厂老板,你见你员工业绩不好,招他问话,他不跟你解释,反倒拉你去神庙教堂,宣誓自己没偷懒,是尽责的员工,你能接受吗?但我们的政界,就可以屡屡拿宗教经文当盾牌,最近强制申报议员财个人产,却遭伊党以可兰经为名,驳斥相关法令。这本身就值得社会反思:与宗教经文相冲突的法律条款,该以何者为准?且译出经文含义,是否存在太多的主观认知,缺乏客观理性?

希盟政府若单只是把投票年龄降低,而没开展公民教育(不是爱国爱政党教育)那或许只是为政绩使出滥竽充数之招术。导致的最坏后果,或许是让更多的蛇鼠政客利用各种下三烂招数,或利诱或蒙骗或煽动情绪,收刮十八岁选民手上的一票。

鼓动情绪,煽动情绪 制造矛盾与对立 是对十八岁少年最大的思想伤害,更是对国家未来埋下冲突矛盾的种子。但如果,借着降低投票年龄,施以公民教育等,地方选举更符合民主国家的成熟态度,或能培养年轻一代对社会大小事的积极讨论,与不同意见者的妥协与求同存异。

若学校的部分政策方向,可以由学生老师投票决定,这其实很益智,也很有助于国内民主制的成熟化。或中小学,可模仿大学的学生会。让学生投票选出学生会主席,让他们能与校长老师董事平等交流,就这点,我想我们可以诞生更多客观理性的声音,与原意倾听他人,寻找彼此共同点与差异,再寻求平衡发展的发展道路与施政方针。

大马的下一个十年,或许可能不一样。

 

#不过吾校难矣

 

 

 


toy story 4 玩具总动员 4 影评:woody是个良善的家伙

 

woody是个良善的家伙。

被尘封在橱柜中,他仍想着主人bonnie。到了入学年龄的bonnie有一柜子玩具。woody是其中之一,从热门到冷落,woody仍良善地心系bonnie。看似六七岁的bonnie在操纵玩具,玩具们更像是成人携手努力呵护bonnie的成长。

woody随bonnie上幼儿园。他觉得他必须去,他必须看护bonnie。

确实,他也做到了。
我上幼儿园时候,父母也在课室外看着我。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晓得有那么一对眼神能给予我鼓励,那是件多么温暖,又让人心笃定的事儿。

woody没露面。他只是暗中给予bonnie需要的帮助。无助,对成人是现实社会的诚实相告。对小孩,无助则抹暗期待。因为我们大人学会降低预期,对所得到的,不抱太大的期待,所以我们能减低结果对我们的伤害。小孩别于大人的恰恰是那双对任何事物都有着好奇心和期待的双眼。

环境没变。你吃那支i 巧克力冰淇淋,还是那支巧克力冰淇淋,只是你不再像小时候一样雀跃万分,吃完还舔手指,甚至还能持续欢愉一整天。大人,不是你不能,环境没变,你变了。这是社会需要你做这样的调整。可以看做的是社会分工体系的一部分。

但有些大人,就不这样。在看透世俗后,仍可以好好地拥抱热情。如果有这样的人,那就是玩具牛仔woody。知道自己的光辉不再,也没法回到从前,但仍保持对未来的专注与期待。bonnie在一叉子贴上眼睛,制成一玩具forky。bonnie好开心,woody也好开心。从幼儿园返家,woody从书包里钻出来,把forky介绍给其他玩具们。

woody,你不嫉妒吗?

woody真不嫉妒。他认为小主人的成长,是他所关切,与个人荣辱无关。能把事情看得远,看得透,还能说服自己相信这一切,我想这很伟大。

forky一直觉得自己是用后即丢的临时工具。不断地回到他认为自己的归属地:垃圾桶。但woody不断地告诉他,你是玩具,你对bonnie很重要。我想,bonnie爱自己做的玩具forky,但我知道玩具牛仔woody更爱小主人bonnie。

尔后bonnie双亲带着bonnie和一班玩具踏上旅途路。forky不小心在古董店被掳走。woody拼死冒险,携一群伙伴开启了营救计划。原以为电影至此走上老路,英雄救美,最后赢得小主人回心转意,度过余下欢快充满笑声的人生。

但,不是这样。

娃娃gaby是曾热销的玩具,因发声磁带有异,所以被遗忘在橱柜中。

电影toystory4 我最喜欢的一点是:没有绝对的恶,没有天生的坏。

gaby掳走forky,引woody回巢。在得知woody的过往经历后,gaby像所有电视剧里的坏女人一样,施软不施硬,用看似真心的话,诱取woody的磁声带。我脑海开始爆粗:woody,揍垮这条bitch

woody没有。woody没这么做。woody选择相信gaby。gaby如愿以偿得到磁声带,满怀欢喜地在柜子里呆着候等gaby青睐的小主人经过。置信不移的forky和woody,看着gaby,期待着预定的美好完结。

结果小孩完了两把,就放下了。

woody走了过来,对伤心欲绝的gaby说,不如走出去找找,可能就碰上爱你的小主人了。

gaby和woody相似的地方在于他们都确信玩具就是为了服务人类而生。他们的存在意义,依附人类对他们的态度。我想gaby如果碰上bonnie,可能也会躲进bonnie的书包,在陌生的幼儿园里,施予援助。他两是如此相似,又如此纯真。善恶,可能不是一线之隔,而是一体两面。对同族残忍,因为她活着她存在的意义,就如woody所说:I was made to help a child

他两,从来没有怀疑过。遇上如此单纯的生物,直想给他两一个拥抱(于是,就掉入商业陷阱,刷卡买玩具了)
牧羊女bo的出现,让woody改变了想法。
玩具牛仔woody问玩具巴斯光少年,她 可以吗
巴斯光少年回: She’ll be okay. Bonnie will be okay.

离别,总带着那么初淡渐浓的忧伤。像一杯清水被滴入墨,墨 矫情伸出触手,来回往复地抚摸每一处。最终侵占杯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然后,我只好哭了。

十分给十分。我爱pixar,我爱toystory,我爱woody。

在之前系列电影中为马铃薯玩具配音的配音员于2017年逝世,片子里的声音来自于之前电影的编辑。而为duke配音的是大名鼎鼎的keanu reeves。在我看toystory 已不是一部电影,是一部拥有着集体回忆的定格时间点。想要留住什么,于是我们尝试牢记。想要牢记什么,所以我们有着回忆。

 

推荐阅读:

《玩具总动员》系列为何无法超越?–from mtime

拍续集是想用全新方式挖掘胡迪身上的故事—from mtime

 <薯蛋头先生配音离世影响《玩具4》?> ——–计划于2019年上映的《玩具总动员4》目前还处在剧本阶段,90岁的唐·里克斯离世时还未来得及为这部电影录制任何一句台词。website link


2019/6/22 随便写:倦

现是入夜九点半。马路上川流不息着车辆,后桌的印裔同胞不晓得是说Hindi还是Tamil,说了一串语气听起来尚好的话。

从语气判断对方善意与否,似乎是踏入工作以后不断被磨砺的一部分。察言观色,避重就轻,相互试探,像有礼地试探对方来意,也像寻找气味相同的人。后桌大笑着,我笑不起来。今天郁闷着。不,应当说这几天都在郁闷着,今天达至郁闷的高点。

可能不久,郁闷的高点又被当天的伤人郁闷给比下去了。
之后的情况,我想会更糟。

一是教学出现状况,二是历经半年的教师苦涯,身心开始倦怠。前者不能多说,是疏忽还是有心,我也不晓得,和计分方式有关。小孩升留级,其实就看这个。我觉得我是无心,但我必须承认我有私心,分数这事儿,不能多给。一切都得合理地算计。

可能我不配当个老师。因为包庇小孩们,出于私心。但这带来对其他班的不公正。自己教不好也是事实。管不严,更让小孩们养成惰性和忽悠的习惯。难过,可惜旁边没酒。没能抿一口,把困惑和不满给咽下。失责,我错得厉害。

转眼六月,六月竟也快接近尾声。再看四周,没酒气,心底清楚自己失责,想用酒精模糊知觉,让自己少怪自己一点。接近尾声的六月,屈指一算,剩三四个月翻盘。如果事业是一场赌局,我可以输掉我的一年,两年,但我真不想耽误一批又一批的小孩。想硬着头皮走下去,但总觉没脸见小孩。

踏上教育这路,我学了好多。

上半年似乎都在课本与作业间游走。忙得乱糟,像围着日光灯打转的飞蚁。它以为它达到目的地了,它的DNA告诉它,光是方向,光是目标。但显然,这不是一回事儿。

我以为我对了。踩入教育界,才晓得不是一回事儿。
三十几岁的心智,心底已然有底:或许真不是我想的那样。但亲手触摸,得来的怠倦,怠倦,还是怠倦。为小孩的眼睛灵光一闪欣慰,为大批被我弄到不及格的小孩难过之。

可能,我真不适合教书。育人这事儿,我做不来。

倦意兴,我睡我沉我静。想哭,哭一场。明天,真不想你到来。


john wick 3 影评:这不像是格斗片,更像是敬老尊贤片

john wick 3

喜爱发型中分,身材恰好的胡子大叔。

他,动作实在是慢了。

 

别于时下流行的流畅动作,john wick 似乎靠一人大明星和故事背景的奇幻元素,吸引着影迷持票入场。

当一个又一个强大的对手出现,而头戴主角光环的john wick,被挨揍了几拳后,就将一个又一个怎么看都比他强大的对手给一一打趴在地,就觉得除了电影音效持续相信对手不如主角john wick,大概没人会相信john wick 能打趴所有对手。

电影色调挺赞。街道上的霓虹灯以红蓝搭配,似乎在暗示john wick似乎不是大红就是大紫。还是,它在告知观众:这本身就脱离现实。

打斗场面除了主角以外,都意外地流畅。主角的动作出现许多顿点,虽年龄不小,但显然像要一个六十几岁的大叔,到码头去搬货。除了吃力以外,没啥好处。

电影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还有女配角的两只狗。似乎围绕着狗,总能编好多支线剧情。一人挺身对抗组织,理应是下一集的剧情走向。老了不可怕,动作慢也没所谓,总有你能适应的格斗技技巧,和对抗方式。不蛮干,就智取嘛。

john wick3 ,十分给四分半。活像一个老人和中学生在草地上踢球。不管是我方还是敌方,都敬重他。这不像是格斗片,更像是敬老尊贤片。忘了提,芭蕾舞那段,我挺喜欢。不过也就这样。

 


2019/6/5 随便写:2019年的六月

时间过得飞快。踏入六月,2019年的六月。

生活像拥堵的码头,欲卸货的船只,轮番停港;还没来得及反应,又一堆事儿等着完成。忙碌,已成盲碌。

身心皆疲,是因为 班上同学成绩垫底,还是校长所言甚重。可能都有吧。

善意看待每一件事儿,都是好事儿。都督促着你上进,督促你成为更好的人。但累着连话也不想说,只对着手机上的视频,不断接收无营养的暴笑视频,让大脑分泌多巴胺,享受着嗜毒般的瘾。

我在逃。原以为自己内心强大,原来也只是懦弱小心眼儿。

杂事儿让生活乏味。我经不起这类琐碎杂事儿缠身。批改作业,批阅考卷,活像血汗工厂里的流水线员工。没感情,没想法,就因为机器人比较贵,暂买不起,于是找廉价劳动力替代,做些机械化的工作。

批阅完一堆作业,又来一堆。

但我下意识想起这本作业是属于某一位同学,我仔细瞧,看出他会什么,不会什么,于是记录他可能那些部分不明白,于是我当天该批阅的作业就被延后至隔天。

独中老师的工作量之大,让老师们没可能把心思放在教学上。唯有把部分事儿给省略,别去多想,才有可能觅得休息的机会。我闭眼,不代表我看不见,但我张开眼,却老实地用一个个大叉,把小孩分成大是大非,会和不会,仅此而已。

但,小孩是人。他,不会还是会,都有原因的。

呼,我不止忙,连心也盲了。

 


2019/5/12 随便写:教职记事

临近考试,除了赶课赶进度,无外乎批改作业,准备小测验之类杂事儿。

昨天给初一班派发去年的数学试卷。平时充满笑声的课堂,顿时凝重,有点像一马公司亏空的纳吉被审。

卷子下发,我看着门外晴空无云的天空,想起从前的从前,我也是在闷热的教室里,等着后传的考卷,开始埋头伏案,混杂着情绪,一题一题的解,一题一题的弃。

用一张卷子判断你会还是不会,真是草率。把卷子由一份增加至四份,其实也好不了多少。

强调练习至上,我们栽培不出错不犯错的解题机器。若往日踏入社会成为职场一员,看着天空的白云,他会想起云朵的边界,像极了数学物理的抛物线吗?他触摸口袋,觉察里头有十八张一元,六个一角硬币,十二个五角硬币,他是否会自问:能不能用最大公因数最小公倍数计算,究竟至多能给多少人合理的公平分配呢?

他不会记得。

因为,学习是为了应付考试。求知,无关乐趣,更在乎卷面上分数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