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23 读: 模仿贵族 (作者 郑也夫)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17425834_10154835144047400_6864639243385239995_n.jpg?oh=f8ebde4cee96624b317620099fbffcda&oe=596E77EC

 

社会学家,北大教授郑也夫。报两个衔头,似乎为了证明这家伙很了不起。

当拿督称号被问价,不再属有功人士独有,称号,爵位这等事儿,似乎有钱就能信手拈来。

学家,北大教授,或也可以是充货。

通过一节目罗辑思维,接触郑也夫作品。购书后,翻阅其后物欲时代的来临,真觉不错。

后物欲时代的来临,围绕消费敞开延伸话题至需求,刺激,荣耀感,广告等小分支。

文明的实际路径是,贵族奢侈品下放至百姓家,从而提升整体社会的生活素质。

关键词:模仿贵族

古欧贵族之所以被平民敬仰,不单单只是财富上的富裕,而是在频频战乱中,贵族先身示卒,为荣誉而战。在物质上与精神上引领着平民,贵族的生活起居被平民百姓模仿,这成了自然事儿。

或发自内心的崇拜,或像群体动物生活,头儿总是带头领着群众走

在大马,物质上的贵族,似乎更为耀眼。精神索求,似乎不如物质丰裕来得重要。我们延续着传统,却无法在传统的基础上,达致更高的文化高度。缺乏创新,未必是教育环境不理想,或许是这个社会压根儿就不需要。

强调成功学,推崇成功人士,其背后的根源来自对富裕的渴望。如果成功,带不来财富,那成功学就不会畅销。这背后也体现社会的惊恐。当钱,货币,财富,是保障未来的安全方式,似乎表示着国家政府不受国民信赖。

如果我们认为政府是为我们添麻烦,而非增添更多的帮助,那未来最可靠的,或是亲人,或是金币。

对物质匮乏感到恐惧,于是追逐物质财富,就理所当然。而被社会推崇的成功人士,也当然儿成为是民众理想学习对象

所以,有钱人,或美其名成功人士的生活方式被模仿,似乎也是件顺理的事儿。

被我看作精神贵族的林连玉等华教斗士,律师安美嘉等民主自由的捍卫者,似乎就未能如当下的“成功人士”一样被狂热爱戴

money game,在大马猖狂,或也有它的原因:渴望高效致富的大马民众,太多了。

模仿物质贵族,出于对未来物资匮乏的恐惧,对国家政府无信心,加剧对未来的恐惧。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17458120_10154835144107400_6675201359187394120_n.jpg?oh=edb7800c8ceb722d5a3b649ff9005a47&oe=595B23B3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17362511_10154835144157400_7100900165265433728_n.jpg?oh=cf412771f7bafdc196a639e9bb90cce4&oe=5956700A


2017/3/23 随便写:古晋友人&孩子

搭上前往古晋的班机,下机见接机的友人父亲,既往的严肃不多言。

友人父亲已退休,闲赋在家,除了做点日常耕地劳作,就是帮忙打点生活的杂物事。接机,应短视杂物事其一。

闲赋uncle打开车门,要我稍候片刻,还有一长者将抵古晋机场。他说是他的老师。

年长,但行动虽缓但应付自如。一人登机下机,年岁约有七八十。之前读了篇文,谈到长者病患通过插管,延续生命。

尊严,活着的尊严,其一是自由行动。从书信到当下的互联网,智能手机,从马车牛车,到如今的火车飞机,更频密的资讯交流,自身更轻易地前往那个不再是远方的远方,人类文明的前进,似乎是不断地摆脱空间与时间的限制。

如果活着的尊严,是拥有自由行动的能力。那医学所要迈向的不只是生命的长度,而是生存的素质。

抵友人家,见友人六岁女儿。

经过短时间的不熟络,我开始感受小孩的精力旺盛。在脸书上,我常以父母只宠没善教小孩的态度,嘲讽当下的父母亲:在餐桌上,家里大的小的皆捧着智能手机,一面不顾旁人打开音效沉浸在视频里,一面手拿筷子或叉把果条或面送入嘴里。

当过老师的我晓得,因为智能手机里视频世界的精彩,在课堂上捧着书本看着黑板粉笔字的教室,确实无趣生闷。

可以说,网络视频的多姿多彩,让教育产业必须升级,以迎合e时代小孩的需求及他们将面对的未来世界

见友人六岁女儿兴奋模样,一岁小儿在母亲怀里闭眼沉睡的样子,深体会大人与小孩的差别,或就在小孩玩累了就睡,大人工作累了还不能睡。

成人患病,看来有迹可寻。

大人工作回来,面对亢奋指数过百的小孩,操作疲惫的身躯,运作十到三十分钟,已属停顿需维修状态。

拿起手机打开视频,让孩子沉静。

实属无奈,但成效高的方式。虽然,这样对小孩,不是件好事。

我抵友人家,已熟络的六岁小女拿着学校手工制的时钟,和我玩起满钟的布谷鸟游戏:就是分针指向12的位置时,一木鸟就会在数字12的上方打开门布谷布谷地呼唤

六岁小女就模拟这布谷鸟时钟。那短暂两小时,布谷鸟大概出现十几二十次。

友人抱着小孩笑对我说,这个时间段都是她一个人玩,现在有你在,又愿意陪她玩,他自然开心啦
回想童年的自己,好像,都是一个人安静地玩。呵呵,或许一人出走到陌生国度的想法,幼时的脑袋已生根发芽。

看小孩的乐趣之一,是可看见幼时的自己。老友说得更贴切:仿佛重返童年,又一次经历成长。

我想生小孩了。开玩笑的XD

 


罗根 logan(2017) 不是影评

 

于晃动的车里醒来。结伴偷车贼,张胆地看着他。他说,别对车子开枪。

子弹穿入他胸膛。

他痛,并怒了。

他叫金刚狼

在酒精中麻醉着自我。装作不在乎的态度,却透露着他渴望平静的心态。他,成为一位司机。驾驶着豪华长车,载一群女郎参加深夜派队,三两人出席葬礼,平静的表面下,暗流触动他内心深处,他用酒精告诉自己,不再是金刚狼,不再有变异人伙伴,不再需要嗜血的厮杀,或许,变种人是上帝的失误。

教授,患了癫痫症。失控,导致周遭几百人晕眩。

“what have i become,My sweetest friend ” johnny cash “Everyone I know goes away ”

他到美国墨西哥边境一破旧厂房。拿出刚从医院买来的药,送到教授面前。

癫痫症发作。他,颤抖。举针筒,颤抖,注射。

变种人真是上帝的失误?

浸在酒精里的思绪,没法理性思考,或这就是他所要的。

I hurt myself today  To see if I still feel

活着,为了什么?

他看着印有logan字的小铁牌。再凝视着唯一能让他毙命的亚德曼子弹。

他沉睡。

对于没有答案的明天,不抱希望的明天,醒来,似乎不是件好事儿。

他回到司机的身份。一中年妇人找上他,说愿意给他一大笔钱,只要他载她和孩子到加拿大境内。

他想起他和教授的愿望:购一艘游艇。大海能吞噬你所喜爱的,也能容纳你不喜的。如果放逐自我,是堕落。那堕落或许正适合被社会放逐的人。酒精,让自己舒服一些,因为模糊了视野,模糊了思绪,也就淡忘了一切没有答案的质疑。

他到她住处时,她死了。他回到住处,一群外人不期抵访。

为的是她的小孩。一个几岁的女变种人。

踏上逃亡路,她,他,和教授。

路上遇一失控卡车,牛马缓散于公路旁。

教授说,他们需要帮助。他停车,帮。黑人一家为表感谢,诚邀他们到家里做客。

教授幽默地说:two days on the road, only one meal, and hardly any sleep. She’s 11, I’m fucking 90…

她笑了。一个几岁的孩子。被装上利刃于壁里。童年,只有血腥的厮杀。她笑了。一个几岁孩子。被一群部队追击,干掉一群追击的部队。她,笑了。

她,不过是个孩子啊

临睡前,教授说:This has been the most perfect sleep I’ve had in years… and I don’t deserve it, do I?

值得被赐予与否,习惯用金钱衡量的世界,已忘一顿和友人的聚餐的美好,忘了蔚蓝天空下在草地上自由奔跑的快乐,在家里一觉到天明的无忧虑。教授说,I don’t deserve it, do I?

世界总这样,对善良的人更苛刻。
或,善良的人总是对自己更苛刻。

寻仇。追击者派出人造x24,带着金刚狼的基因,却比暮年金刚狼年轻,强壮。我像看到黄昏,尽管那是个夜晚。我像看到一棵不愿就此倒下的树,缓缓地朝烂泥巴倾倒,尽管那是两只动物的私斗。

教授死了。他带着她到一处,埋了教授。他想起教授最后说的游艇sunseeker,他断续地站在墓地前说,这里有水,这里有水

这里有水

若疼痛是一把声音。把我给叫住。我回首,见一人站远处。曾如父亲般慈祥地照顾我,曾如老师般教导我,曾如朋友一样在我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而如今他向我挥手,道别。我宁愿哑了嗓子,聋了耳,或也不愿失去他。

但,生活就是这样。总在没有预料的时候,从我们身上夺取一些我们从未想过他不在的东西。我想起我爸。每每想起,我总想着他在远处看着我。生命,就是如此。不走下去,我永远不知道他给予我的是什么,而它,又会从我身上剥夺什么。

看似夺走的,却又像是在赠与。每当我念及父亲的离世,总告诫自己:时间不多了。

金刚狼,如烈日后的夕阳。缓缓倒下。

在一家诊所里醒来。医生,苦口婆心要他留下。因为他病得严重。

他们终抵达eden,变种人的收容所。同是基因改造的小孩,聚在那儿。

他,叫罗根。双脚行步,不再敏捷,还有点瘸。伤口能自行复原,但抖动的双手穿起白衬衫,似乎不再像是头狼。

小孩,被追击者群追击。罗根,喘着气追上。他,不再勇猛。他渴望勇猛。他注射孩子为他留下疗伤用的激素。过量的成分,唤醒曾经的金刚狼,那个年少气壮的金刚狼。刀起刀落,愤怒血红了绿地。刺红的双眼,带着慈祥和仁慈。

或许,我们都必须转变身份,去迎接生命所给予我们的。

药效过。金刚狼,亡。

她叫laura.laura说:There’s no living with a killing. There’s no going back from it. Right or wrong, it’s a brand, a brand that sticks. There’s no going back. Now, you run on home to your mother and tell her, tell her everything’s alright, and there aren’t any more guns in the valley.

there aren’t any more guns in the valley

原创:https://chenghui0706.wordpress.com

logan(wiki/tomatoes/imdb/facebook/hypesphere


2017/3/17 随便写 读 祖国陌生人:体制瓦解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17352336_1266285163468035_8587649894415897101_n.jpg?oh=58c3d07d84eb8a57f827b13c963412a7&oe=592974E2

 

为求安身立命,屈于体制威慑,改变自我,迎合权力机构所需,在社会里得一立足点

安稳,是人的基本需求

体制瓦解,曾看不上眼的家伙,突成暴发户,心态上的落差,远远不比失去安全感,失去保护网来得难受。

随来的自由,让你幻想,让你对未来充满希望的自由,已不重要。因为你老了。耗了几十年光景从体制内攀升,如今体制瓦解,取而代之的改变是自由开放的社会,以钱为基础构建的自由市场经济。

过去交好的认识的达官贵人或已下马。

如果时间是投资的成本,那把光阴都献给结交达官的体制运作,在体制变革下,一个时空转换成另一个时空,游戏规则的改变,年过半百的人啊,你只有接纳

要不,反抗

自由带来游戏规则的改变,束缚,滋生安全感

这或许也是马来民族面对的实际问题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17264696_1266285206801364_6531883163293137284_n.jpg?oh=077186dcce60b4216e44367c5ce37912&oe=595FCF1E


2017/3/14 阅读笔记 关键词:彩卷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17264923_10154812483087400_5549791551488373364_n.jpg?oh=b44703c53bfea550279b27c11fd8cfee&oe=592CBAD0

 

古希腊的城邦制度,相等于国会的元老院成天议论国事。民主起源自古希腊,以民为主的古希腊城邦,确实让公民享有议论的全全权力。

其一重要原因是,奴隶制。奴隶制保证生活所需的日常品持续供应,希腊城邦里的公民,才享有议论讨论政治哲学艺术的自由。

奴隶,在当时,算不上是公民,也算不上是个人。

中国户籍制在几千万的一线城市里的关键作用在于,它把人分两等:一是本地人,而是外省人。剥削外省人所应享有的福利,补给给本地人。但进城的农民工仍旧要吃住,非本地孩童仍旧要上学,只好付出比他人来得高昂的价格,让部分学校接受自己外地户籍身份的孩童。

我们今天享有的福利,很可能是剥削某一部分的权益,所得到的。最近台湾出现一把反思便利商店工作时长过长的声音。台湾便利商店除二十四小时营业外,还提供各式各样的服务,但这些廉价便利的服务,其实是建立在对员工从剥削。

就如台湾民众享有低价高品质服务的健保医疗体系,似乎也是在剥削医疗员工的福利与权益。曾有一医师根据自己的工作时长计算薪金,其实离每小时最低薪金相去不远。

或他是紧急外科,或他是刚踩出校门的医生。但关注他人处境的不佳,体谅他人身上发生的不正义之事,我一直认为这是一个文明或者希望踏入文明发展的社会必须做的。

反思社会里的每一个渺小的人,和之前相比是否有过得好一点,绝非是道德口号能引领的。

在大马,人的等级之分更为强烈。我们迷失在土著非土著,穆斯林非穆斯林,华裔非华裔,佛教徒非佛教徒,海南人福建人客家人,东马人西马人,kl人jb人还有槟城人。

这些加注在我们身上的身份,我们可以在意,也可以不屑一提。但基于利益,这些身份在现实中带给我们实际的利益。

曾有篇文说一老外到日本,呆了长时间,发现他看不到具体的个人,他看到的是一个群体。哪怕面向各异,但行为相像。

老外到大马,可以感受到的多元,或仅止于肤色和饮食,同样,他看到的或只有华人马来人印度人。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17308900_10154812483312400_3812158969089046429_n.jpg?oh=ea6f265f1a3781edc6ad3b9dd363162a&oe=596D0E93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17309738_10154812483217400_4524979342519153453_n.jpg?oh=530df7176f1d631300b0e4a482a33677&oe=5971EC99


2017/3/7 蒋勋 美的曙光:模范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17190564_10154791632857400_8752712267270923633_n.jpg?oh=4b0fed97c92899ff96fdc2c9758e940b&oe=5927A6D0

 

模范,字源来自古时青铜器的铸模器具。

在强调个性化的年代,模范,不具从前的威慑力。记得上小学时,最光荣的奖项非是班级第一第二名,也不是县州际的夺标运动员,是被校方选出来的模范生。之所以难得,是因为品学兼优外,还得在课外活动项目标清。

不止课业好,还必须在课外活动拿出过人的成绩

像电影界的奥斯卡般,模范生的光环是难得,是夺目,也像是诅咒。

因为模范生,不得犯错误。

曾有一模范好学生有感:为了让老师校方满意,唯有把自己包装成美美的,哪怕心底不愿意

若努力的初衷是不让某人失望,走不远,也到不了更高的高度。像某个人逼你去一个你不想去的地方,在途中你必然会被其他东西吸引,并耗时在那儿。因为打从开始你就不想去。

模范,本身是个对群体文化加以歌颂的词。为何要有模范?因为希望大家向模范学习,把不同于模范生的行为习惯都改正。

模范生的存在,似乎也咄咄逼人地质问着不同于模范生的你我:为什么他可以,你就不行

不是不行,是选择不同。人,配有选择自我命运的权力,或才能称作独立的个体。你能苦练钢琴,在众人面前弹出好曲子,但你不喜欢,你选择和三两闺蜜喝下午茶谈天说地。

这是你的选择

模范的另一个意义或许是,它把某一些行为标榜为高尚,另一些则被标签为低俗。

我有位自小是老师眼里好学生的友人,似乎就对低俗生成排斥心理。而他对低俗的理解,是继承社会主流价值。不思考低俗为何,直接承接大伙儿对低俗的定义。

相对于低俗,高尚的定义,似乎像烟民嘴上叼着的烟,一口一口不亦乐乎。

追求别人眼中认为的高尚生活,过着看起来还不错的活法,这本身缺乏打从心底对事物的真实感动。

模范,可以诅咒着人生。

想起一事儿

中国教育局曾提议把钢琴列入高考加分项目里。一大学教授对此愤怒地回应:如果弹钢琴弹得好在高考分数上可加分,那为什么杀猪杀得好就不能在高考中加分?

我不喜模范。

https://scontent.fkul8-1.fna.fbcdn.net/v/t1.0-9/17191031_10154791632907400_9054367167118641268_n.jpg?oh=e024ff800e5f0560755bb9944eb1bf02&oe=59640F94


随便写2017/3/4 : 脸书随记--巫统会眷顾马来民族的前途?

 

依靠肤色 而非能力 去投选一位领导人

这导致 高喊种族优先的家伙上位

华裔 可以不当首相
但 巫裔 能否 在选择同胞当任议员,首相时
以 能提出实际政策的候选人为优先选择?

答案是:不能

在大马,不少马来人活得并不好(也是巫统蓄意为之),巫裔领导人以种族优先为表面宣传,实际上却直指华裔当掠夺财富者看待,让马来人担忧,害怕

在我看,学历不高的马来人,本身就自卑。一是上不了大学,二是觉得比不过华人

自食其力,自力更生,自己闯出一片天,这类想法被 如何更省钱,让自己知足就好所取代

结果 这样的穷人思维,陷入恶性循环(往往为了省钱,结果花了更多钱。因为害怕不敢尝试,结果失去增加收入的机会 link穷人思维

而马来人寄望的 就是成为公务员。稳定的工资福利,只要听话,就能升职加薪

就如 远古时代的中国 为了当官考科举 寒窗苦读十年

巫统是直接受益者。因为高居公务员牌,强调自己土著优先,马来人在汪洋大海中,还有一盏明灯。马来人就会游过去,把选票放进巫统口袋

巫统会眷顾马来民族的前途?

七八十年代的巫统会

现在的,不会。因为 只有马来人继续穷下去,不敢赌一把让巫统下台,巫统才可以继续用种族主义,土著特权去骗那群永远都得不到糖果的马来人